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耍流氓没下限

    翌日。

    清晨。

    安雪沫是被沈寒宸吻醒的。

    “醒了?”男人嘴角噙着笑意,深邃的眼眸里倒映出安雪沫粉白的小脸。

    安雪沫想起昨晚的放纵,脸色绯红。

    昨天晚上,沈寒宸变着花样玩她,折腾她,来来回回至少把她弄哭了三次,还逼着她说一些羞人的话。

    男人那副放浪形骸的样子,和平日里的矜贵高冷,完全是判若两人。

    “你坏死了!”

    安雪沫用拳头捶打沈寒宸的胸口,但她的力气太小,犹如隔靴搔痒。

    沈寒宸擒住安雪沫的手腕,亲吻她的每一根手指。

    “还有更坏的,要不要试试?”

    安雪沫原本就红的脸,瞬间变成火烧云,整张脸红的都能冒出水蒸气。

    她想起沈寒宸每天早上都会有的生理反应,吓得整个人缩到了被子里。

    沈寒宸的脸上荡漾着愉悦的笑容,全躶下地,走到窗边,推开窗户,驱散房间里浓郁的气息。

    男人一身勇猛刚健的肌肉,在金色的暖阳包围下,犹如罗马战神,完美无瑕。

    他在腰间随意的围了一条浴巾,掀开被子,把床上赤躶的安雪沫打横抱入怀中,抬腿便向浴室走去。

    昨天晚上做完后,酒意泛滥,身体也疲乏,用湿巾纸草草的擦拭了身体,并没有来得及清洗干净。

    沈寒宸拧开莲蓬头,花洒喷出温热的水流。

    安雪沫红着脸,拍掉男人在自己身上随意游走的手。

    “我自己洗,你别乱碰!”

    “你全身上下,还有哪个地方是我没看过没摸过没吻过的吗?”

    “臭流氓!”安雪沫低声抱怨,转过头背对着他,自己洗澡。

    沈寒宸张开双臂,把安雪沫堵在他的怀抱和墙壁之间。

    “要么我给你洗,要么你给我洗,二选一。”

    “这两个有什么差别?”

    安雪沫说着,抬起脸看他,一双水光潋滟的美眸又亮又美丽,完整的倒影着沈寒宸那张俊美无双的脸。

    仿佛此刻,她的眼里只有他一个人。

    亲密无间。

    沈寒宸捧住安雪沫的脸颊,亲吻她美丽的眼睛。

    他的吻从女人的眼睛经过脸颊,滑到她的耳朵,咬住她最敏感的耳垂,含弄,挑逗,撕磨。

    “二选一,快说!否则,我们来一次酣畅淋漓的晨间运动!”

    安雪沫被他吓的银牙一咬。

    “我给你洗!”

    沈寒宸得逞的坏笑,勾着她的腰,亲吻她圆润雪白的肩头。

    “好。那就辛苦你了,沈太太。”

    安雪沫面红耳赤的拿过毛巾,正要帮他搓澡,没想到沈寒宸竟然伸手抽掉了她掌心的软毛巾。

    “毛巾不舒服,你用手给我洗,就像以往我用手给你洗一样,明白?”

    安雪沫气得跺脚。

    “沈寒宸,你耍流氓没有下限!”

    “谢谢夸奖,我的沈太太……”

    一个小时之后。

    沈寒宸把安雪沫从浴室里抱出来。

    安雪沫就像刚从蒸笼里拿出来的白面馒头,浑身上下都冒着热气,连脚趾头都冒着羞涩的粉红。

    她被沈寒宸小心翼翼的搁在床上,男人弯腰替她穿衣服。

    安雪沫身体绵软无力的靠在沈寒宸的怀里,任由男人折腾。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