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明枪易躲暗贱难防(1)

    徐慧心蹙眉,每次遇事,徐慧兰就拿出当年的事求她,次数多了,真是令人不爽!

    徐慧心摆摆手:“好吧,我尽量劝劝。”

    大厅响起军靴敲击地面的叩叩声。

    徐慧心和徐慧兰赶忙从联排沙发里站起身,笑着迎了上去。

    ……

    中午,餐厅。

    沈寒宸优雅的吃完午餐,仆人递来纸巾,他双手矜贵的擦着自己沾有少许油渍的唇。

    徐慧兰向徐慧心使了好几个眼色,但徐慧心却故意装作没有看见。

    沈寒宸擦完唇,身边的女仆接过他用完的纸巾,女仆看着男人俊美的侧脸,满脸通红,心中犹如小鹿乱撞。

    早就听说少爷年轻有为俊美如斯,没想到,竟然比电影海报里的男明星还要俊美一百倍,光是远远看着,眼睛都要怀孕了!

    男人结束用餐,正准备站起身。

    徐慧兰怕错过这次机会,自己就算再等上一年也没可能再见到他。

    “寒宸,听初柔说,你和她解除婚约了?”徐慧兰脱口而出。

    沈寒宸幽冷的眸瞥来:“对。”

    “初柔那么爱你,如果没有你她活不下去的,你可不可以……”

    “不可以!”沈寒宸沉声打断,语气里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男人起身,朝外面走去。

    徐慧心和徐慧兰赶忙跟上。

    “寒宸,才刚吃完饭,再陪妈咪一会儿,好不好?”徐慧心开口祈求。

    “妈,军中还有事需要处理,我要回去了。”

    沈寒宸说着,人已经走远。

    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徐慧兰急得直跺脚:“大姐,听刚才寒宸的口气,铁定不会再回心转意了!他说抛弃初柔就抛弃初柔了!该不会在外面有什么别的女人了吧!”

    “从小到大,寒宸做的决定,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我和他爹地都只能听他的!”徐慧心叹气,拍了拍妹妹的肩膀:“跟初柔说,别再寻死觅活了,寒宸不会要她的!”

    ……

    另外一边。

    安雪沫回到房内。

    司法验伤的鉴定报告要等一周才能拿到,现在手里只有记录易浩宇出轨的录音笔,她必须要提前找好律师,等报告拿到,赶紧打官司结束这段令人恶心的婚姻。

    思及此,她第一个便想到好友乔素素。

    乔素素是市长千金,她的市长爹地在景城颇有威望,而景城第一金牌律师岳文墨是出了名的难约,若是拜托乔素素动用她爹地的关系去邀约岳文墨,肯定能事半功倍。

    安雪沫吃了一片消肿药,又用冰袋敷了左脸。

    她站在镜子前打量自己,确认消肿后,戴上黑框眼镜,打理好头发便出了房间,她打车往乔家而去。

    出租车停在了乔家别墅门口,安雪沫推开车门走下来。

    不远处,林宛白挽着乔素素的手,两人一同从外面往别墅大门的方向走,手里拎着十几个奢侈品的购物袋,想必是刚刚逛街回来。

    “以往每次逛街我们都是三人行,今天雪沫不在,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乔素素的口气有些惋惜。

    “我刚才打电话通知雪沫的时候,她在电话里跟我说一定会准时到,还说不见不散呢!没想到竟然放了我们两人鸽子!她仗着自己是安家大小姐,又嫁给了易家那样的豪门,越发长了脾气。

    雪沫爽约我那是常有的事,毕竟我家境卑微,她看不起我,也能理解。可是素素你是市长千金啊,雪沫现在竟然骑到你的头上来,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