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刘先生

第三十六章 拜年

    兄弟俩在除夕前三天,回美国过春节。我到机场送他们,刘峻奇对我依依不舍,快到安检时间,还把我紧紧搂在怀里。刘峻灏打趣道:“哥,你把嫂子变成一只小蚂蚁,放进口袋带走得了。”和他们回美国,我同意,但卡在二老的关口,理由是男方都还未上女方家登门拜访,女方哪能主动出击。

    刘峻奇无奈,事后向二老保证,从美国回来,一定到我家登门拜访。

    兄弟俩走后,我继续留在公司坚守最后的工作岗位。

    除夕的前一天晚上,周洲给我打电话,问我怎么回老家。

    “开车。”我直截了当回答。

    周洲一听我开车回老家,兴奋极了,询问是否能搭我的顺风车。

    “不能,时间不凑巧。”鉴于刘峻奇的介意,我给他明确的答案。自从我上次接受他请客以后,他经常给我发信息闲聊,但我从来不回。后来,他打电话问我,为什么不回他的信息。我直说,自己谈男朋友,对方是醋坛子。

    当时电话那头的他,沉默了一会,才说:“喔,这样啊,打扰了。”

    这回来打扰我,难道只是为搭顺风车而已。

    “你男朋友跟你回家吗?”周洲打断了我的思绪。

    “不跟。”我如实回答,但还是坚持我的原则,不让他搭顺风车。

    他无可奈何,只好放弃了。

    除夕当天,邻居们见我开奥迪回家,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有羡慕,有妒忌。大年初一,邻里相互串门,喝茶聊天。这天下午,轮到我家做东,一桌男人在客厅打麻将,一桌女人在大阳台喝茶聊天,我在隔壁的书房静静地听她们聊天。女人们聊来聊去,就绕到我身上,教育局的局长,王夫人问道:“晓欢,月莹现在干什么工作,都开上奥迪了?”

    “总裁助理。”

    “喔。”女人们恍然大悟,其中一女人道:“总裁助理,有钱途,不错,不错。”

    “那还用说,莹莹工作不到一年,都开上奥迪了。”另一个女人说。

    “那车是莹莹朋友给她买的。”

    “月莹有男朋友了?”一帮女人来兴致了。

    “是。”我家皇后口气雀跃,估计她一想到刘峻奇,开心不已。自从上次他们见面后,三天两头给刘峻奇打电话嘘寒问暖,搞得我都吃醋了。后来,她安慰我道,小刘没了父母,我应该给他多一些关爱。在说,这样的爱是相辅相成的,我对他好,他对我女儿更好,我女儿好了,做父母的能不好吗?我当时,感动得差点掉泪。

    “她男朋友是干什么?”

    “我猜啊,一定非富即贵。”

    “公司老板?”

    “晓欢,她男朋友多大年纪?”

    女人们七嘴八舌,都轮不上我家皇后开口回答,我就听见我家皇上喊道:“晓欢,我们茶没了,给我们上茶。”

    “好。”我家皇后虽然平时在家强势,但在外人面前,会给足皇上面子。

    我家皇上走后,女人们低声议论。

    “现在女孩子,学坏还真快。”

    “向宁,你什么意思?”

    “我乡下的一位亲戚女儿,跟月莹的情况差不多,大学毕业后,到大城市工作一年后,当大老板的三儿,都给家里盖起两层小洋楼呢。”

    “月莹?不可能吧。这姑娘从小到大都是孩子们的榜样,老师们的骄傲,在加上晓欢对她严加管教,根本不可能。”

    “大城市的诱惑大,刚出社会的女孩子很单纯,很容易被骗。”

    “--”,女人们的声音没了,估计是我家皇后回来,果然如此,“来,大家吃水果。”

    “好,吃水果。”女人们发出吃水果的“吱吱声”。

    “晓欢,月莹男朋友多大年纪?”王夫人又问道。

    “比莹莹大7岁。”

    “大17岁?”

