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我还有更流氓的,你要不要试试?

    沈寒宸抬眸看着安雪沫,嘴角勾着笑容。

    “不好!今晚,就在这里做!”

    “可是……这是车子里面呐!”

    沈寒宸用嘴唇碰了碰安雪沫的鼻尖,附到她的耳边,语气里带着绵软的笑意。

    “偶尔换个环境,难道你不觉得更刺激吗?”

    安雪沫皱着一张小脸,好半天才挤出一句。

    “可……可我是个孕妇,车子里的空间太小,我怕你弄伤宝宝……”

    沈寒宸环顾四周,军用悍马的车后座里,空间大到可以同时容纳下八个男人。

    这样的空间……算小?

    安雪沫也察觉出自己这个借口,有些荒谬。

    她吸住下嘴唇,绞尽脑汁的想借口找理由。

    “那啥……你先起来,你这样压在我身上,真的很不舒服的!”

    沈寒宸微微皱眉。

    他几乎是悬空的,靠手臂支撑,根本没有把身体力量放在安雪沫身上。

    沈寒宸当然不上当,他一动不动,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安雪沫越来越红的小脸。

    “你身上没穿衣服,我抱着你,这样才暖和一些……”

    “那还不是因为你!是因为你脱掉我的衣服,才会冷的,你赶紧起来,我要穿衣服!”

    安雪沫说着,从男人的手臂间钻了出去,伸手去捡起地上的睡裙。

    她的手指刚碰到睡裙的一角,还没有握住,就已经远离。

    “你干什么呀!”

    沈寒宸把安雪沫再次抱回车后座里,用膝盖压住她挣扎扭动的身体。

    他低头,盯住安雪沫的脸,浅笑。

    温热,带着清新气味的唇息扑到安雪沫的脸上,调侃揶揄。

    “干你呀!我的老婆大人!”

    安雪沫被他流氓气质十足的话逗弄。

    瞬间,整张脸涨红的都可以冒出水蒸气。

    “臭流氓!”

    “我还有更流氓的,你要不要试试?”

    “不要!不要!你放开我!”

    沈寒宸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安雪沫的唇边。

    “嘘。先不要叫,留着嗓子,等会有你喊哑的时候!”

    “喂!不行的……唔……”

    话还没说完,已经被男人的嘴唇堵住了嘴巴。

    沈寒宸的舌头灵活的钻进去,缠住安雪沫的兰馨小舌,纠缠不放,横扫过女人嘴唇里的每一寸肌肤,霸道绵吻。

    男人宽大的手掌,抚摸着安雪沫躶露在外的微凉肌肤,上好的如同丝绸般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反复抚弄,揉捏,细心疼爱。

    夜幕之上,挂着皎洁的弯月。

    风轻轻地吹拂,树叶晃动,发出婆娑的沙沙声。

    威武的军用悍马,在夜幕的包裹下,有节奏的振动起来。

    女人娇嫩的呢喃,混合着男人兴奋的低吼,消融在夜色里,春色无边。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

    悍马的车门打开来,黑色的军靴下地。

    沈寒宸的军装,领口微微敞开,露出里面小麦色的肌肤和坚实的肌肉。

    安雪沫的身上披着白色的真丝睡袍,闭着双眼,已经累的晕了过去。

    运动之后,沈寒宸通体舒透,精神抖擞。

    他低头吻了吻安雪沫娇羞红润的脸颊,气宇轩昂的迈开步伐,朝着别墅的起居室走去。

    夜深,人静。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