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别哭,老公在这

    “没人给你下药,当时我在场,我亲眼看见你主动签字的!”老太太怒斥。

    “就是!明明是你自己签字的,我和妈咪以及奶奶,还有在场的仆人都是亲眼看见的。”安雨燕心虚地说道。

    “雪沫,事实胜于雄辩,那天所有人都亲眼看见你自己签上字的,你千万不要当着你弟弟的面,血口喷人啊!”继母白雅乐佛口蛇心。

    安雪沫见所有人都站在继母那一边,知道今天可能没法用激将法让她们说出实情,她暗自关了录音笔。

    今天人太多,必须想个办法单独把安雨燕约出去。

    安雨燕年轻,心浮气躁的小姐脾气,最容易被激怒而暴露破绽,说出实情。

    安雪沫把筷子一撂:“吃饱了,我走了。”

    她说罢,转身扬长而去。

    走出餐厅,安博弈从后面追上来,拉住她的胳膊。

    “姐,我信你。”

    安雪沫看着弟弟明亮若星辰的双眸,心中涌出感动。

    她仰起头,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脑袋的少年:“博弈,你十九岁了,比姐姐都高出这么多,以后姐姐可能不会再回安家了,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

    安雪沫说完,走出别墅。

    安博弈从后面追上来,从身后一把抱住安雪沫的腰。

    “姐,你别走……”少年嗓音稚嫩,眷恋的挽留她。

    安雪沫忍住泪水,用力的掰开腰间的手臂,头也不回地决然而去。

    风吹拂枝头,树叶飘飞而下。

    安雪沫踩着脚下的树叶,加快脚步,冲出了安家老宅。

    双眸里氤氲的水汽模糊了视线,她分不清路地往前狂奔,直到撞入一个如铁般坚硬的怀抱。

    “跑什么?”熟悉的声音,低沉悦耳。

    用坚强的壳包裹住自己柔软的心,被最亲的人伤害,难言的痛楚。

    沈寒宸见她不答话,只是低垂着头,长长的黑发虚掩着脸,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

    男人双手捧起女人的脸,撩开她脸上凌乱的发。

    微红的眼眶,微红的鼻头,满脸的委屈。

    沈寒宸眉心微蹙,看着安雪沫受了委屈的小脸,仿佛此刻有一只手揪住他的心脏,让他觉得窒息般难受。

    心疼一个女人的感觉,他还是头一次体会到。

    沈寒宸粗粝的指腹温柔地擦拭安雪沫眼角的泪水。

    “别哭,老公在这。”

    一句话,抚平安雪沫千疮百孔的心。

    她破涕为笑,捶了沈寒宸一拳:“我没哭。沙子进了眼睛而已。”

    沈寒宸弯腰,把安雪沫打横抱起,走向黑色帕加尼。

    车子一路平稳行驶,向着金域华庭的别墅而去。

    沈寒宸坐在主驾驶位,目视前方,心无旁骛地开车。

    安雪沫坐在副驾驶,用余光偷瞄沈寒宸。

    忽明忽暗的路灯投射在他脸上,颠倒众生的容颜,俊美的侧脸每一寸线条都完美到极致。

    微微敞开的领口,性感的锁骨。

    没有穿军装,一身白衬衫配着黑西裤。

    休闲的搭配,比起之前充满男人味的军装打扮,多了几分亲和力。

    两人虽然是夫妻关系,但是才认识不多久。

    自己刚才太得意忘形了,竟然用小拳拳去捶国家上将沈寒宸的胸口,简直是太放肆太大胆!

    光是想着,就有些后怕。

    安雪沫后脊骨绷直,缩了缩脖子。

    “怕我?”男人低声笑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