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死猪不怕开水烫!

    易浩宇暴怒,高举起手,一巴掌狠狠甩到安雪沫脸上。

    安雪沫仰起头,故意接下他这一巴掌。

    她正愁诉讼离婚的证据不足呢!

    出轨再加个家暴,好极了!

    看看最后到底谁净身出户!

    安雪沫被易浩宇打的摔在地上,黑框眼镜飞出去,嘴角渗出红色的血丝,左脸颊高高肿起,上面很明显的五指印。

    女人苍白的脸上绽放出冷笑,伸手用凌乱的发遮住脸上的狼狈不堪,摸到地上的黑框眼镜,重新戴上。

    坐在沙发上的婆婆赵梅兰和小姑子易雪绒见安雪沫被打了,脸上露出得意的笑。

    易浩宇走到安雪沫跟前,抬起脚上的黑皮鞋踹到安雪沫的背脊上,语气嘲讽至极。

    “听说我的每双皮鞋都是你每早凌晨起床,用鞋油一双双仔细擦干净的!还真是擦的油光发亮呢!身为从来不做家务的安家大小姐,婚后每天给丈夫擦皮鞋,最后还被自己擦的皮鞋踹,这种感觉是不是很酸爽?”

    易浩宇边说边踹,每一脚都使足了力气。

    坐在沙发里的母女俩看的起劲,甚至巴不得拍掌叫好。

    而围在大厅周围的仆人们都一个个冷眼旁观,没有人上前阻止。

    易浩宇抬腿狠狠碾压在安雪沫身上,语气傲慢狂妄。

    “我承认我出轨了!睡的人还是你的好闺蜜林宛白!众叛亲离的感觉很不好受吧!我告诉你安雪沫,你乖乖把你爹地的遗产给我们易家,我会看在你听话的份上跟你和平离婚,如果不交出遗产,我一辈子不和你离婚,一辈子折磨你到死!”

    安雪沫勾起带血的唇,冷艳一笑。

    很好!录音笔已经把易浩宇的每一个字都录了下来!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等着吧!报应早晚会来临!

    安雪沫悄悄收好录音笔,就在易浩宇下一脚正准备踹过来的时候,她弯腰一躲,灵敏的避开了男人的攻击。

    然后,她眼疾手快的拿起搁在茶几上刚煮沸的咖啡,朝着男人的脸上用力一泼。

    “死猪不怕开水烫!送一杯热咖啡!蠢猪!”

    滚烫的热咖啡灼烧着男人的脸,易浩宇杀猪般的惊呼出声,捂住自己烧红的脸,栽倒在地,满地打滚。

    “哎呀妈呀!烫死我了!烫死我了!你这个该死的女人!”男人鬼哭狼嚎,好不凄惨。

    沙发里的母女见到易浩宇的惨状,被一时间反转的画面弄的瞠目结舌。

    易雪绒吓傻了般的目瞪口呆,还是赵梅兰先反应过来:“赶紧叫医生!快叫医生啊!快点啊!”

    围观的仆人们做鸟兽状散开,管家跑着去喊医生,仆人们有的去拿毛巾,有的去拿拖把,有的去喊保安……

    一时之间,大厅的场面混乱不堪。

    安雪沫趁乱溜了出来。

    她形单影只的走在马路上,路灯的光把她落寞的影子拉的很长。

    除去买录音笔和眼镜的钱,她还剩八百多元。

    安家老宅肯定是回不去了,易家刚才也彻底翻了脸,现在夜幕已深,得找个地方住一夜,明天去司法机构做验伤鉴定,一定要留下易浩宇家暴的罪证。

    出轨和家暴两项罪证落实,即便易浩宇咬着她不给爹地的遗产就不签字,她也能走民事诉讼的渠道把婚离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