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雪之下雪乃不一样了

    不用打赏,目前基本属于练笔的,能走多远还不知道呢,大家能够喜欢就好...

    ——————————

    “对了,由比滨同学,你自己会做料理吗?”

    来到料理室雪之下这才反应过来,略带不舍的挣脱开由比滨的怀抱肚子和由比滨说道。

    “料理的话是会一点,但是西式糕点什么的我并没有做过。”

    摇摇头,由比滨直接说道,没办法前世的时候虽然是有自己做饭的,但是都是中国料理,而这一世的由比滨,哎,不说也罢,黑暗料理达人,所以对于糕点什么的由比滨完全不懂。

    “这样子啊,那么你这一次想要做的是什么,如果不是太复杂的话现在应该可以做的。”

    用手摸着下巴,雪之下说道。

    “嗯,我想做一些饼干什么的。”

    做料理什么的只是由比滨接近雪之下的借口而已,所以其实做什么都无所谓的,报答父母什么的,由比滨还有很多的方法,现在只是想要和雪之下接触而已,所以由比滨也没有选择很难的东西。

    “是吗,刚好现在这里有材料...”

    毕竟只是普通的点心,料理室里面还是有不少的备份的,雪之下直接开始准备起来。

    “好了,现在你先按照我说的做。”

    “嗯。”

    看到雪之下准备好了东西,由比滨知道直接应该行动了,毕竟机会难得。

    “那个是这样子吗?”

    按照雪之下的要求,由比滨开始了做饼干的准备,端着面粉走到雪之下的身边。

    “嗯,不过不要太用力了。”

    筛选面粉什么的,虽然简单但是也挺无聊的,一边筛选着面粉,由比滨一边偷瞄着雪之下,看到她走到了自己的身边,由比滨咬了咬嘴唇。

    “啊,小心...”

    做点心什么的只是借口,由比滨要做的仅仅是接近雪之下而已,而方法嘛,看到现在自己与雪之下身上沾满白色面粉的样子,由比滨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到全身沾满面粉的雪之下,由比滨急忙说道,拿出手巾开始擦拭雪之下身上的面粉。

    “没事...由比滨同学你自己也整理一下吧。”

    原本还有点小生气的雪之下看到由比滨比自己还要严重的样子,而且那不似作假的担心,雪之下原本不满的心情也慢慢的恢复了一点。

    “......”

    不只是这个样子,由比滨为了能够更加的吸引雪之下还在之前就故意解开了自己匈前上面的几个纽扣,现在因为靠近雪之下帮助雪之下整理,所以由比滨几乎将整个匈前都暴露在雪之下面前了。

    如果是以前的话,雪之下可能只是会有点郁闷而已,因为由比滨与雪之下的尺寸相差太大了,即使雪之下不许想去在意,在这样子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无视的。

    现在因为由比滨得到的被动技能,那对于女性的吸引力让雪之下的目光更加的被由比滨吸引力,看着由比滨那因为紧张而晃动的物体,雪之下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

    “不行,我在想什么啊,由比滨同学也是女孩子,我怎么可以想这种事情。”

    差一点沉迷进去,雪之下急忙反应过来,推开由比滨“那个由比滨同学,我已经没事了,其他的我自己来就可以,你自己先整理一下自己的样子吧。”

    “嗯,抱歉了,小雪...”

    看到雪之下脸上的红晕,由比滨知道暂时要停一下了,逼得太紧的话可能会引起雪之下的反感也不一定,毕竟由比滨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一个强大的被动技能,对女孩子的杀伤力可是呈直线增长的,而且是随着时间的增长而增加的。

    “小雪,我们去洗手间洗一下吧,这样子的话。”

    虽然很多面粉已经擦拭干净了,但是还有很多残留在衣服上面的,简单的擦拭是没有被什么效果的。

    “嗯。”

    雪之下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她也没有拒绝。

    “那个,小雪,这个样子不可以的,要不我们清洗一下吧。”

    洗手间里面,虽然因为在学校里面没有办法换洗衣服,但是单单是脱下来稍微清洗一下还是可以的,现在距离晚上闭校的时间还有很长一段,如果她们两个清洗一下衣服,然后在侍奉部里面等衣服干的话还是可以的,这也是由比滨之所以和家人说晚上可能会晚点回家的原因。

    “这...”

    说实话穿着这样子暂满面粉的衣服什么的,雪之下也是很不适应的,但是今天才刚刚到学校报道,她们可是没有什么可以更换的衣服的,雪之下可是难以接受这样子的事情的。

    “没事的,只要到时候我们躲在侍奉部里面的话就可以了,如果衣服不是大规模的用水清洗的话,到放学的时候一定可以变干的。”

    为了不然雪之下想太多,由比滨自己先动起手来了,关上洗手间的门,将自己的校服全部都脱了下来,只留下最里面的内衣和胖次,让看到这一幕的雪之下非常的不适应。

    “我...我还是算了,晚上晚点回去在换洗吧。”

    可惜,雪之下目前还是很放不开,她还做不到在学校里面光着身子的样子,即使是躲在侍奉部里面也是一样。

    “没事的,今天大家都在外面,不会有人到来的,而且大家都会比较早回去,所以没有问题的。”

    自己已经脱了,雪之下如果没脱的话由比滨不就亏了吗?况且前世由比滨毕竟是一个男生,对于女孩子还是很有兴趣的。

    当然了,自己现在的身体比起雪之下更加的有吸引力,但是由比滨并没有对自己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想要做的话当然是对其他的女孩子做了,对自己做什么的,那不就输了吗?与前世没有女朋友的自己有什么区别,所以这几天即使在痛苦,由比滨都还是忍耐了下来。

    无论如果自己绝对不能对自己做那种事情,被女孩子推-到可以,但是不能自推。

    “等一下,由比滨同学...”

    虽然说了是让雪之下攻略自己的,但是那只是最后的结果而已,方法还是有很多的,至少目前还是要让由比滨引到雪之下才行,不过雪之下的反对,由比滨抱住雪之下,一边忽悠着她,一边帮她脱着衣物,等雪之下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和由比滨一个样子了。

    “由比滨...”

    愤怒的瞪着由比滨,雪之下这一次是真的有点生气了,只是事情已经太晚了,现在她的衣服也被由比滨给洗了,已经咋那是没法穿了,这个时候雪之下即使在不想这样子做也不得不这样子做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