    这些女人们什么听力,估计是故意假装听错的。

    “7岁。大17岁那我可不同意。”

    “大7岁还好,哈哈。”女人们一片笑声,却充满质疑。我觉得她们好无聊,在没兴趣听她们聊天了。

    大年初二、三,基本和二老去拜年,我累得骨头差不多散架,晚上9点就早早上床入睡。睡眠中,我的手机响了,是周洲,说明天要来我家拜年。

    “没空,我明天要和我爸妈出去拜年。”他什么情况,现在对我越来越感兴趣,可我非常反感。

    第二天早上8点,我被楼下巨响的鞭炮声吵醒,郁闷地起床洗刷。刚洗刷完毕,就听见有人敲我家的大门,紧接就听见周洲的声音,“阿姨,新年好,我是陈月莹的校友,来拜年的。恭喜发财!”

    “新年好!”我家皇后回祝福。

    周洲,来拜年。我昨晚不是拒绝他吗?怎么自己找上门了,这脸皮比我当年追他还厚。

    我赶紧闪到书房,指示我家皇上说我不在家,就闪进自己的卧室。

    “陈月莹?”我家皇后大声叫我的名字,她一喊,基本暴露我的行踪,就看皇上的对策了。

    “小伙子,你是?”我家皇上的声音。

    “我是周洲,陈月莹的校友,来拜年的。叔叔,新年好!”

    “新年好!不过,莹莹说一会她要出门,你们这是--”

    “喔,叔叔,没关系的,我们来送新年祝福,坐一会就走,一点都不耽误你们的行程安排。”

    “这,莹莹,你校友来了!”我家皇上喊道。

    没办法,我只有出门迎战,估计周洲也闹不出什么动静。

    周洲带一些上了价格的酒和烟,还有一箱水果,明显是有备而来嘛。同时,来了和他年纪相仿的两位男跟班。

    我招呼他们到客厅喝茶,直接表明我家皇上不抽烟、喝酒,一会把这些东西带回去。

    “新年送出去的东西不能要回来,不然得不到财神的青睐,来年发不了财。”

    业务员的嘴,果然有一套,说得我都不好意思把东西原封退回。后来,大家客气地说出新年的祝福语,就傻笑,无共同语言。

    周洲的同伴默默地坐在他的身边,不言语,陪我们傻笑。

    “莹莹,电话。”我家皇后大叫。

    我起身说抱歉,跑进卧室接电话,“刘峻奇。”

    “莹莹,你猜测我在哪里?”

    “在纽约中央公园和洋妞约会?”

    “呵呵,我那有那个心情。在你们家楼下,给你们拜年了。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什么?!”我手中的手机差点落地,推开窗口,往二楼向下望,正好触及到刘峻奇柔和的目光。他今天好高调,靠着刘峻灏的跑车,笑盈盈地向我招手。我的邻居们围着跑车,满脸带笑,在欣赏美男和跑车?

    我赶紧闪进厨房,阻止我家皇后切水果,告诉他刘峻奇来了。

    “啊,老陈,小刘来了。”她解开围裙,向书房喊道。

    “小刘来了啊,在哪里?”

    “爸,他在楼下。”我说着,赶紧拉着我家皇后到我的卧室,表明周洲在这,如何处理。

    “莹莹,既来之,则安之。”说着,人冲出门,下楼去了。

    废话,等于什么都没有说。于是,我向周洲一行人打招呼,说我男朋友来了,先下楼接人。周洲的脸顿时略过一抹尴尬,但马上恢复笑容,“月莹,你先忙,别管我们。”

    他的同伴附和道,叫我先忙,并强调别管他们。

    我真心不想管他们,希望他们赶紧告别离开。可是,周洲根本没那个意思,稳坐在沙发不动,一副要在我家吃饭喝酒的节奏。

    我下楼的时候,正巧在二楼的走道碰见刘峻奇和我家皇后,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峻奇。”我闪到他身边,示意皇后先上楼。

    我家皇后倒很知趣,笑盈盈地上楼去了。

    我在刘峻奇耳边低估了一会,主要说明周洲不请自来,希望他不要介意。

    刘峻奇脸色一沉,故作转身离开,“莹莹,我来得不是时候,先走了。”

    我拦住他的去路,笑嘻嘻地说道:“人走可以,车钥匙、手表等财物统统留下。”

    “小猪,你抢劫啊。”

    “嗯。不过,我还是想把人留下。”

    “这还差不多。”

