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作茧自缚

    小离站起身惊讶道“赵姐姐你没事了?”

    赵依笑着走过来,“我都跟你说了,我只是有点冷,你还把叶少侠都给叫过来了,多耽误他时间。”说着赵依还不忘跟叶涛致歉。

    叶涛目光一凛,还是看不出赵依原形,但是心里一片通透明亮,起身道“没事,小姑娘身体无恙才是最重要的,”

    “我很好!”赵依有些急切的说着,好似掩饰什么,可看她脸上淡定不失优雅的笑容,让人很难捉摸。

    “既然如此,我就回去了,天气寒冷,赵姑娘多添衣物。”明明很暖心的一句话,硬是被叶涛说得冷冷淡淡的,赵依隔着脸皮上的微笑,心里头苦笑。

    “好,叶少侠慢走!”赵依不骄不躁温婉说着,叶涛颔首很快走出房门,赵依看向小离,眼神一凛,直教小离心里打了个哆嗦,

    “赵姐姐你别这样看着我,怕怕的!!”小离缩了缩脖子,一副心惊肉跳的模样,赵依轻笑,“小离啊,你可是两次在我面前提到永乐城的诅咒了,现在你就好好的告诉我,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诅咒。”

    赵依说着往桌边的凳子上一坐,低下眼眸捋一捋裙角,很是雍容悠闲。

    小离有模有样的叹了口气,哀哀戚戚说来“我娘亲说,这个诅咒是永乐城所有和赵姐姐年纪相仿的女孩子都害怕的噩梦了,”说着小离还顿了一下,吊吊赵依的胃口,奈何赵依很是淡定的抿一口茶,一副“你继续说我听着”的模样,小离忍不住学着大人的模样轻轻晃了晃头脑,又是轻轻叹一口气。

    赵依假意吓唬吓唬小离,“小离,你若是不能在我喝完这杯茶之前说完,我可就走了!”

    小离似乎也是急了,起身很认真的说着“永乐城的诅咒就是十七八岁的待嫁女子不能独处一屋,如果你是有许配了,就得跟未婚夫同处,若是没有,必须有个老人在身边。”

    赵依听着愣了一下,“噗嗤”笑出声,全然没看到小离因为气恼而胀红的小脸蛋。连桃花掌柜也是拿着手绢掩了掩嘴角,细声地笑了出来,双眼微眯。温声道“小离,你这小孩子家的太容易相信这些话了,”

    赵依放下手中茶杯,手托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小离,“这些可都是大娘跟你说的?”

    “嗯,娘亲不会骗我的。”小离小脸坚定的点着头。桃花掌柜却突然浇来一盆冷水,只听她道“这不过是骗小孩子的话罢了,哪是什么诅咒,”

    小离眨了眨眼睛,突然就委屈得泪眼汪汪,赵依和桃花掌柜叫她这模样,一下子慌了,都过来安慰安慰这孩子。

    桃花掌柜立即开口说“但也不是没有这么一回事,”说着小离果然是两眼发绿,眼泪都没有了。

    连忙拉着桃花掌柜就要听故事,桃花掌柜给回到榻上坐着,小离跟过去,赵依也就坐在旁边认真听着。

    桃花掌柜像个说书先生一样满腹感情娓娓道来道“我婆婆年轻那会,永乐城还不叫永乐城,而是一个小镇,镇上的人都相信真情,长忌和沁柔也是这镇上上百成千的眷侣之一。

    沁柔是镇长家的闺女,从小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是经常就是足不出户,十六岁时一次外出救了一个满身伤痕的男孩,莫名就对他心动不已,照顾得是无微不至。

    长忌不止是人前不爱说话,在沁柔面前他也不爱笑。

    沁柔后来才知道长忌是村里的孤儿,从小就是过着孤苦伶仃的生活,性格就孤僻了,沁柔便一心想给他一个家,在十七岁那年就恳求父亲把她许配给长忌”

