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沫沫,你打我骂我都可以

    沈寒宸看着安雪沫用双手遮住眼睛。

    虽然没有看到她哭,但从女人微微颤抖的肩膀来看,她应该是在哭泣。

    沈寒宸单膝跪在车后座上,伸手去拉安雪沫挡住脸颊的手。

    拉了三次,终于在强硬的态度下,把安雪沫的手拉开。

    安雪沫双眼通红,满脸都是泪水,鼻尖也是红红的,整个人说不出的委屈,说不出的可怜。

    沈寒宸小心翼翼的捧着安雪沫的脸,大拇指轻轻的擦拭着她的泪水。

    可那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怎么擦也擦不完。

    “沫沫,为什么哭……?”

    话一出口,沈寒宸发现自己的嗓音沙哑到不行。

    其实他不问,也能够猜出安雪沫此刻的心思。

    自己老公的车后座里放着一块男士名表,任何女人看到都会心生怀疑。

    更何况是像安雪沫这种曾经遭遇过丈夫出轨,闺蜜背叛的。

    她的心思,自然会比普通女人更加敏感一些。

    沈寒宸用额头抵住安雪沫的额头,用鼻尖轻轻的蹭着安雪沫的鼻尖。

    “沫沫,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安雪沫推开沈寒宸的亲昵,低下头,把套在自己手腕上明显过大的男士手表摘了下来,慢慢的搁回了盒子中央,盖上表盒,把礼物搁回原位。

    沈寒宸见她起身,伸手去拉车门,连忙从后面搂住安雪沫的腰,把她抱起来,按到了车后座的真皮沙发上。

    安雪沫躺在纯黑的真皮沙发上,披在肩上的纯白真丝睡袍散开,露出里面的吊带睡裙。

    女人脖颈处的锁骨,在光的折射下,美的令人窒息。

    满头乌黑油亮的长发散开,衬着她身上的皮肤白皙如雪,仿佛是刚拨开的新鲜荔枝,白的发亮,白的诱人。

    沈寒宸的身体撑在她的身上,低头去吻她脸上沁凉的泪水。

    他越吻,泪水越多,这边才刚吻干净,那边又流了出来。

    沈寒宸在她的脸上来回地吻了三圈,发现根本无法止住她的泪水。

    只能去吻她的眼皮,吻她的眼角。

    可还是,无法止住泪水。

    沈寒宸有些慌,更多的是害怕。

    “沫沫,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沈寒宸的声音充满巨大的无力感。

    他紧紧抱住安雪沫的双肩,不断的哄她。

    “沫沫,求你别哭了,不要再哭了,好不好?你告诉我,你怎样才能不哭,你说什么我都愿意为你做,只要你不哭,求你……”

    最后求你两个字,尾音都在颤抖。

    沈寒宸下颚的线条愈发紧绷,嘴唇用力的抿成一字形。

    他把脸深深的埋进安雪沫的脖颈间,慌了心神,乱了分寸。

    此刻,仿佛有一只手,穿过皮肤和骨骼伸到男人的胸口,紧紧掐住他的心脏。

    无法喘气的难受,窒息般的痛苦,心脏狠狠的抽痛。

    “沫沫,我求求你,不要再哭了,看到你哭,我这里好难受,真的好难受……”

    沈寒宸用力的按住自己的心脏,他用了十分的力气,胸口被他掐出青色的痕迹。

    “沫沫,你打我骂我都可以。求你别哭了,好不好?”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