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她把他当成禽兽不如的强X犯

    想起近日的遭遇,新婚丈夫出轨好闺蜜,继母和奶奶联手夺父亲给她的遗产,继妹喂她春~药把她丢到贫民窟里,还先后两次被陌生男人强爆……

    安雪沫心中悲愤,手指揪着被单,哭的泣不成声,还时不时打一个哭嗝。

    沈寒宸坐在床边,俊美的脸上一片迷茫。

    不过是按照医生的嘱咐,给她上个药而已,怎么哭成这样?

    安雪沫的哭声收都收不住,哭嗝一个接一个。

    沈寒宸蹙眉,大掌抚上女人的背,一下下的轻拍着。

    安雪沫哭的伤心,哭着哭着也发泄掉了心中一大半情绪,

    女人躺在柔软舒适的床上,又被男人呵护般的轻轻拍着背部,不一会儿,便睡了过去。

    房间里安静下来,唯有极其清浅的呼吸声,和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的胸膛。

    沈寒宸伸手拨开女人鬓角和腮边被泪水沾湿的发,又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痕。

    他摸了摸安雪沫的眼皮,眼睛哭的有些红肿。

    男人蹙眉,走至冰箱旁边,从里面取出冰袋,走回床边,把冰袋轻柔地敷在安雪沫哭肿的眼睛上。

    半个小时后,沈寒宸取下冰袋,再摸了摸安雪沫的双眼,确定消肿之后,替女人拉好被单,掖好被角,这才直起身体走出卧房。

    卧房外。

    李易威见首长出来,赶忙迎上去。

    沈寒宸从旋转楼梯上走下来,走出别墅,走到军用吉普车旁。

    李易威替他拉开车门,忍不住问道:“首长,您这就走了?”

    沈寒宸颔首,淡淡开口:“把守别墅的士兵全都撤了。”

    命令下达,别墅里里外外抱着步枪的士兵瞬间撤离。

    别墅里空空荡荡,只留有安雪沫一人。

    沈寒宸站在车门前,仰头看了眼安雪沫房间的窗口。

    她把他当成禽兽不如的强爆犯,用尽了最恶毒的词汇骂他,还哭的那么伤心难过。

    看来……两人要重新认识一次,才能扳回自己的好感值。

    “别墅里不要留人,如果她醒来出了别墅就派人暗中跟着,有任何情况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是的,首长。”

    车队出发,在路上形成一道令人仰视的风景线。

    沈寒宸隔着车窗,看着在视线中越来越小的别墅。

    最终,他转过头,嘴角勾勒出一道似笑非笑的弧度。

    ……

    午后,

    睡饱了的安雪沫醒来。

    她扶着床边从床上迈下腿。

    大概是药物发挥了作用,已经不怎么痛了,起码不影响正常走路。

    房间里空荡荡的,没有人。

    那个男人出去了?

    安雪沫走到床边,拉开遮光的窗帘。

    昏暗的卧室瞬间亮如白昼。

    安雪沫打量了一下室内,这是一间冷色调的起居室,一看就是性格刻板又冷漠的男人才会喜欢的那种装潢风格。

    从小在豪门长大的她,还是能分辨出装修品味。

    房间里所有都是国外定做款,价格不菲。

    安雪沫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男人的睡袍,于是走到衣柜边,推开柜门。

    衣柜里,清一色的军装,从尺码来看,男人身形极其高大。

    印着国徽的军帽摆了三大排,真皮皮带摆了一溜,全是黑色一个颜色。

    所以……真的是个军人?

    还是个军衔不小,家底不菲的军人!

    安雪沫拍了下自己的脑门,现在不是琢磨男人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回去离婚,并且把父亲的遗产夺回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