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你和姐夫离婚了啊?

    沈家。

    别墅大厅内,灯火通明。

    老太太坐在正厅主位上,手持一柄梨花木拐杖,满是皱纹的脸盛满愠怒。

    继母白雅乐,继妹安雨燕,以及同父异母的弟弟安博弈坐在侧位上。

    安雪沫前脚刚跨进餐厅,只见安博弈率先从位置上站起来,笑着走向她。

    “姐姐。你来了。”安博弈眼睛明亮,笑容发自肺腑。

    安雪沫点点头,温柔地抚摸着弟弟的额发:“放暑假了?”

    “嗯。”安博弈点头:“刚从学校回来的。”

    老太太周兰看到安雪沫就来气,但是无奈宝贝孙子在场,她也不好发作,只得抬起拐杖跺了跺地:“博弈,赶紧回来。”

    安博弈拉着安雪沫的手,把她带到了座位上。

    穿着荷叶边的女仆上前,恭敬地替安博弈拉开位置,却故意不替安雪沫拉开餐椅,而且很是轻蔑地用眼角瞟着她。

    在继母白雅乐的授意下,老宅的仆人对安雪沫都是阳奉阴违,很不尊敬。

    以往,安雪沫都是能忍则忍。

    现在,既以撕破脸皮,自己何必再忍耐!

    安雪沫帅气转身,抬高右手,一巴掌甩到仗势欺人的女仆脸上。

    啪!

    巴掌声响起,女仆被打得侧过脸去,摔倒在地。

    这个女仆是安雨燕的心腹,一直暗中刁难安雪沫,经常给她难堪。

    今天在众人面前头一次挨了巴掌,女仆满脸震惊地扶住自己被扇巴掌的脸庞。

    安雨燕扶起女仆,手指安雪沫,瞪着双眸怒骂。

    “你凭什么打我的仆人?”

    安雪沫扬起下巴,高傲如女王,气场凌人。

    “就凭我是安家大小姐!”

    岳文墨交代过,一定要用语言最大程度的刺激她们,让她们恼羞成怒,从而说出下药诱导她签下遗产转让书的话来。

    录音笔一直藏在安雪沫的袖子里。

    等待着时机成熟,把她们迫害自己的罪证全部录下来。

    安雪沫跨前一步,靠近安雨燕,睥睨着她,理直气壮地开口。

    “安家的仆人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给主人拉开餐椅是豪门用餐最基本的礼仪,连这点规矩都不懂,这样毫无规矩的仆人难道不该打吗?”

    安雪沫说完,再次抬手,又一巴掌扇到女仆另一边的脸上。

    啪!啪!

    左右开弓,女仆两边的脸滑稽的肿了起来。

    女仆被她打的眼冒金星,哭的可怜兮兮。

    “安雪沫!你不要太过分!”安雨燕气的跺脚。

    “第一个巴掌是因为她没有替我拉餐椅,不懂规矩的仆人,该打!第二个巴掌是她挨打后非但没有及时道歉,反而瞪着我,像这样藐视主人威严的仆人,该打!”

    安雪沫句句在理,说的安雨燕哑口无言,只能把怒火往肚子里咽。

    风波过去,安雨燕吃了哑巴亏,满腹委屈和愤怒。

    热腾腾的美味佳肴端上桌,老太太亲自给宝贝孙子夹菜。

    “博弈,多吃点,这些都是你爱吃的菜。”

    “谢谢。奶奶。”

    安博弈笑着给老太太夹了一筷子鲜汁豆腐,哄的老太太眉开眼笑。

    少年转过头,看向安雪沫,夹起一个剥好的鲜虾递到安雪沫碗里。

    “姐姐,我记得你最爱吃鲜虾。”

    安雪沫回了一个微笑。

    安雨燕把她们的互动看在眼里,同样是姐姐,从小到大安博弈都对安雪沫亲密有加,而对她却是爱理不理。

    加上刚才受的气,安雨燕捏着筷子的手慢慢用劲,指骨泛出青灰色。

    她阴阳怪气地开口:“姐姐,听我在法院的朋友说,最近接了一宗豪门离婚分家产的案子,你和姐夫离婚了啊?是不是真的呀?”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