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识破幕初柔的诡计

    幕初柔满脸无辜:“我可听不懂安小姐的意思,我是好心好意带你来游湖的,没有别的心思,你可别多想了……”

    “哦,是吗?”安雪沫勾唇冷笑:“幕小姐可真是大方。和前未婚夫的女人一起结伴游湖,还能始终保持愉悦的心情。若是我,可做不到。”

    “你!”幕初柔被安雪沫冷嘲热讽的语气刺激的差点暴露自己,但还好,她很快就忍了下来。

    毕竟身为演员,演戏是她的特长,幕初柔闭上双眼,稳住气息,睁眼的时候,朝着眼前的安雪沫露出得体的笑容。

    “安小姐说的哪里话。寒宸既然选择了你,我当然愿意送上祝福。”慕初柔说着主动上前挽住安雪沫的胳膊。

    “我们沿着湖边往前走,这一路上的风景都很好。”

    安雪沫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手从幕初柔的怀里抽了出来。

    一次在沈氏酒店幕初柔把她当成狗队仔恶言相向,另外一次在东宫大饭店幕初柔被她不小心吐了一身,招来群众辱骂她,这样有心机恃强凌弱的女人,安雪沫无论如何也生不出好感。

    幕初柔见安雪沫不愿与她亲近,也不过度的讨好,两人隔着半个人的距离并排地往前走。

    走到一处低洼地带,这片的土地有些湿滑,所以在靠近湖水的位置围了一圈木质篱笆。

    幕初柔走到篱笆旁边,指着不远处:“这一片豢养了不少鸳鸯,白天鹅,丹顶鹤等名贵的品种。”

    安雪沫朝她手指的方向看去,视线里有一大片白色的鹤从眼前飞过,甚是壮观。

    大约是刚吃完饭不久的原因,恶心作呕的感觉瞬间涌上胸口。

    安雪沫扶住胸口,半弯着腰,止不住的干呕出声。

    幕初柔吓了一跳:“你怎么了?该不会是吃坏肚子了吧,要不要让医生帮你看看?”

    安雪沫吐了一会儿,直起腰,摆摆手:“不用!我没事。”

    幕初柔心下疑惑,总觉得安雪沫在隐藏什么,但一时半会儿又猜不透。

    “安小姐,你看那一对鸳鸯,我听干妈说那对鸳鸯是被寒宸救起。亲手养在湖里的。”幕初柔笑说。

    安雪沫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但那对鸳鸯实在离得太远,看不清楚,她往前跨了一步,眼角的余光瞄到木质篱笆的断痕,脸色微变。

    安雪沫往后退一步,转身朝跟随着她的保安使了个眼色,保安上前来,她接过保安手中的电棒朝木制篱笆断痕的方向轻轻敲了下。

    木质篱笆在众人眼前倒下去,直接沉入湖底。

    跟在她们身后的女仆和保安看到这画面,都惊讶的忍不住惊呼。

    “好在安小姐聪明,否则这里路面又滑,走上前去扶着篱笆看鸳鸯,若是篱笆断了,肯定要摔到湖中。”

    “之前府里的师傅给围栏做过检修,明明没有任何问题的,怎么忽然就断了?”

    “会不会是前天下了一场暴雨,雷电劈到篱笆,所以造成了裂缝?”

    众人各有各的猜测,而安雪沫则眼神凉凉的瞥向幕初柔。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