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安雪沫穿梭在一排一排的木质书架里,畅游在书海里的感觉很好,让她有一种回到大学时代的感觉。

    随意的一眼,安雪沫就看到了泰戈尔的飞鸟集。

    那本飞鸟集放的太高,安雪沫踮起脚尖,却依然够不到。

    安博弈站在她身后,伸出修长的手臂,轻易的把至于最顶上的飞鸟集从书架上取下来,温柔的搁在了安雪沫的手里。

    安雪沫伸手揉乱了安博弈的头发:“当年跟在我身后流鼻涕的小屁孩,如今已经长得这么高了。”

    “我已经不是小屁孩,我是个大人,也是个男人,以后我会保护你的!”安博弈满脸认真。

    安雪沫听完后点点头,并没有放在心上,她抬手翻开飞鸟集。

    “我记得你的书房里收集了各个版本的飞鸟集,你怎么会这么喜欢泰戈尔的飞鸟集?”

    “我喜欢里面的一句诗。”

    安博弈盯住安雪沫的脸,缓缓的开口。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安雪沫也正好翻到这一页:“飞鸟和鱼,一个在蓝天,一个在水底,注定无法相爱。”

    安博弈的下颚微微收紧,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这时,一名穿着校服的少女手中拿着粉色的信笺纸,她大胆的跑到安博弈的跟前,双手递上信笺纸。

    “安博弈,我暗恋你很久了,希望你可以接受我。”

    安博弈抬眸,眼底原本的痛楚一闪而逝,目光有些厌恶的看着递到自己眼皮下的粉色信封。

    “滚开!我对你没兴趣。”

    女孩被他粗暴的拒绝,双眸里马上涌出泪水,哭着转身跑开。

    安雪沫看着少女哭泣跑开的背影,伸手戳了戳安博弈的下巴。

    “你还蛮受欢迎的嘛!一路上都有很多女生跟你搭讪,在图书馆里也有女生跟你表白。但你拒绝女孩的口气能不能好点,看把人家姑娘吓得!”

    “不是我要的女人,我没有办法对她口气好!”安博弈直言不讳。

    “你想要的女人是谁?”安雪沫随意的问道。

    安博弈动了动嘴唇,还没来得及开口,安雪沫就了然的拍了拍他的胸口。

    “是寒宸的二妹沈梦光,对不对?上次在老爷子的寿宴,听说你们两个人已经交往,你们俩人还蛮配的,好好相处。”

    安博弈双眼里闪过一丝痛楚,但很快就汇入男人如幽潭深的眸里,消失不见。

    “恩。”安博弈耷拉着眼皮,点了点头。

    两人在图书馆里逛了一会儿,找了一张桌子休息。

    安雪沫伸手碰向安博弈的头发。

    “博弈,你怎么这么年轻就有白头发?姐姐帮你拔出来。”

    安博弈眉心微蹙,他不记得自己有白头发。

    疼痛的感觉从脑袋上传来,但只有一瞬间。

    安雪沫捏着手里的黑色头发,满脸愧疚地道歉:“可能是光线的原因,我刚才看错了,拔了你一根头发,抱歉啊。”

    “没事。”安博弈好脾气的微笑。

    安雪沫快速的把那根头发收进自己包包的夹缝里。

    一路跟踪他们的沈梦光,眼尖的看着安雪沫的小动作,心里满腹疑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