    “按理说沁柔不会那么顺利就成功了,不然也不会变成了一个传说。”赵依悠悠打趣道,桃花掌柜听着也是乐呵着,继续往下说。

    “的确,沁柔被拒绝了,镇长还因为这件事把长忌赶出了家门,奈何沁柔死心塌地要跟着长忌,于是她这个深闺里成长的姑娘就离家出走了。

    当然,还是在破庙里被发现了,那次长忌被毫不留情的民众乱棒打死了。”

    桃花掌柜说到这里赵依和小离倒吸了一口气,小离白嫩的小手拍在茶几上,恨恨道“这些人太坏了!”

    赵依唏嘘不已,叹息道“人们常说人心不古,可能就是这样吧!”

    桃花掌柜听着也暂时不理会她们的小情绪,她两撒完气又看向桃花掌柜,期待她接下来的话。

    “沁柔被带回来软禁,不久后许配给了镇里一书生,镇长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在沁柔十八岁生辰当天给她办了婚礼,却是谁都没有想到那长忌的冤魂化成了男巫回来,非要带走沁柔,沁柔这心都化了,一个劲的哭着。

    这来喝喜酒的人怕的怕,吵的吵,也只有几个家丁听着老爷的话哆哆嗦嗦举着火把子,硬是要烧死长忌的冤魂。

    沁柔看情势不好,让长忌赶紧离开,长忌深情说着‘我活着不敢跟你在一起,死了也安不了心,这次回来我想要我们在一起’,说着他就紧紧的抱着沁柔不松手,两人身体越来越紧,好似要融合成一个身体,周围刺眼的玄光不住的闪耀着……”桃花掌柜不再说下去,是停了一下。

    “他们也跟梁祝一样化蝶了吗?”小离好奇心膨胀,两眼放光地看着桃花掌柜,期待她接下来的点头,赵依很安静的等着桃花道明结果,嘴角微微上扬,笑容浅浅,十分迷人。

    桃花轻轻一笑,摇了摇头,两人的笑容顿时凝住了,桃花掌柜惋惜地说着“玄光之中,人们见他们的身影飘到了树上,玄光消失,人们凑近一看,是两只相连的蚕蛹……”

    空气霎时好安静,赵依不说话,小离也是眨巴着眼睛看了桃花又看赵依。

    赵依轻轻哀叹,试探性地问“这是因为他们身份不合适吗?”

    桃花掌柜虽然知道这件事很久了,但还是会感叹。

    “后来有些娘亲为了让女儿心甘情愿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编了一些故事,让十七八岁的女孩都急急的嫁人了。”

    小离似懂非懂,张大着嘴巴做个“哦”的嘴型。

    桃花又叹口气“其实有些感情付出错了只是作茧自缚罢了。”

    赵依闻言心里猛然像是被抽干了血,嘴唇哆嗦着,强装镇定,站起调侃道“算了,桃花姐姐今日说的故事可让我不开心了,我还是去济世堂找找无念小仙长吧!”其实是为了逃避,赵依害怕这样的事情会成了她的下场。

    去济世堂的路上,婧媛的经历不断浮现,婧媛曾说她生生世世再也不会再犯那样严重的错误。

    赵依还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问诊的病人从面前走过才回过神来,迷茫的望着别人离开的身影,好一会才进问诊房里去。

    一进门,赵依便见着叶涛一手拿着捣药的杵子,一手揉着眼睛,赵依心里一紧,好似一根针刺进皮肤里,伤口有时小到看不见,可痛却遍布全身,他是不是被昨夜的噩梦伤得很深?

    赵依走了过去,显得有些无措,不知该怎么跟他说话,片刻后极尽温柔道“叶涛,你别哭,你心里有什么难过的你跟我说好不好,别哭了好吗?”

    明明赵依那么的慌张,叶涛低着的头唤出一声轻笑,他这又是揉着微红的眼睛又是笑得那么苦涩,到底发生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