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做个亲子鉴定就知道了

    沈寒宸听完了李副官的汇报,挂下电话,回到房内。

    而这时,安雪沫也洗完澡,穿着白色的丝质吊带睡裙从浴室里走出来。

    女人刚刚沐浴完后的肌肤泛着潮湿的水汽,浅粉色的脸蛋,让她在灯光下显得更加娇艳动人。

    沈寒宸走上前把安雪沫狂野的扛在肩头。

    熄了房间里的灯,两人一起滚到柔软的双人大床上。

    男人借用女人的手发泄完后,靠着床背坐起身,顺手拉开了床头灯。

    淡淡的昏黄的灯光,朦朦胧胧的萦绕在起居室内。

    安雪沫的双手又酸又累,脸色酡红。

    她把脸深深地埋在枕头里,害羞至极。

    沈寒宸用两指捏起安雪沫散落在脑后的一缕秀发,放到鼻翼下,轻轻的嗅了嗅。

    带着淡淡柠檬香的气味,格外好闻。

    “沫沫,你和安博弈的关系如何?”

    安雪沫从枕头里抬起脸,手脚并用的爬到男人的胸前,仰头看他。

    “为什么会突然问到博弈,是不是他出什么事了?”

    沈寒宸的双眸格外的深邃,让人完全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确实是出了点事。”

    “什么事?”安雪沫满脸的紧张。

    沈寒宸捏住女人的下颚,端详着她脸上焦急的神色。

    “看来你跟你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关系处的不错。你很关心他,而他在今天的寿宴上也极力的维护你。”

    安雪沫听出沈寒宸口气里的不善:“你好像有点不喜欢博弈,为什么呢?他从来没有得罪过你。”

    沈寒宸用大拇指轻轻地摩挲着安雪沫柔软的脸颊。

    今天在寿宴之上,安博弈看着安雪沫的眼神,那根本就不是一个弟弟看着姐姐该有的眼神。

    那么炙热,充满占有欲。

    完全是一个男人看着一个女人才会有的眼神。

    沈寒宸极端不喜欢安博弈看安雪沫的眼色,加上刚才又听李副官说了那个丑闻,他心里对安博弈充满了防备。

    “你爹地老来得子,你奶奶重男轻女。按理说,安家的财产无论如何也落不到你的手里。但是你爹地在临死之前确立下遗嘱,只把遗产留给你一人,你有想过为什么吗?”

    安雪沫皱起双眉:“这件事情我也很疑惑,爹地一直以来都很喜欢博弈的。他突然作出决定把遗产全部留给我,是有些蹊跷。”

    “能让一个男人立下遗嘱,把所有财产留给自己的女儿,而完全放弃了自己的儿子,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这个儿子不是他亲生的。”沈寒宸给出答案。

    平地惊雷。

    安雪沫满脸的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博弈是我的亲弟弟,我从小看着他长大,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还记得那些照片里和你继母偷情那个男人吗?”沈寒宸挑眉。

    安雪沫惊疑,慢慢的回过神来。

    “你的意思是说……博弈是那个男人的孩子,不是我爹地的孩子?”

    “是或者不是,做个亲子鉴定就知道了。”沈寒宸幽深的盯着安雪沫的眸,亲启薄唇:“你说呢?”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