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哪个野男人的种

    早晨。

    安雪沫替沈寒宸戴上军帽,踮起脚尖亲吻男人的下巴。

    沈寒宸扶住她的脸颊:“沫沫,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安雪沫心中惊讶,但脸上依旧保持镇定,她没有想到沈寒宸把她的一举一动观察的这么仔细。

    “我没什么心事,只不过是在经期,肚子偶尔会不舒服,所以会有些难受。”

    沈寒宸点点头,在她的左右脸颊各亲吻了一遍。

    “没事我就放心了,晚上见,沈太太。”

    “晚上见,沈先生。”

    安雪沫送走了沈寒宸,便拿出电话联系乔素素。

    “素素,你开车过来接我吧。趁我现在下了决心赶紧去把孩子拿掉,否则我怕耽误的时间久,我又要心软了。”

    挂完电话后,乔素素很快便开车来到了别墅的门口。

    两人驱车前往昨天的妇产医院。

    医务室内。

    “你昨天不是刚来过吗?孩子很好,孕酮也很正常,要是做b超的话,等三个月之后再来吧。”医生好心提醒。

    安雪沫眼眶微红:“我今天是来做人~流的,我要把这个孩子打掉!”

    “你确定吗?”医生有些惊讶,不过很快便平息下来,毕竟在妇产医院做流~产的女人很多,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安雪沫双眸里含着泪水,用力的点了点头:“赶紧给我安排吧,越快越好。”

    医生给她开了单子,她在乔素素的陪同下到手术室的门边等待叫号。

    早上做人~流的女人并不多,很快便轮到了安雪沫。

    “安雪沫!”护士大声喊道:“到你了,穿上无菌服,跟我进来吧。”

    乔素素陪着安雪沫一起走进去,护士拦住乔素素:“你不用跟进来,这是个小手术,很快结束的,在外面等着吧。”

    安雪沫被护士带进了手术房里。

    “脱~掉裤子。坐到手术台上,把腿~抬高。”

    安雪沫爬上手术台,双腿弯曲,高高架起。

    手术台顶上明亮的白色灯光刺入她的眼里,让她觉得无比的酸涩和难受。

    明明是被男人强爆。

    却要女人来为此事买单。

    还要搭上一条无辜的生命。

    实在是太可恨。

    若有一天让她知道那个强爆她的男人到底是谁,她一定要把他告上法庭,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关进帝国的监狱。

    医生拿着扩阴器走向她,刚准备开始动手,而这时,手术室的门传来巨大的拍击声。

    “安雪沫,你给我滚出来!”

    “想要毁灭证据,没那么容易!”

    安雪沫吓了一跳,赶紧从手术台上跳下来,穿好裤子,整理好衣服。

    徐慧兰和幕初柔冲进手术室,跟着她们身后的黑衣保镖也冲进来。

    “你们把安雪沫给我绑起来!”

    黑衣保镖点头,冲上前去用绳子绑住安雪沫的手臂。

    乔素素紧紧护着安雪沫,但她寡不敌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安雪沫被绑着塞入了黑色轿车里。

    安雪沫的手脚被绑着,嘴巴上也贴了胶带,她闭上双眼,不做过多的挣扎。

    幕初柔撕掉她嘴巴上的胶带,用力的捏住她的脸颊:“说!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哪个野男人的种?”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