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入骨相思

    沈寒宸一整晚都阴沉着一张俊脸。

    安雪沫沐浴之后从浴室走出来,手上拿着白色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长发。

    穿着白色蕾丝睡裙的女人走到男人的身边,单膝跪在他旁边,弯腰搂住男人的脖子,声音带着撒娇的味道。

    “好老公,别生气了!博弈不过是亲了我的脸颊而已。弟弟亲姐姐脸颊很正常,你的醋劲不要这么大,好不好?”

    沈寒宸睨她一眼。

    “你们是姐弟关系吗?”

    安雪沫放软声音:“就目前来看,只有我知道我们不是亲姐弟,但博弈他不知道呀,在他心里我就是他姐姐,他对我表现出的亲热,只是弟弟对姐姐的一种依赖。”

    沈寒宸闷哼:“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离他远一点。”

    安雪沫好脾气的点点头:“好,我答应你。不过……”

    女人拉长声音,瞅着男人的眸里满是笑意。

    “不过什么?”男人问。

    “不过堂堂的国家上将,沈家大少爷竟然会吃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的醋,想来也很是好笑。”

    安雪沫说着便捂着嘴唇笑的花枝乱颤,咯咯作响。

    沈寒宸一把搂住她的腰,把她摁到了自己的腿上,用灼热的坚硬抵着女人的臀部。

    安雪沫感觉到男人崛起的小怪兽,瞬间就红了脸。

    “我还在孕期呢!你可别胡来!”

    沈寒宸顺着她的眉眼啄吻而下,密密麻麻的吻一路蜿蜒到女人已经透出红血丝的耳蜗,低喃细语。

    “这是男人对喜欢女人的正常生理反应,我也不想的,可是控制不住。你说怎么办?”

    低沉的声音透着请欲的暗哑,在暗香浮动的夜色下听到耳朵里格外撩人。

    安雪沫垂着头,根本就不敢对视男人那双如漩涡般深邃的眸,只是隐约看到沈寒宸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圈。

    沈寒宸瞅着安雪沫这副娇羞的模样,更是按捺不住。

    他一个翻身,把安雪沫按压到床上,抓起女人的脚踝,亲吻她的脚背。

    沈寒宸微微有些粗粝的指腹摩挲着安雪沫脚踝上的金色脚链,眸光略有深意的紧紧瞅着脚链下那条细细长长的疤痕。

    “沫沫,我有个东西送给你。”

    安雪沫被他吻的已经有些丧失了意志,当听到男人的声音重复第二遍的时候,才缓缓回过神来。

    “什么……什么东西?”

    沈寒宸把安雪沫从床上拉起,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条淡金色的脚链。

    脚链上挂着一颗小小的白玉骰子,透过骰子上的镂空小点隐约可以看见骰子中央塞着一颗精致的红豆。

    沈寒宸把安雪沫脚上原本的脚链取下来,温柔的给她戴上缀有白玉骰子的脚链。

    安雪沫坐在床上,屈起右腿。

    她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戳着那颗晶莹剔透的白玉骰子,由衷的赞叹。

    “真漂亮!”

    沈寒宸撩起她披散在耳后的长发,沿着耳蜗的弧度慢慢亲吻,并在她耳边情意绵绵的低语。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沈寒宸闭上双眼。

    茫茫人海,芸芸众生。

    我终于找到了你……

    我的女孩。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