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不能做!还不让摸吗?

    沈寒宸半压在安雪沫身上,用手肘支撑,悬空了上身,避开腹部的位置。

    月光皎皎,男人英俊且充满情谷欠的脸浸润在沁凉银白的月色中,让人只看一眼,便怦然心动。

    从耳垂开始,吻过她的脸颊,吻到眼皮,再到鼻梁,然后,堵住了安雪沫的唇。

    安雪沫扭转脸颊,仓皇避开。

    沈寒宸亲吻的动作微微一僵。

    “不愿意?”

    安雪沫的眉峰轻轻的蹙起,抿了抿唇。

    “昨天晚上不是才要过吗?我现在是孕期,这么频繁的话,对宝宝不好……”

    沈寒宸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从安雪沫身上爬下来,躺在她的身侧。

    男人略显无奈地叹一口气。

    “抱歉,刚才是我冲动了……”

    “都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你这么冲动,不会背着我在外面做坏事吧?”

    安雪沫几乎没有思考,脱口而出。

    问完之后,才觉得自己这个问题实在是太过荒唐,而且有点傻!

    沈寒宸笑了笑,只当她在耍脾气,又带着故意逗弄她的心思,低声调侃。

    “若是你整个孕期,总是拒绝我,不让我摸,不让我做,说不定……我还就真的……”

    后面的话没有说完,只有男人低低沉沉的笑,萦绕在安静漆黑的卧室里。

    安雪沫转了个身,用后背对着沈寒宸,胸口涌出酸涩的感觉,鼻尖沁凉,眼眶不自觉的就湿润了。

    沈寒宸用手按住她的肩头,低声浅笑。

    “生气了?”

    “没有?”安雪沫倔强回答,想了想又说:“你昨天晚上才说的,除了我以外,不会碰任何女人!”

    “当然!”沈寒宸笑着吻了吻她的后颈。

    安雪沫还是觉得胸口发闷,就在她独自伤感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只手,穿过睡裙,钻了进来。

    带着粗砺薄茧的指腹,在她娇嫩的肌肤上轻轻的摩挲,来回的抚弄,揉捏。

    安雪沫脸蛋一红,嗔怒。

    “你做什么呢!不是说好不做的吗?”

    “不能做!还不让摸吗?”沈寒宸说着,加重了力道:“果然比以前大多了,看来老婆怀孕,老公还是有福利收的!”

    安雪沫红着脸,伸手拍掉他乱捏乱抓的爪子。

    “睡觉!”

    沈寒宸哪里是那么容易就收手的人。

    他向来霸道惯了!

    安雪沫拍了几次,发现没过三秒后又被偷袭。

    对于沈寒宸这种恬不知耻,骚扰到底的行为。

    她是又羞又怒,却又无可奈何。

    安雪沫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沈寒宸的对手,于是也不再去拍他的爪子,干脆闭上眼睛睡觉,任凭身后的男人胡乱折腾。

    沈寒宸上下其手,又吻又摸,直到怀中的小女人传来微微的鼾声,他才终于恋恋不舍的,慢慢收回了手。

    他的心思细密,能够隐约感觉到安雪沫这几天有些不大对劲,但又说不出个原因。

    所以,沈寒宸只能通过床上运动,以及夫妻间亲密的接触,牢牢的把安雪沫握在掌心。

    他向来所向披靡,无所畏惧。

    但遇到安雪沫后,却乱了分寸,有了软肋。

    在爱情里,沈寒宸变得卑微。

    他害怕安雪沫不理他,害怕安雪沫冷落他。

    沈寒宸紧紧搂住安雪沫的腰,亲吻她的发梢。

    “晚安,我的宝贝。”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