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故事,继续上演

我们的故事,继续上演

甜湉恬2016年10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我爱电子书

初次遇见你,是在十五岁的夏末秋初。夏日的余热依旧灼人,操场上,高一新生的军训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最初,对你印象并不深。黑框眼镜,瘦高,话很少。相较于这个年龄段的少年来说,你显得过分沉闷。本来,我们应该是两个世界的人,因为我和你是那么不同。阳光外向有些强势的我,机缘巧合之下,和成熟温和过分沉默的你,成了一个星期的邻桌。
由于是刚开学,所以根本就不怎么上课,每天军训过后的晚自习都被学校安排了各种活动。记得有一个晚上,学校安排我们在各班教室内看抗战电影《血战台儿庄》。整个教室黑漆漆的,大家一边看电影一边闲聊,包括你和我在内。
电影中的隆隆炮声一遍又一遍地回响,这么嘈杂的背景,我却听得见你平稳的呼吸,让人倍感心安。我对你说了很多,你认真地听着,眼珠灵动,像是天真无邪的小狗。我突然很感动,一个男生,能这么认真地听我说话。
终于,我说累了,趴在桌子上休息。你借着电影的灯光打开一本小说,我伸出手又把它合上。你不解地看着我,“干吗?”
“别看书了,”我顿了顿,“对眼睛不好。”
我们静静地看着荧幕,没有再说话。
那一个星期,我跟你说了很多很多。我的家人,我的回忆,我喜欢的,我不喜欢的。只要我开口说话,无论你在做什么,都一定会停下手里的事,专心听我说话。那个时候流行“暖男”一词,形容你再合适不过了。虽然那时和你接触还不多,但凭直觉,你绝对配得上这个词。
一个星期之后,换座位。内心是挺纠结的,不太想和你坐开。但是终究,还是坐开了。本以为不会再有交集,谁知道后来的故事发展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
不知道班里怎么就兴起了谣言,说你喜欢我。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根本不知道这无根无缘无凭无据的事怎么就传起来了。但那时候还只是小范围地传,也没几个人当真。直到秋季运动会。那时的我活力四射,精力充沛得过头,是班里的王牌运动员。我那两天的水,全是你给我买的。接过第一瓶水,我有些惊诧,不知道你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买水。接力赛跑完,拿了个第二名。我和队友被架回班级阵地,正在大喘气,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碰了碰我的头。我回头,你一脸平静,手里拿着一罐红牛。我愣愣地接过,刚说了句“谢谢”,身旁队友的大嗓门就响了起来:“怎么不给我买一瓶?”一瞬间,全班都看向这边,鸦雀无声。
此后,谣言四起。
某天,我为了省钱买书(原谅我这个书虫)硬撑着不去吃晚饭,饿得头昏眼花。忽然一只手伸到了我面前,提着一份热气腾腾的蛋黄卷。抬起头,是你面无表情的脸。这时我开始有点相信,谣言说不定是真的。第二天,我去找你,说把钱给你,你却死活不愿意要。从此以后,你养成了个习惯,隔三差五帮我买晚饭。我天天都不去吃晚饭,天天跟自己打赌,今天你会不会帮我买晚饭。你相信吗?我似乎,也对你有了别样的感觉。
我们共同的爱好,是文学。再说直白点,是小说和散文。我喜欢看,更喜欢写。不知从哪一天起,我开始把我写的东西给你看。你每次的评价,要么是“烂”,要么是“扯”。为这,我还跟你闹过别扭。“你不想看拉倒,以后离我远点!”
“好啊,”你点点头,笑,“方圆一米外。”
我当时真真是七窍生烟,心如死灰。你太过分了!看来,我们还是有缘无分啊。本打算从此分道扬镳,那天的晚饭你却又帮我买了回来,放在我桌上。我正巧看见,气哼哼地说道:“你过界了!”
你愣了一下,又笑了,“没过一米。”
我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算了算了,我不跟你闹了!”
记得那天你给我买了一袋子刚出炉的小蛋糕,为了不辜负你的心意,我一个不剩全吃了,结果当天晚上因为吃得太多吐得稀里哗啦。但又不能说是你的错,难道还怪你买蛋糕买得太多了?
班里那会儿还传什么呢?说你在草稿纸上写满了我的名字。我想这事要是真的,那一切便都不需要解释了。偏偏我作为当事人不好意思开口问,也就无从考证了。
其实我本来也没想那么多。毕竟高中时代我没打算恋爱。心里有感觉就行了。可你偏偏傻不拉几地在网上给我留言,说只是把我当朋友。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到你的留言时,很失落很失落,但还得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过说实在的,我觉得,你不仅仅把我当朋友吧?
算了,何必想这么多。既然你都说是朋友,那我们就继续这样相处呗。
日子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冬天来了;又不知不觉,圣诞节来了。我想送你件圣诞礼物作为一直帮我买晚饭的回礼。我一直都很喜欢男生围那种长长的格子围巾,显得很潇洒。本想送你一条,犹豫了好久,还是放弃了——那似乎是女朋友该干的事。最后决定送你本书。书里本来夹着张书签,上面用绿色金属荧光笔写着“Merry Chrismas”,另外还有一小行淡淡的,用铅笔写的小字:“对这张书签熟悉吗?”
那是刚开学一个星期吧,恰逢你的生日。本来想当面祝你生日快乐,又不好意思直说。于是把一张书签夹在你的数学书里,上面用蓝色金属荧光笔写着“生日快乐”。因为没有署名,所以你一直不知道是谁写的。
在把书给你的前一分钟,我又犹豫了,终于,把书签拿掉了。还是继续保守秘密吧。
但我没想到你会生气。“这什么情况?”你拿着那本书,瞪着我。
“啊?”我吓了一跳,我第一次看到你这种表情,责备,无奈,或许还有些心疼,“怎么了?”
“你钱多是不是?”你皱着眉头,“你两个星期不吃晚饭就为了买这个?”
“我,”我低下头,“我只是觉得这书很适合你看。”
你的神色终于缓和了下来。“你傻......吗?”
我没有接话,心跳却骤然加快。
那本书,叫做《绝命战机》。是著名探险家贝尔.格里尔斯写的一本有关二战的书。虽说价格不低,但是真的很适合你看,真的。
后来,我们的故事,依旧。我们上课,聊天,我依旧给你看我写的文字,你依旧帮我买晚饭。偶尔跟你闹别扭,然后在你不动声色的间接性道歉中原谅你。渐渐地,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其实啊,喜欢或不喜欢,现在真的不需要弄清楚。因为还不是时候。高中不是恋爱季,但并不排斥青涩的情感。我们这样简单自然地相处,挺好。
话虽然这样说,但有时我仍会忍不住想,如果有一天,我们都真正成熟了,那么我们的故事,还会不会继续上演呢?
应该,可能,大概......算了,不说了,就在心里期待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