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嘶……好痛

    男人的每一个字,都仿佛鞭挞在幕初柔身上,她美丽的眸里瞬间蓄满泪水。

    “寒宸,为什么忽然这么说?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

    “解除婚约,我不想再多说第三遍!”

    从头到尾,沈寒宸一直背对着她,连看都不屑看她一眼。

    幕初柔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汩汩坠下。

    女人声音委屈,楚楚可怜。

    “寒宸,为什么……”

    “和你订婚是因为什么,你心里有数。我最痛恨欺骗我的人!不想被抓入监狱,现在马上消失。”

    幕初柔心中一惊。

    难道……当年的事情,沈寒宸已经发现了真相?

    幕初柔大惊失色,身体微微颤抖。

    “滚出去!马上。”男人冷漠开口,毫不留情。

    幕初柔不寒而栗,如临深渊。

    她满脸泪水,转身拉开书房的门,小跑着冲了出去。

    ……

    冷色调的卧室里。

    沈寒宸双腿交叠,姿态优雅地坐在黑色沙发里。

    男人手中拿着一瓶白色药罐,锐眸微眯。

    首长,她身体的药性已经彻底干净了,不过您昨晚太生猛,怕是她会红肿,甚至严重的话下地走路都会痛,这是止痛药膏,您给她擦的时候注意力道。

    沈寒宸回忆医生上官鸿临走之前的话,严肃的脸上悄然爬上一抹红。

    安雪沫醒来的声音打断了沈寒宸的思绪。

    “我怎么在这里?你是谁?”

    安雪沫从床上撑起身子,一眼便看到了坐在不远处沙发里的男人。

    起居室里拉了遮光的窗帘,光线昏暗,男人的脸躲在暗处,看不真切。

    沈寒宸没回答她,慵懒矜贵的站直身体,迈着修长的腿,朝床铺走来。

    安雪沫见男人身材魁梧高大,气场逼人,心中有些惊惧,于是抬腿下床,想往门边逃跑。

    她脚心刚一落地,还没站稳,便觉得一阵钻心刺骨的痛从下传来。

    “嘶……好痛……”忍不住低吟出声。

    安雪沫痛的小脸皱在一起,单手扶着床边,身体蜷缩着往下倒去。

    男人适时地伸出手臂,轻而易举抱起了差点摔倒的她,像抱一只小猫咪似的把她拥入怀中。

    浓烈的雄性荷尔蒙,清爽的须后水味道。

    很好闻的气味,也很熟悉。

    安雪沫心中一凛,猛然想起上次在公寓,被人遮住了眼睛,用手铐栓了双腕,强行压在身下夺走她第一次的男人,也是这个气味。

    “你是上次在公寓强爆我的那个人!?”

    “……”

    在暗影里,沈寒宸身体微微僵硬了一下。

    男人把安雪沫放到床上后,弯腰坐到床边,打开白色药瓶,用指腹沾了一点药膏。

    “你做什么!放开我!你……不要脸!”

    安雪沫大惊失色,奋力去拉男人的手,奈何全身虚弱无力,只能任由男人肆意妄为。

    冰冰凉凉的药膏,很快缓解了安雪沫的疼痛。

    她趴在床上,双手紧紧揪着被单,气的满脸通红,水光潋滟的眸里蓄满委屈的泪水。

    “流氓!变态!无耻……呜呜呜……”

    骂声越来越小,最后变成细细碎碎的啜泣。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