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从天而降,踏着清辉而来

    沈寒宸矜贵地抬起右手,动了动指尖。

    “全部带走,发配到边疆充军!”

    字字犹如金科玉律,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乞丐们鬼哭狼嚎的求饶,瞬间被训练有素的士兵们全部拖走。

    巷子里,终于安静下来。

    唯有劈啪作响的雨声,和躺在雨水中全身湿透虚弱无力的女人。

    安雪沫在强烈的白光中侧过脸来,隐约看见一个男人,仿若从天而降的神邸,踏着满地清辉向她徐徐走来。

    沈寒宸走至安雪沫跟前,单膝跪地,指尖挑开女人脸上湿透的黑发。

    安雪沫素白的小脸在白光中显得愈发苍白,一双黑白分明的美眸眼神空洞地瞅着男人,嘴巴微微张合,细细碎碎的声音从唇齿间溢出。

    沈寒宸单手撑地,侧过脸,把耳朵贴到安雪沫的唇边。

    “带我走……求你……”

    男人二话不说,一手穿过女人的脖颈,一手穿过女人的膝盖,从地上站起,桀骜转身,朝着吉普车大步走去。

    李易威撑着大伞,小跑着跟在身后。

    他跟在首长身边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见首长亲自抱一个女人,即便是首长的未婚妻,豪门名媛幕初柔都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电闪雷鸣的雨夜里,长长的车队穿过雨水瓢泼的路面。

    三辆装甲车打头,三辆装甲车垫后,中间那辆墨绿色军用吉普光是车牌号,已经让整个路面所有车辆都停止了前行,全部退开,给它让出道来。

    一路畅通无阻,直达别墅。

    士兵拉开车门,沈寒宸抱着怀中的安雪沫从车上下来。

    早就接到电话的私人医生上官鸿站在别墅门外等候,管家和佣人们站在别墅门口迎接。

    黑色的军靴快速的敲击大理石地面,踏过一室冰凉直奔卧室而去。

    别墅门口,把手着一排士兵,个个抱着军用大步枪,表情严肃,严阵以待。

    卧房门口,老管家、李副官,以及众仆人都安静的守在门口,等待吩咐。

    冷色调的卧房里,白色大床上,安雪沫躺在床铺中央,女人的脸色比床单还要白,没有一丝血色。

    经过长达半个小时的紧急救治,满头大汗的上官鸿从主卧走出来。

    面如寒霜的沈寒宸走上前,眉心微蹙,嗓音低沉:“她怎么样了?”

    “已经给她洗过胃了,不过……”上官鸿面露难色,语气犹豫。

    “怎么?”沈寒宸冷厉的眸瞥来,给人以无形的压迫感。

    上官鸿咽下一口唾沫,老实说道:“虽然胃已经清洗干净,但她的身体毕竟已经吸收了一些,所以要让药效散尽的话,还得发泄掉!”

    发泄掉?

    沈寒宸一个军中大鳄,位高权重的独裁者,他当然听懂医生上官鸿口中所谓发泄的意思。

    男人眸色一暗,倨傲的下颚收紧,下一秒便抬腿向主卧走去。

    上官鸿震惊,他做沈寒宸私人医生这么久,深知首长是极其自律,重度禁欲的男人,就连沈寒宸的未婚妻幕初柔都跟他抱怨过,两人交往数年,沈寒宸连她未婚妻的手都不曾拉过。

    但,首长现在的举动……

    难不成是要献身,自己当解药!?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