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寿乐·南昌生日

长寿乐·南昌生日

李清照2016年10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我爱电子书

微寒应候。望日边六叶,阶蓂初秀。爱景欲挂扶桑,漏残银箭,杓回摇斗。庆高闳此际,掌上一颗明珠剖。有令容淑质,归逢佳偶。到如今,昼锦满堂贵胄。
荣耀,文步紫禁,一一金章绿绶。更值棠棣连阴,虎符熊轼,夹河分守。况青云咫尺,朝暮重入承明后。看彩衣争献,兰羞玉酎。祝千龄,借指松椿比寿。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微冷的应和时节,期盼着太阳早些升起,台阶前的蓂荚已长出六片叶子了,已经是初六了。冬天的太阳刚刚升起,天将破晓,春天不久将来临。就在这时你(指寿星)出生在一个显赫的家庭,家中视你为掌上明珠。你拥有不俗姿容、贤淑品德、良好教养,嫁给了一个好丈夫。到如今,你生活在的昼锦堂已经是儿孙满堂,而且个个都是有出息的达官贵人了。
光荣啊,你的家庭成员已经进入朝庭中枢,一个个身佩金印绿绶位列三公。可更喜的是你的两个儿子他们兄弟俩福荫不断,他们持虎符乘熊轼车,成为了地方太守。他们的未来不可限量,而且很快就会高升,进入中枢成为皇帝倚重的大臣。看,他们兄弟俩穿着彩衣纷纷上前向你拜寿,向你敬献美食和美酒。祝贺你长命百岁,与松椿同寿。

注释
[1]《长寿乐》词牌名。这是一首祝寿词,对像是一位封号“南昌”的贵妇。徐培均在《关于李清照两首词的笺证》中认为是李清照写给韩肖胄的母亲的。
[2]应候:应和节令。
[3]六叶阶蓂[míng]初秀:阶前蓂荚初生六叶。传说此草月初日生一叶。已生六叶知为初六。
[4]爱景:冬日之光。《初学记·岁时部上·冬四》:“杜预注《左传》曰:冬日可爱,夏日可畏。”景:日。扶桑:传说中太阳升起的地方的大树。《山海经·海外东经》:“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郭璞注:“扶桑,木也。”
[5]漏残银箭:指天将向晓。漏残,漏壶中的水将要滴尽。银箭,用在漏壶中刻有度数的标尺。
[6]杓[biāo]回摇斗:意谓斗柄东回,春天来到。杓:北斗第五、六、七颗星的名称。又称斗柄、杓星。
[7]高闳[hóng]:高门,显赫的门庭。
[8]剖:出生。
[9]归:出嫁。
[10]昼锦:原意谓贵显还乡。《史记·项羽本纪》:“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谁知之者?”这里或指韩琦所建昼锦堂。《宋史·韩肖胄传》:“琦守相,作昼锦堂,治作荣归堂,肖胄又作荣事堂,三世守乡郡,人以为荣。”
[11]紫禁:以紫微星垣比喻皇帝的居处,故称皇宫为紫禁。《文选·谢庄〈宋孝武宣贵妃诔〉》:“掩彩瑶光,收华紫禁。”李善注:“王者之宫,以象紫微,故谓宫中为紫禁。”
[12]“一一”句:意谓都是高官。出自《汉书·百官公卿表上》:“相国、丞相,皆秦官,金印紫绶。”
[13]棠棣[dì]连阴:意谓兄弟福荫相继不断。棠棣:指兄弟。棠阴:《诗·召南·甘棠》谓周时召伯巡行南国,曾在甘棠树阴下听讼断案,后人思之,不忍伐其树。阴:同“荫”。
[14]虎符:铜铸的虎形兵符,背有铭文。作为古代调兵遣将的信物,分为两半,右半留京师,左半授予统兵将帅或地方官吏。调兵时由使臣持符验合方能生效。详见《史记·信陵君传》。熊轼:古代高级高员所乘车,车前横轼作伏熊形。后用以指公卿和地方长官。详见《后汉书·舆服志上》。
[15]夹河分守:意谓寿主有二子皆为郡守。《汉书·杜周传》:“始周为庭史,有一马。及久任事,列三公,而两子夹河为郡守,家訾累巨万矣。”
[16]青云咫尺:青云:指高位。《史记·范雎蔡泽列传》:“须贾顿首言死罪,曰:‘贾不意君能自致於青云之上。’”咫尺:犹“一步之遥”。
[17]朝暮句:朝暮,犹早晚。承明:即承明庐,汉代皇帝侍臣入值之所,此处言寿主二子不久将成为皇帝身边的高官。
[18]兰羞玉酎[zhòu]:指香美的食品。玉酎:指复酿的醇美之酒。
[19]松椿[chūn]比寿:祝寿之辞。详见《诗·小雅·天保》。《诗序》谓《天保》篇:“下报上也。”意谓群臣为君主祝福,诗中有“如松柏之茂”等祝词。又《庄子·逍遥游》有以大椿比岁之句。此处均有所取意。松椿:古人认为最长寿的两种树。

 


赏析

  这是一篇寿词,词人始终对寿星的家庭荣耀进行夸赞,字里行间透露出作者对寿星主人充满了敬意,特别是对寿星有两个好儿子好生羡慕。

  词的上半阕主要是写寿星本人,手法采用顺序结构写作,白描手法直接来讲述寿星本人及其家庭。其中“叶阶蓂初秀”说明了寿星出生在初六日。接着就说她从小生活在一个有良好教育的家庭,在家庭里就像冬日的阳光和标志着春天来临的星斗,被视为掌上明珠。再接赞美“南昌”长得美而贤惠,嫁了一个难得的好丈夫。到如今,儿孙满堂,且都是锦衣还乡的高官显宦。

  词的下半阕就是采用大量的用典手法来写寿星的两个儿子。夸其人不如夸其子,作者深谐此道。大量贴切的典故赞誉寿星的两个儿子。如“棠棣连阴”、“虎符熊轼”、“夹河分守”、“青云咫尺”。不管是那个母亲听了别人这样赞自己的儿子肯定心花怒放。

  因为是应酬寿词,无非是善颂善祷,应世随俗而已,所以难得有佳句,因此有人以此来说明此词不是李清照所作。其实词中赞美颂词写的委婉含蓄,比喻贴切,用典自然,表现了作者较高的语言修养,也是贺寿词中的佳品。徐培均也是以此来说明此词风格为什么与李清照的一贯风格不符,实为体裁所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