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刚才被我吻的舒不舒服?

    浴缸里的水溢出来,漫的一地都是。

    安雪沫刚开始还偶有反抗,可到后面她发现,沈寒宸给她搓背真的太舒服。

    于是,在男人溺死人的温柔里,她也就放弃了反抗。

    安雪沫趴在浴缸的边沿,一只手垫在下巴处,一只手垂坠在浴缸外,指尖捏着一片玫瑰花瓣,随意地赏玩。

    “沫沫,今天约会玩的可还开心?”

    伴着潺潺的水声,男人低沉悦耳的嗓音从安雪沫的耳后传来。

    安雪沫由衷地点头。

    “开心极了!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的约会过。”

    沈寒成忽然来了兴致,顺口便问道:“怎么?以前易浩宇没有带你约会过吗?”

    安雪沫的眼神暗了下来。

    “易浩宇追求我,约会我,甚至向我求婚,都是他蓄意设计的阴谋,不过是为了我们安家的财产而已。”

    安雪沫轻轻地咬了咬指尖。

    “寒宸,其实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我们第一次相见,你就向我求婚,难道是因为你之前被下药而误睡了我。所以要对我负责,才和我结婚了吗?”

    沈寒宸听出安雪沫语气里的淡淡失落。

    他掰过安雪沫的脸,正对自己。

    男人用双手捧住安雪沫的脸颊,深邃的眼眸凝着安雪沫的双眸。

    “你觉得……我会是那种,睡了一个女人,就必须一辈子照顾她,一生对她负责的男人吗?”

    安雪沫抿了抿唇,耷拉下眼皮。

    “难道不是吗?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可你却愿意娶我。”

    沈寒宸的眸内闪过一道奇异的光彩,瞬间便汇入他深邃幽暗的眸子,转瞬既逝,不留一丝痕迹。

    “沫沫,你不记得我了?”

    沈寒宸突然来这么一句,声音又有些小,安雪沫听得并不是很清楚。

    他眨了眨眼睛,满脸疑惑地瞅着男人。

    “寒宸,你刚才说什么?”

    沈寒宸的脸上有淡淡的失落。

    他把手伸到浴缸里,抓起安雪沫的脚踝,拨开她脚踝上覆盖着的淡金色脚链。

    低头,亲吻安雪沫脚踝上并不太明显的一道浅褐色疤痕。

    沫沫,我希望有一天,你能够自己想起来。

    想起我,和我们的曾经。

    沈寒宸突如其来的动作,倒是把安雪沫吓了一跳。

    男人温热的吻落在脚踝,细细密密,一路往上。

    安雪沫想要把脚从沈寒宸的掌心抽出来,用了几次力,但都是徒劳。

    “寒宸,别吻了!”

    沈寒宸抬起头,双眸里浮动着蠢蠢欲动的谷欠望,声音也格外低沉暗哑。

    “老婆,你本来就光溜溜的,还不停的抬腿踢腿,曝光的这么明显,真的不是在勾引我吗?”

    “我哪有!”安雪沫脸红。

    沈寒宸的双臂撑在她的两侧,把她禁锢在浴缸和男人铜墙铁壁的怀抱中,哑着嗓音继续诱哄。

    “是不是刚才被我吻得很舒服?所以……想要继续?”

    安雪沫将双掌盖在脸上,拼命的摇头。

    “我没有!你别胡说,你不要乱说!”

    沈寒宸含住她小巧的耳垂,用舌头轻轻把玩。

    男人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继续用低沉悦耳的嗓音诱惑。

    “刚才被我吻的舒不舒服?快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