    我和刘峻奇刚进家门,二老热情迎接,对他嘘寒问暖的。

    周洲等人闻声而来,和刘峻奇打了照面。

    刘峻奇客气地和他们打招呼,看不出什么不悦的表情。

    由于刘峻奇的到来,我对周洲撒谎,也揭穿了,只好留他们在家吃午饭。

    饭桌上,我家皇后明显偏心,拼命地给我、刘峻奇,皇上夹菜,把周洲一行人当空气。这时,我家皇上开始圆场,和周洲聊天,“小周,你家在哪里?父母从事什么工作?--”

    周洲很老实,如实回答,表明自己的父母都是农民,主要种植杭白菊为生。不过,家里的三个孩子除了自己的哥哥初中毕业外,自己和妹妹都是名牌大学毕业。兄妹俩能上大学,主要是母亲为了圆她未上大学的梦,坚持让他们读完高中考大学。

    周洲提到自己的母亲,脸上露出骄傲的神情,说自己的母亲高中在县中学就读,成绩名列前茅,高考以优异的成绩考上Z大,但由于某种原因,被迫放弃上大学的机会。

    “你母亲是?”

    “吉静。”

    我家皇上手中的筷子,跌落到了桌面上。

    我家皇后的脸,立即阴沉下来。

    “伯父,您认识我妈妈?”周洲问道。

    “呵呵--,吉静我的同班同学,我当然认识她。她现在怎么样?”

    “托某人的福,她现在过得很--,好。”周洲说着,凝视我家皇上,我看见他眼神略过一丝仇恨,但马上被他的笑容带走。

    “好就行。”

    “我们农村人在怎么好,也没有你们城里人过得舒坦。瞧,叔叔一家人多幸福。莹莹现在又交到刘大哥这样的成功人士的男朋友,多完美!”

    “小周啊,农村和城里的好坏,各有千秋。你们吃东西,别光顾讲话。”我家皇后,圆场的功夫也不差。

    我看向刘峻奇,他一脸平静,波澜不惊。

    “好的,阿姨!”周洲恢复轻松表情,但该死的,居然提起他高中毕业,从学校和我一起回家的点滴。末了,还总结他好怀念那段时光。

    我顿时死的心都有,恨不得撞墙,表明我对刘峻奇的忠心。

    刘峻奇依旧波澜不惊,果然是见过大场面的主。

    二老阴沉着脸,终于明白周洲今天上门不是拜年,而是来“讨债”。

    吃过午饭,送走周洲一行人,我们全家人松了一口气。刘峻奇借口有点累,要休息一会,进入我的房间。二老示意我好好跟他解释我和周洲的关系,免得他误会颇深,影响我们的感情。

    刘峻奇何止误会颇深,简直是醋味满屋。

    我刚关上卧室的门,他就发出酸酸的声音,“他最近经常骚扰你?”

    我没有解释,直接拿着我的手机,给他看我和周洲的聊天、通话记录。

    他推开我的手机,似笑非笑,“莹莹,你这样表示忠诚有用吗?”

    没用,那怎么办。难道要我掏出火红的心给他瞧瞧,我的心一直为他跳动。

    他见我没任何表示,脸更阴沉,似乎要下暴雨。

    我看着他因吃醋而另有一番风味的俊脸,春心荡漾,坐上他的大腿,双手捧着他的脸,开始撩汉。

    刘峻奇立刻阴转晴,开始疯狂地侵犯我的红唇。

    第二天清早,在我小姨的带领下,我的七大姑八大姨来我家登门,目的当然是看刘峻奇。

    看了他之后,满意是满意,但更多是怀疑我和刘峻奇的真实关系,直接把我和刘峻奇支开,拉着二老进书房。我像一只小猫咪,踮起脚尖到书房门口,偷听。

    “姐,莹莹会不会租个男友回家过年?”我小姨充满质问的声音,搞得我差点笑趴在地板上。

    “不是,莹莹和小刘的交往真实可靠,我和老陈核实过。”

    “真的假的?”

    “真的,大家放心好了。”

    “我怎么觉得莹莹在演偶像剧。”

    演偶像剧?看来我的小姨,还保留一颗少女心,经常看偶像剧。

    我忍着笑,离开书房。

    刘峻奇在我家呆了整整五天,被我家皇后的美食,喂得长了几斤肉,还不舍得离开我家,要不是我再三提醒,假期结束了,估计还想赖在我家不走。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