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经期已经推迟了一个月

    李易威笑道:“刚才您看到的一幕是首长事先安排的一出好戏。林宛白勾引易浩宇,害您伤心,首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

    那些被勾引了丈夫的贵妇对林宛白恨之入骨,所以首长安排人打了她们的电话,通知她们一并前来,让您亲眼目睹林宛白被所有人唾弃,最凄惨最悲凉的一幕,以解您的心头之恨。”

    一直都知道沈寒宸料事如神,没想到,他竟然细心到帮她料理背叛她的闺蜜。

    “其实,我已经不恨她了。这样下作的女人,还不值得我恨。”安雪沫淡淡道。

    李易威微微颔首:“我跟在首长身边这么多年,还头一回看首长对女人这么上心,您真是有福气。”

    安雪沫听后,心中美滋滋的。

    但,转念一想,又有些不解。

    按理说,以沈寒宸这样的条件,放眼整个景城什么样的豪门名媛都是唾手可得,而自己不过是个有过婚史的女人。

    沈寒宸为她做了这么多,仿佛是情根深种一般,倒是有些令人费解。

    安雪沫看向前方,有些好奇:“李副官,你知道寒宸为什么和幕初柔分手吗?”

    李易威被安雪沫问的一愣。

    顿了三秒,才回答:“这个属下就不清楚了,首长的决定没有任何人可以质疑,他选择和幕初柔分手,娶您为妻,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且……”

    “而且什么?”安雪沫问。

    “而且,首长和幕初柔交往的这段时间,幕初柔只是挂了个首长未婚妻的头衔而已,两人的感情并不深厚,首长甚至连幕初柔的手都不曾牵过。而您不同,首长对您的爱,大家有目共睹。”

    安雪沫听后,微微点了下头。

    心中,隐隐还是有些疑惑。

    总觉得,寒宸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又或许,两人很早以前……就见过了?

    安雪沫带着满腹疑问回到金域华庭的豪宅,用过午餐之后,便回房午休。

    这一睡,便睡到了下午。

    她睡饱了之后醒来,躶足下床,踏过一室温暖的羊毛地毯,走到窗边,拉开遮光的窗帘。

    下午的阳光并不太晒,温温暖暖的贴服在脸上,很舒服。

    安雪沫极目远眺,看向后花园的人工湖,小桥流水,潺潺水声。

    呕!

    安雪沫弯腰,双手撑在栏杆上,胸口涌出作呕的感觉。

    她猛然一惊,转身跑向卫生间。

    安雪沫双臂撑在洗簌台的台面上,身体弯曲,大力的呕吐着。

    可只是干呕,什么也没吐出来,胃里难受的紧。

    最近都是在家里用餐,吃的既卫生又干净。

    按理说,不可能吃坏肚子的呀!

    安雪沫蹙着眉用漱口水洗干净嘴巴,抬起头,正好看到镜子里的自己。

    她的双眸猛然睁大一圈。

    算算日子,自己的经期已经推迟了一个月。

    这段日子忙着离婚,月经推迟了这么久,竟然没有发现!

    女人赤躶的双足站在冰凉的瓷面上,那寒气从脚底蒸腾而上,贯入胸口,冷的安雪沫打了一个寒颤,用力的抱紧自己的双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