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风波·席上送范廓之游建康

定风波·席上送范廓之游建康

辛弃疾2016年10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我爱电子书

听我尊前醉后歌。人生亡奈别离何。但使情亲千里近,须信。无情对面是山河。
寄语石头城下水。居士。而今浑不怕风波。借使未如鸥鸟惯。相伴。也应学得老渔蓑。

注释
①作于宋光宗绍熙元年(1190),时稼轩仍闲居带湖。范廓之:即范开,见前《满江红》(“笑拍洪崖”)注①。据稼轩同时所作《醉翁操》题序,知范廓之将去临安应试。“游建康”,当是预拟之行。建康:即今江苏南京市。 送行而不流于感伤。明快爽朗,开人心胸。一起点明离宴,似悲实旷。“但使”三句,语意尤为拓展,既情深意厚,又胸次开阔。下片寄语建康故人,而今归退田园,当略无宦海风波之虞。
②“听我”两句:谓人生离别本属无可奈何之事。尊:同樽,酒杯。
③“寄语”三句:寄语建康山水,我已再无风波之虞。石头城:故址在今南京市。居士:指未作官的士人。彼时稼轩正罢官家居,故聊以自称。浑:全。风波:此指政治上的风波。
④借使:即使。经惯:意指经历一段自我修养,已经习惯于隐居生活。渔蓑(suō缩):指渔夫。蓑:蓑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