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寒胭的作品

我爱寒胭的作品

蟀鸽2016年10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我爱电子书

I do what I suppose to do,很喜欢这句电影MATRIX里的句子。星探就是为我把寒胭找来而存在的人啊^-^。多巧,看了她转的《繁星》,我正为这女子的精致优美所感动,忍不住要反刍一下上海, 马桶便飘然而至了,一切都是缘。我惊异这个女子是写《繁星》和《上海的马桶》的同一个人,万分惊异!赶紧把其它几篇都匆匆扫一遍,我已经着迷了……^+++^ 

风格就象人的面孔,各人各相。出笔成文,情由心生。写小资,我觉得一个平淡的心很重要。作者不是要向读者索取什么,也不是要把读者当成心理顾问。怨妇愤青甲醇(假纯)里比多亢进都写不出好小资。寒胭的文章平淡中透着真情,悠然地展开她的世界。很显然,她的文章是精心裁剪过的,重心稳定,篇幅平稳,行文流畅而毫无拖沓累赘,抒情自然得体而没有让人起鸡皮疙瘩之嫌。在对她多了解了一些后,我觉得这得益于她从事的理工科工作缜密理性的思维方式习惯,使得她的文章独具特色。 那是种使女性变得万分迷人的冷冷淡淡的气氛,理性智慧的气氛,这是我最最喜欢的。眼睛在文字间游走,好似红叶沐秋风,通体的爽透。这种气氛,我无法揪出一句或一段文字来说明,只有你细细地读才能体会的。难怪有不少读者说她的文有点张爱玲的味道。 但愿她听了高兴^-^。

中国其实真是个很大的国家,文化习惯非常的多样。中学时我有了辆老坦克自行车,开心极了, 骑着车东跑西跑。一周日骑车往沪西虹桥方向漫无目的地骑,骑了半个小时就见成片的菜地了 (现在那些地方房价上万了)。不认识回来的路,向菜农打听,那口音已经是大不一样了,必须全神贯注地听才能明白。幸好我们这代人是用普通话思维和写作的,不然文章就要象 《海上花》那样由张爱玲翻译后才能看了。但是,普通话思维和写作的问题就是把地方独有的风韵給抹杀了。 王安亿程乃姗都是上海的本地女作家,可我却不太喜欢她们的东西,原因很简单,把她们的东西改改地名放在那个城市都可以。记得那时程乃姗的《蓝屋》挺有名气,但是我却看不下去。我想这些作家脱离普通民众的生活有关,或者她们不愿意去写。而寒胭不同, 她的东西就是来源于她的生活,她的文中的环境就是我也生活过的,所以在我看来格外的生动。马桶一文中,如摄像般准确的环境描写,一下子把我 吸了进去,恍惚间我就是她的同学,就是她的邻居。这点是外地读者无法感受的,也可能因此会觉得我太夸张。不光是环境描写上的准确,寒胭在人物描写上的天赋也是让我击节赞叹不已的。这几篇文中,最最神来之笔是《错过金龟胥》中对图书馆mm的妈的描写,只用一句话:“侬在上海的时候肯定是住打蜡地板的。”足够足够了,一个上海中晚年妇女的形象立刻站在我的面前,其它再多的描叙都只是补充了。你如果不是上海人,真是不能体会这其中之妙的,我立刻就能说:这不是隔壁张家阿姨嘛!那种上海特有的势利之气扑面而来无法言表。感叹啊感叹,向寒胭这样的网络写手多了,真是把国内那些专业作家逼到了“有了快感你就喊”的地步了。哈哈!再有,在《檀香盈袖》一文中写到老虎灶送水的苏北老伯伯和她母亲的敢怒不敢言,如果光是写给上海读者看的话,我看这段能砍去几十个字,剩下“有麦克风帮忙 也没用”这句就足够了。呵呵,真是佩服寒胭折在句子里的巧思和机锋,大家闺秀般的含而不露, 佩服得五体投地。什么样的mm最迷人?就是有智慧聪明的mm。恨不相逢未娶时^+++^!

距离产生美感。我们总是更喜欢咀嚼过去稍远点的记忆。童年往事初恋情怀是永恒的痛和美,记忆如同木桶里的红酒,要靠时间来纯化。寒胭的文美,我感觉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她出国出的早, 她对上海的印象随她的离开而被完整地封冻,又随着她在海外多年的不归而纯化,因此,10年后一但落笔写出来,就有种美丽的怀旧气息,10年陈酒啊。我觉得上海在90年代, 变化太大了,外地和外国的文化很快洗涤了上海。到我离开上海时,满街已经是南腔北调的普通话了,穿着时髦的外地女孩比上海mm还要上海mm。语言也跟着改变了,变得更快更短了。象“汰两只碗也要半半六十日”,“勿要穷吃阿尼头,要督定泰山”这样悠然的上海话正在消失。生活在这样的巨变中,想要有“一直往前走,不要朝两边看,你就会熔化在蓝天里”(1)这样的定力来抗拒这变化都是枉然。新上海会诞生,新文化会诞生,但这已经不是我的上海了。我想,这也是怀旧的我对寒胭作品情有独感的原因之一吧。

好了,说得够多的了,做为寒胭的超级大扇子,只是希望她多写,让我多多的满足。衷心地祝愿她新年万事如意,身体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