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孩子到底是谁的种

    安雪沫闭上眼睛,对她不予理会。

    幕初柔没有想到,安雪沫在这样的处境里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你才跟寒宸在一起一个月,肚子里竟然怀了两个月的宝宝。还偷偷的跑到这偏远的妇科医院打孩子,我告诉你……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沈氏庄园。

    徐慧兰为了把事情闹大,特意把沈老爷子请出来主持大局。

    宽敞明亮的大厅里,沈老爷子坐在梨花木椅里,徐慧兰徐慧心坐在老爷子身边,幕初柔则站在徐慧兰身边。

    接到幕初柔的电话,前恶婆婆带着易浩宇和易雪绒也赶了过来。

    幕初柔为了让安雪沫身败名裂,还给安家打了电话,奶奶和继母带着刚从看守所里保释出来的安雨燕也赶到了庄园里。

    安雪沫被捆绑的跪在大厅的中央,她抬头看向眼前一群幸灾乐祸的人。

    易家人,安家人,沈家人。

    三家人齐聚一堂,看来……幕初柔为了让她名声尽毁,还真是不惜血本。

    金碧辉煌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黑色的军靴在地上踏出铿锵有力的节奏声。

    沈寒宸接到老爷子电话,风尘仆仆的从军中赶来,一身墨绿色的军装,让他的身形显得格外的修长笔挺。

    男人走到安雪沫身边,见她被捆绑了手脚跪在地面,双眉阴鸷的皱起。

    “谁给你们胆子,竟然敢绑我的女人!”

    沈寒宸说着掏出瑞士军刀,划开安雪沫手脚上的绳子。

    他把安雪沫从地上抱起,小心翼翼地搁在了旁边的梨花木座椅里。

    “寒宸,你千万不要被这个女人迷惑了。”幕初柔走上前:“今天我和干妈在郊区的妇科医院发现她!你知道她为什么会在妇科医院吗?”

    沈寒宸眉心微蹙,双手撑在安雪沫的座椅两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她说的可是真的?你去妇科医院了?”

    安雪沫知道事已至此,已经无法再隐藏,她痛苦地闭上双眼,轻轻地点了点头。

    沈寒宸伸手抚摸上安雪沫的小腹,低声问道:“你为什么要去妇产医院?你现在不是经期吗?”

    幕初柔听后,只觉得好笑:“她已经两个月没有来月经了,怎么可能是经期呢?安雪沫骗你的!”

    沈寒宸脸上露出茫然的表情,大掌继续温柔的抚摸安雪沫的小腹,声音也放软下来:“你……两个月没有来月经了?”

    幕初柔拿出那张体检报告单,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指着安雪沫。

    “今天若不是我及时出现,安雪沫就要在妇产医院把肚子里已经两个月的孩子打掉。这是检查结果,通过孕酮估测,她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

    幕初柔说着,抬起下颚看向易浩宇:“易先生,两个月前安雪沫还没有和你离婚吧,可我刚才听你说,你从头到尾都没有碰过这个女人!

    那我想问问在场的各位。两个月前,易浩宇没有碰过安雪沫,而寒宸还没有正式的和安雪沫在一起。那么安雪沫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野种?”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