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老婆,我难受……

    沈寒宸捏住安雪沫的下颚,俯身去吻她的唇。

    安雪沫紧紧咬着牙关,抿着嘴唇。

    沈寒宸用舌尖在她的唇部描绘,几次想撬开她的嘴唇,却都失败了。

    “沫沫,你在跟我闹别扭?”

    “我没有!”

    “你有!”

    “我说了,我没有!”安雪沫推开沈寒宸,把脸埋进枕头里。

    “为什么生气?是在姨妈那里受了欺负吗?还是说手术不成功?”

    沈寒宸吻不到她的嘴巴,转变路径,改为用舌头去舔她的耳垂。

    安雪沫的耳垂最为敏感,被他的舌头吸进嘴里肆意把玩,忍不住的身体微微颤抖。

    沈寒宸坏笑:“吻个耳朵而已,你看你抖成这样,搞得跟高朝似的。”

    “唔……你别碰我!”

    安雪沫蜷缩着身体,整个人缩到被子里。

    沈寒宸大掌一挥,把被子扔到地上,精壮修长的手臂轻轻一扯,把安雪沫搂入怀中。

    没有了被子的遮掩,整个身体都暴露在空气中,又被男人紧紧地搂在怀中,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裙。

    而且,沈寒宸还无比恶劣的用滚烫的小腹顶了顶安雪沫的臀部,惹得安雪沫紧张的脚趾头都绷紧。

    “为什么跟我闹脾气?告诉我,是什么事惹你不高兴?”

    安雪沫捏着两个拳头,气鼓鼓的瞪着他,像一只受了气的小松鼠。

    “手术很成功,徐慧兰也没有故意为难我!我没有生气,我只是顾虑到肚子里的宝宝,所以不想跟你做~爱!”

    沈寒宸紧紧抱着安雪沫,把脑袋埋进女人馨香柔软的颈脖,在她的头发里蹭了蹭。

    “老婆,我难受……”

    “起开!”

    “不!”

    安雪沫还是头一回看到沈寒宸撒娇,没想到堂堂的国家首长,撒起娇来这么可爱!

    “老婆,老公难受!给我嘛!”

    安雪沫仿佛看到沈寒宸的背后长出一条大尾巴,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

    尤其是男人那张英俊的脸,竟然可以露出小仓鼠向主人求食时可怜巴巴的表情。

    以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眸子,此刻正亮晶晶的瞅着安雪沫。

    “卖萌了不起啊!我才不吃这套呢!”

    安雪沫手脚并用地爬出男人的怀抱。

    沈寒宸今天心情格外的好,无论安雪沫怎么给他甩脸色,他都不计较。

    男人大手一挥,再次把女人搂入怀中。

    软的不行,干脆来硬的!

    这一次沈寒宸搂得更紧,仿佛要把安雪沫镶嵌到自己的身体里。

    “放开!你给我放开!”

    “不放!你是我老婆,抱老婆,亲老婆,睡老婆。是我身为老公的权利!”

    “我怀着孕呢!”

    安雪沫急得跺脚,她今晚就是不想让他碰,心里膈应的慌。

    “等会……我轻点。保证不伤到宝宝。”

    沈寒宸按住安雪沫的手脚,低下头,用牙齿咬住女人肩膀吊带上的蝴蝶结,慢条斯理地拉开。

    安雪沫推不开他,又逃不出男人铜墙铁壁的怀抱,眼见着肩膀上的吊带就要被拉开,鼻子一酸,瞬间就红了眼眶。

    “你混蛋!我说了不做,你硬逼着我做!你禽兽!”

    沈寒宸听到她的哭声,身体微微一僵,慢慢停下了嘴上的动作,抬眸看她,英俊的脸上弥漫着一层淡淡的失望,声音也格外的低落。

    “沫沫,真的不愿意跟我做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