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陵王·赋一丘一壑

兰陵王·赋一丘一壑

辛弃疾2016年11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我爱电子书

一丘壑。老子风流占却。茅檐上、松月桂云,脉脉石泉逗山脚。寻思前事错。恼杀晨猿夜鹤。终须是、邓禹辈人,锦绣麻霞坐黄阁。
长歌自深酌。看天阔鸢飞,渊静鱼跃。西风黄菊芗喷薄。怅日暮云合,佳人何处,纫兰结佩带杜若。入江海曾约。
遇合。事难托。莫系磬门前,荷蒉人过,仰天大笑冠簪落。待说与穷达,不须疑著。古来贤者,进亦乐,退亦乐。

译文及注释

译文
一山一水,有幸占断这里的山水风流。茅屋檐上,松树和桂树间都有云月相伴,山泉静静的流淌,在山脚间逗留玩耍。我不该错入仕途,徒教猿鹤愤恨。功名终须是邓禹之辈的事情,穿着色彩斑斓的锦绣坐在丞相府之上。
自己饮酒大声放歌。看天空广阔,鸢鹰翱翔,深渊宁静,鱼儿跳跃。西风中黄菊和香草的香味四处飘逸。日将暮,佳人不知道在何处,令人惆怅。在入江河之前我们曾经有过约定。
君臣之合这种事难有凭托。不要效仿孔子击磬于卫,唯恐不为人知。仰天大笑冠簪脱落。说起人生中的困顿与显达,不需要怀疑迷茫。以古代的贤者为师,进退皆乐。

注释
⑴一丘一壑:一般泛指适于隐居之处。班固《汉书·自叙传》:“渔钓于一壑,则万物不奸其志;栖迟于一丘,则天下不易其乐。”此当指带湖或瓢泉居所山水。按:或谓带湖宅院楼名。 落职怨愤,“遇合”五字轻轻逗出,然稍触即离,通篇只赋退隐之乐。首叠一起切题,总摄题旨,以下言前者入仕乃错;二叠咏今朝心境舒展;三叠结韵挑明主旨,呼应篇首作结。
⑵一丘壑:一丘一壑,即一山一水。
⑶晨猿夜鹤:语出《北山移文》。
⑷邓禹:字仲华,新野人。佐刘秀称帝,二十四岁即拜为大司徒。麻霞:色彩斑斓。黄阁:指丞相府。
⑸“看天阔”两句:喻心境之舒展自在。语出《诗经·大雅·旱麓》:“鸢飞戾天,鱼跃于渊。”鸢(yuān渊):鹰。
⑹日暮佳人:江淹《拟休上人怨别》:“日暮碧云合,佳人殊未来。”杜若:香草名。《楚辞·九歌·湘君》:“采芳洲兮杜若。”
⑺遇合:得到君主的赏识。
⑻“莫击”两句:勿效孔子击磬于卫,惟恐不为人知。《论语·宪问》:“子击磬于卫,有荷蒉而过孔氏之门者,曰:有心哉,击磬乎!’既而曰:‘鄙哉,硜硜乎!莫己知也,斯己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子曰:‘果哉!末之难矣。’”磬(qìng):古时一种打击乐器。荷蒉人:挑草筐之人。
⑼“仰天”句:《史记·滑稽列传》:“淳于髡仰天大笑,冠缨索绝。”此借喻傲笑林泉,不以仕进为怀。
⑽穷达:指人生路上的困顿与显达。

 


创作背景
   此词约作于庆元元年(1195)秋,当时辛弃疾二度罢居上饶。这一年瓢泉新居刚建成,但尚未迁居。

 


赏析

  全词共分三段。第一段,首韵直接入题,以占尽一丘一壑的风流自我形象,领起全篇。下一韵,以茅屋上“松月桂云”,和山脚下清泉脉脉的优美风景,具体写占尽这一丘一壑的美景者的风流意态。以下以“寻思前事”退过一层,转写以前入仕的错误,印证今日生活的正确,遥领下文。作者把错误用两个意思来表达,一是此间猿鹤为他的离去而悲鸣烦恼;二是功名本是邓禹那样少年得志者的事。这两个表达,一正一反,反借山间猿鹤来表明自己本性合居于山中,正借邓禹辈人的得志,表明功名之事本不属于自己。“终须是”一语,内藏自己多少努力都以失望的感慨。

  第二段明接上段起韵,暗接“前事错”,专言今朝心情的愉快和伸展。起言独自饮酒放歌,仰观天上鹰飞,俯视水中鱼跃,颇有“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自由舒畅,鹰与鱼的行迹,虽可能来自于现实的观察,但归根到底是作者心灵自由的幻象。“西风黄菊”一句点明作词的时间,也营造出一种近似于当年陶渊明归隐的生活氛围。作者以“喷薄”写菊花香气,生新脆硬,足见豪情。以下突然转入惆怅的感受中,借用前人诗句,写他对一位曾经约定同游江海、而今不见踪迹的“佳人”即知音的盼望。这位他的想象中像屈原那样身配芳香饰物的佳人,即使真有所指,也更像作者所创造出的自我精神的化身。而“日暮云合”一词,虽是借词于前人,却能“夺胎换骨”,表达自己作为一个老人时间无多时的特有的精神感受。“入江海”一句,以倒装句式,不仅无碍于押韵,而且显示出一种拗折的风味。

  第三段揭明主旨,言自己虽然落魄失志,但不求闻达,甘心笑傲林泉,以退为乐。写得极有气势和风骨,显示出一个不免于精神不平的人,对于出处大节的看重。作者先以“遇合”一韵,从第二段所述的意路上转回,轻轻逗出政治失意的牢骚。但马上以“莫”字,压住要倾发壮志才华不为人知的愠怒。此处虽然借用孔子击磬求知的典故,但作者的傲岸显然远过于孔子。下句仍借用典故,表达自己笑傲泉林,不以穷达为怀的精神风采,说明自己不以退处为忧为耻,而觉得其中自有乐处。这就回应开篇“风流占却”一语,使包孕丰富的慢词长调获得了圆满的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