第二百一十六章 参加比斗会(四)

第二百一十六章 参加比斗会(四)

羽雪菲飞2017年01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我爱电子书

    全场沸腾了,那主台上的人则是有些怒,有些不动声色,却也有些高兴的。也不知道是想看羌族的人吃瘪,还是说让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言心若吃瘪呢?这个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言心若一行人则是优哉游哉的,气定神闲的,根本就不把他们给放在眼里。一副副都是很有自信的模样,特别是以言紫昊和莫言仙人为例,一副完全瞧不起对方的模样。确实也是,对上他们在羌族的对手,确实是有些差距,根本就不足为患。而司马安和欧阳逸的话则是内敛的不屑,虽然没有那么明显,但是对手似乎还真是弱了不少。只不过他们两个都是用了回颜草的,因为,现在还不宜显出真容。欧阳逸是因为容貌怕被迷云谷的人知晓,早就出了乱子。司马安的话,就是怕被以前受聘的人知道了大做文章。莫言仙人的话,就是变化的容颜了

    “小小丫头,真是实属放肆,口气真是狂妄至极。你以为你们一个小小的还须门就真的能够撼动我们十一大宗派的地位不成?实在是可笑可笑。”滕阁的阁主几乎是怒骂道

    接着是月族的家主,不屑的冷哼道:“当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你以为你们那二流一等的门派为何甘居二流?还不是因为没有实力没有胆量来挑战,不然为何?小小丫头,倒是有了胆量,可是就是不知道你们幻虚门有没有那个实力。一战之后消失得一干二净的幻虚门,突然崛起,倒是有个手段。可是。莫以为,你能够一对多个二流中等的门派,莫不是狂妄得以为以你们的战力能够对抗我们十一大宗派?我看还是别自讨苦吃了。”

    吴族的家主也开始说话了,只不过话语没有那么犀利。倒是有些息事宁人的感觉:“小姑娘,可不要做一些鸡蛋碰石头的事情啊!今天本就是羌族的喜事,再次获得第一的排名。小姑娘,我看你诚心诚意的给羌族族长道个歉就算了。他大人有大量也不会计较你的这一番雄心壮志的冒犯的。”他这一番话说下来,说得那个叫滴水不漏的,处处是偏袒这羌族,让言心若等人低头做小。可是转念一想的话,则是有些挑起他们两方之间的矛盾,更甚者是想让羌族吃瘪。看来经年累月的让羌族独占鳌头。让其它门派也心生不满了

    言心若无视胡彦那关怀的目光,因为现在的这是必须走的一步,承受他们的冷嘲热讽,但是绝对不接受。然后再继而再挑起他们接受战斗,给他们当头一棒。言心若早就把十一大宗派的神态表情以及对待这件事情的态度看得一清二楚的了。说起来倒也觉得可笑可悲。其它是个家族门派竟然没有一个是维护羌族的,羌族已经是成为了他们眼中的眼中刺,肉中钉了,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他们这般的气愤都是因为有人要动摇他们的地位,打破现在十一大宗派属于一流门派的最后一道屏障。他们容不得其他人在他们面前放肆,所以这才如此愤恨。但是也有几个门派是保持中立的,比如说圣门,明东府和文族。也有一些隐隐约约是支持着言心若,想狠狠的打击一番羌族。比如说胡族,吴族和华云宗,倚烟谷。看来真的是深深的手羌族几乎次次夺得头魁太气愤了,所以恨不得有人来教训他们。而剩下的,虽然不至于使维护羌族,但是似乎更不想一个外来的。如此年轻的门派打破他们这几千年的局势,所以是敌对的

    “实力至上,我就敢放肆。不知道众位前辈有没有听过这么一句话,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呵呵,我想你们一定是听过的,这才如此的死守这样的道理,不给后辈们完全展示的机会。因为你们怕,会得到这样的结果,所以这才。也许是我太敏感,曲解你们的意思了,但是为何你们就永远是十一大宗派而没有新的门派出现呢?难不成,千百年来,真的没有任何一个门派能够有抗衡你们其中之一的战斗力吗?可是,若是你们连机会都不给的话,又怎么知道后辈之人中到底有没有可以取代你们的门派呢?我也是把话放在这里了,只要给我们一个机会,若是输了的话,我绝对诚心诚意的给你们羌族道歉,并且从此不再踏进炎都半步。难道这还不行吗?”言心若每句话的深意都足够让羌族甚是是十一大宗派千百年来树立打得威严和良好的形象毁之一旦

    果然,人群再次的沸腾了,这次无疑讨论的是为什么十一大宗派为什么能够一直跻身在一流门派之中,难不成千百年来真的没有二流门派之最的能够和他们抗衡?还是说,他们真的是在暗地里打压,所以才没有机会让他们发展。刚开始还只是猜测,几番话下来,就变成了他们如何如何打压那些门派的了,说得那叫一个绘声绘色的,比说书的先生还要说得精彩,就像他们亲身经历过,看着十一大宗派的谋划一般,特别是羌族

    那十一大宗派的人虽然脸色不怎么好看,但是却没有羌族的人来得那般五花八门,羌族族长整个就是一个黑脸,比包拯的脸还要来得黑。而那些长老一个个的是白的,红的,青的,紫的,紫黑的,那叫一个五彩斑斓啊!而且都是狠狠的瞪着言心若,颇有些想把她剥皮拆骨的生吞进肚一般

    言心若直接无视,而是笑着对言紫昊说道:“紫昊,就你先上去,邀请羌族的天才羌翎吧!记得,要好好的请教一番,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也好煞煞你的锐气,真是无法无天了。没有成年的孩子就是不大好管教,总仗着自己会那么一点皮毛就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了。对了,人家羌翎可是比你大了差不多二十来岁,你可要有礼貌一点,要叫人家一声哥哥,做人可不要太嚣张的好。”

    一顿‘教训’下来,言紫昊那精致俊美的五官上尽是骄傲,那是一种属于天之骄子的骄傲。他一站起来,直接身形一动,就到了那个比斗台上去了,他睥睨台下和主台上的众人,一股属于大家子弟中的骄傲和不屑流露出来:“都会羌族羌翎如何的天才,如何的技压群雄。可是我言紫昊却是不服,虽说我只有17岁,在大家的眼中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娃娃,同羌翎比起来自是没有可比性。但是,我今天却要在这个台上把他打得爬不起来。羌族羌翎,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胆量来应小爷这个战斗?不敢的话,那就算了,小爷就当你怕了小爷我,哈哈哈哈。”

    那狂妄的话语,嚣张的神气真真是要把羌族的人给气炸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