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幕初柔的罪孽

    沈寒宸把安雪沫搂在怀中,眸光仿佛两道冰锥,冷冷的射向徐慧兰那张假意奉承的脸,低声呵斥。

    “住嘴!”

    短短的两个字,却拥有千军万马的气魄。

    徐慧兰浑身一抖,吓得腿软,差点当场倒在地上。

    幕初柔见沈寒宸如此维护安雪沫,更是又嫉妒又憎恨。

    “寒宸,老爷子可是你的亲爷爷,安雪沫为了争夺家里财产,竟然不惜向你的爷爷伸出毒手,像这样心肠歹毒如蛇蝎的女人……”

    不等幕初柔说完,沈寒宸轻蔑一笑。

    “为了争财产?呵呵……我沈寒宸的一切都是安雪沫的,她何需争!”

    幕初柔没有想到,一向清冷寡淡的沈寒宸,竟然会说出如此宠溺一个女人的话。

    她惊讶地睁大双眼,完全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可是……安雪沫确实谋害了老爷子!如果不给她惩罚,指不定她以后又把毒手伸向了谁。”

    沈星光已经完全看不下去了。

    她往前跨一步,掏出手机,打开视频,把屏幕对向幕初柔的脸。

    幕初柔脸上的表情简直是精彩极了!

    从刚开始对安雪沫的憎恶,到后面的极度惊讶,到最后的惶恐不安。

    甚至,一个箭步冲上来,想要伸手去抢沈星光手里的手机。

    沈星光一把推开她,把手机塞回包里。

    “抢什么?想毁灭你的罪证吗?”

    幕初柔双眼里面全是泪水。

    “你冤枉我……”

    “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冤枉你?”

    沈星光的反问,让幕初柔哑口无言。

    幕初柔满脸的不甘心,还是找借口,继续撒谎,掩盖事实。

    “我不过是看地毯脏了,所以把里面的一些头发和脏东西挑拣出来而已。”

    安顿好了老爷子,上官鸿走过来,看向幕初柔。

    “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都这种时候,还不坦白,还在继续撒谎!我是一名医生,你动的手脚,我一看便知,你在地毯里面撒了花粉,所以你的身上一定有花粉残留的气味。”

    “我是一个女人,身上有花粉的香气,是很正常的。”幕初柔继续狡辩。

    “那就和我去医院做化验吧,看看你身上残留的花粉气味,和导致老爷子哮喘病发作的花粉,是不是同一个产地的同一种花粉!”

    幕初柔被他说得脸色惨白,慌慌忙忙地躲到了徐慧兰身后。

    沈寒宸抬起手指头,两名士兵走上前,扣押住幕初柔的肩膀。

    “放开我!”幕初柔扭动身体挣扎,大声的喊。

    “把她带去上官医疗机构做化验,24个小时之内,我要知道结果。”

    上官鸿点头,两名士兵押着幕初柔,一起走出了房间。

    沈寒宸把安雪沫抱到了隔壁的房间。

    安雪沫安心的把头靠在男人肌肉结实的胸膛,伸出指头在他的胸口画圈圈。

    “你怎么提前回来了?”

    “我收到星光的视频,知道幕初柔要害你,怕你吃亏,所以向总统告假,提前赶了回来。”

    “幸好你回来了,否则,老爷子可能要被送到医院抢救。”安雪沫回忆起刚才的事情,还有些心有余悸:“幕初柔实在太狠了,看来上次摘掉她的子宫,对她来说,一点告诫的作用都没有。”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