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刚开荤的男人像野兽

    循着声音的来源伸出手,把手机贴到耳边。

    听筒里传来安雨燕愤怒至极的声音。

    “安雪沫!明明说好你请客的,为什么趁我醉酒偷偷溜走!我身上没有那么多钱,现在被抓进警察局里了,你赶紧带上钱来赎我!”

    安雪沫的睡意被安雨燕聒噪的大嗓门震醒。

    她从床上爬起来,靠在柔软的床头上,漫不经心地开口:“没钱回家找你妈咪要,你找我算什么事?”

    “安雪沫!你不要太过分了!明明说好你请客的!”安雨燕气的想哭。

    安雪沫慵懒靠在床头,手指拨了拨额发,勾起嘴角:“我请客,你付账啊!难道你以为我会傻到花一百多万元请你吃大餐?你是不是敌敌畏喝多了,把你那二毛钱八斤的猪脑袋喝秀逗了?”

    “安雪沫!你个贱人!我他~妈的找人艹死你!”安雨燕完全没了素质,破口大骂。

    “哦,你不说我还忘记了。你给我下了春~药,把我丢进贫民窟里任由乞丐欺辱糟蹋,惹了我这种睚眦必报的人,你就等着吧!”安雪沫挑眉。

    “你在威胁我?”安雨燕气的牙痒痒。

    “不是威胁,是赤躶躶的宣战!”安雪沫冷冷道:“你和你妈咪这十几年在安家作威作福,离间我和爹地的父女关系,唆使佣人对我冷嘲热讽的虐待,用诡计夺走爹地留给我的遗产,你们造的孽,我会一并讨回!”

    “你个小贱人……”

    安雨燕刚开口准备继续骂人,安雪沫已经把手机从耳边移开,果断的掐断电话,把安雨燕拉入黑名单里。

    手机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被扔回床头柜上。

    没了聒噪和吵闹,世界总算安静下来。

    安雪沫窝进柔软的被褥里继续补眠。

    如果没记错的话,她在走廊和幕初柔发生了争执,在千夫所指的时候沈寒宸竟然如天神般降临,直接把她抱走。

    那场面,那模样,那霸气。

    简直,帅呆了!

    安雪沫双手遮住羞红的脸,在床上滚了两圈。

    腰酸腿疼,身体好像要散架。

    就好像是前不久经历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忄生爱。

    所以说,脑海里那些旖旎的记忆不是自己臆想出来的,沈寒宸在走之前和她做过了?

    都说刚开荤的男人像野兽,一点都不假!

    此刻,安雪沫已经完全没了睡意,双手覆盖在自己的小腹上。

    女人仰躺着,瞅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大吊灯眨了眨眼睛,满脸的苦恼和郁闷。

    次数这么频繁,每次都没有戴套,不知道会不会怀孕?

    出于私心,安雪沫还不想这么早怀孕,毕竟她的仇尚未报完。

    安雪沫从床上爬起来,拿着录音笔直奔律师事务所。

    办公室内。

    岳文墨接过安雪沫递来的录音笔,按下按钮,完整的听完了整通录音。

    “岳律师,这证据可以吗?”安雪沫问。

    岳文墨搁下录音笔,面色凝重:“醉酒后说出的话,法律效应并不高。”

    安雪沫皱眉:“所以,这通录音不能作为证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