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自作孽不可活

    幕初柔一听,猛然睁大双眼,转身拼命的抱住徐慧兰的腰,大声哭泣。

    “干妈,救救我!你一定要救救我!我不想被摘掉子宫,我不想一辈子无法生育,如果真的那样,那我这一生都完了!!”

    徐慧兰紧紧把幕初柔护在怀里,站起身来,咬牙看向安家姐弟。

    “安博弈,安雪沫,你们口口声声说我和初柔要害安雪沫肚子里的孩子,但是安雪沫现在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

    安雪沫勾唇冷艳一笑:“死到临头,还狡辩!你想要证据是吗?”

    她说着转身看向李易威。

    “李副官,麻烦你打开屏幕!”

    李易威点头,拿起遥控器按下。

    餐厅的屏幕播放出了刚才徐慧兰和幕初柔所在房间的画面。

    “干妈!安雪沫肚子里的宝宝肯定保不住了!谁让她犯贱的勾引我的寒宸,这是她咎由自取!”

    “虽然孩子被我们害死了,但是寒宸下令彻查这件事情,如果查到安博弈那里,安博弈一定会把你也供出来。”

    “我才不怕呢!到时候我一口咬定是安博弈陷害,反正安博弈没有任何的证据!”

    徐慧兰和幕初柔同时睁大了双眼,她们万万没有想到,她们在房间里的对话竟然会被录制了下来,成为指认她们犯罪的证据。

    安雪沫靠在沈寒宸的怀中看着早已目瞪口呆的幕初柔。

    “自食其果,这就是证据,是你们加害我的罪证。”

    安雪沫说着伸手环住沈寒宸的脖子,男人感觉到女人的靠近和亲昵,原本抿成一条线的冷硬嘴唇微微弯起,带上愉悦的弧度。

    “老公,把幕初柔带到医院,摘掉她的子宫,牢就不用做了,毕竟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一辈子无法生育就是最大的惩罚!”

    “好,都听你的。太太。”

    沈寒宸点头,亲了亲安雪沫的脸颊。

    幕初柔气得浑身发抖,脸色苍白,哆嗦着嘴唇喊道:“你们不可以摘掉我的子宫,这是滥用私刑,我情愿去坐牢,我宁愿坐牢,也不想失去子宫!”

    安雪沫靠在沈寒宸怀中,修长的指尖在男人的胸口划着圈圈,娇滴滴的声音响起。

    “老公,幕小姐说我们滥用用私刑呢!”

    沈寒宸眉峰微蹙,看了一眼身边的李易威。

    李易威了然的点点头,清了清嗓音,洪亮的开口。

    “沈首长是连各国总统都要礼让三分的王者,沈首长代表景城的王权,甚至是法律!”

    他说的没有错,沈寒宸确实是景城说一不二的人,甚至他的话犹如金科玉律,比总统还管用。

    幕初柔憔悴的跌落在地,痛苦地流下后悔的泪水。

    徐慧兰把她抱在怀中,人到中年却保养得宜的脸上也全是泪水。

    母女俩抱在一起。

    抱头痛哭!

    沈寒宸做了个手势,一排士兵步履轩昂的走进来,把她们两个人从地上架起,拖出了别墅大厅。

    带走了糟心的母女,也让她们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沈寒宸把已经有些疲惫的安雪沫打横抱入怀中,大步走出了别墅。

    安博弈看着他们二人远去的背影。

    少年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眼底仿佛深不可测的深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