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找虐,何苦呢!

    “你刚才说你是幕家的千金小姐?”安雪沫冷笑:“幕南小老婆生的女儿,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女,这也算千金小姐?”

    “你!”幕初柔瞪大了眼睛,她的身世卑微不堪,是她被豪门圈里耻笑的把柄,可是公司的公关部门早就给她洗白了,这个女人是怎么知道这些豪门秘闻的?

    安雪沫笑的冷艳,不急不缓地继续道:“你既不是千金小姐,也已经不是首长未婚妻了!就你现在不尴不尬的身份,哪来的自信在我面前叫嚣?”

    “你果然听到了!”幕初柔气的全身发抖,牙齿咯吱作响。

    安雪沫伸出小拇指掏耳朵:“我不想听的,但你哭的声音太大,我勉为其难听了一耳朵。我劝你赶紧让我走,否则保不齐明天网络头条就是你解除婚约的重磅消息。这么重量级的内幕,卖出去应该值不少钱吧。本小姐最近正好缺钱呢!”

    “你!”幕初柔气的浑身猛颤,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安雪沫歪着脑袋,俏皮道:“怎么?听到自己要成为明天头条,兴奋的脸都绿了话都说不完整了吗?”

    幕初柔靠在墙上,气的满脸冒出冷汗,把她脸上原本精美的妆容都弄花了。

    安雪沫冷艳一笑,转身离去。

    原本准备息事宁人的,这女人非要拉着她找虐,何苦呢!

    幕初柔看着安雪沫离去的背影,美眸里射出无数道寒光冷箭。

    ……

    沈宅。

    犹如古堡般气派的庄园依山傍水,园丁们在花园里修建花木,仆人们在四周打扫,黑色雕花铁门外站着一排威武的保安,铁门缓缓拉开。

    一排军用装甲车队缓缓驶入,场面恢宏。

    车子停稳,士兵拉开车门。

    一身墨绿色军装的沈寒宸从车内跨下。

    黑色军靴拾级而上,迈入别墅复古的大门内。

    门内两侧站立着穿荷叶边的女仆们和燕尾服的男仆们。

    仆人们统一的九十度鞠躬,态度恭顺。

    穿着欧式管家服的老管家威尔逊走上前来,笑眯了眼:“少爷,您总算回来了。夫人听说您回来,高兴坏了,让厨房做了一桌子您爱吃的菜。”

    沈寒宸微微颔首,神色倨傲的继续往前走,每一步都军姿笔挺,拥有呼风唤雨的强大气场。

    大厅内,联排沙发里。

    “大姐。刚才初柔的电话您也听到了,当初您嫌弃初柔是幕家私生女,是上不了台面的卑微身份。可寒宸力排众议和初柔订婚,现在好了,说解除婚约就解除婚约,初柔怎么说也是我干女儿,您看……”徐慧兰道。

    徐慧心一眼睨过去:“我家寒宸可是拥有独立军队和政权的国家首长,连各国总统都要卖他三分面子。幕初柔不过是个私生女,又是个戏子。我当初就不赞成这门婚事,现在寒宸想通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徐慧兰一听,急了。

    “大姐,初柔身世可怜,她母亲死的早,从小是我把她养大,而我又无法生育,初柔就相当是我亲女儿。当年若不是我替你挡了歹徒的那一刀,因此伤了子宫,也不会一辈子无法生育,您就看在当年我提您挡刀的情分上,帮帮初柔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