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就算是条公狗你都会乐意被上!

    继母白雅乐拾起桌上的遗产转移书,蹲到了安雪沫的跟前。

    “雪沫,事已至此,你就不要再倔强了!乖乖的签了这份遗产转移书,博弈毕竟是你亲弟弟,肥水不流外人田,你说呢?”

    继母白雅乐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与虎谋皮多年,安雪沫此刻总算是看清了这佛口蛇心之人的嘴脸。

    “让我签字,休想!”

    安雪沫痛心疾首地低吼,扔掉手中的钢笔。

    奶奶周兰眉心猛蹙,高高举起手中的梨花木拐杖,朝着安雪沫的背脊狠狠打去。

    嘭!嘭!嘭!

    拐杖打在安雪沫的背上,痛在她的心里。

    安雪沫瑟瑟发抖,攥紧拳头,指骨间泛出青灰色,指尖掐进肉里。

    她要记住自己此刻的心痛,以后一并回报给这些欺辱她的人。

    嘭!嘭!嘭!

    奶奶还在打她,安雪沫使出浑身最后的力气,抬手攥住老太太的拐杖,往前狠狠一甩。

    老太太和拐杖都被甩出一米多远。

    “你这个没教养的逆女!竟然敢跟我老人家动起手来!痛死我了!”

    周兰摔了个四脚朝天,白雅乐见状赶忙上前去扶,她顺手把遗产转移书塞到女儿安雨燕手中,并朝她使了个眼神。

    安雨燕朝妈咪点点头,拿着手中的遗产转移书走到安雪沫跟前。

    安雪沫此刻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丝力气,视线也是模模糊糊的。

    安雨燕伸出五指在安雪沫眼前晃了晃,见安雪沫双眼空洞无神,毫无焦距,她心知安雪沫已经失了心智,人鬼不分,任由自己摆布。

    安雨燕把钢笔塞入安雪沫的手中,翻开遗产转移书,抓着安雪沫的手搁在签名那一栏,低声诱哄:“姐姐,你在这儿签个名字。”

    安雪沫神情恍惚,在安雨燕的带动下,抬手便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安雨燕看着签好的字,嘴角忍不住的高高扬起。

    这时,窗外电闪雷鸣,积压了好几天的暴风雨如期而至。

    轰隆作响的滚雷照亮了黑漆漆的夜幕,大雨瓢泼而下,整个景城都被包裹在磅礴的雨势里。

    安雨燕把签好字的遗产转移书交到白雅乐手中:“妈咪,现在安雪沫已经身无分文,毫无价值,你把她交给我处置,好不好?”

    白雅乐拿着遗产转移书,扶起地上的周兰,连眼角的余光都不愿再去看躺在地上的安雪沫一眼,冷冷撂下一句:“随你处置。不要把人弄死就行。”

    话落,白雅乐扶着周兰,在乌压压一片女佣的陪同下出了餐厅。

    安雨燕用高跟鞋的鞋尖踢了踢蜷缩在地上神志不清的安雪沫,居高临下的发音:“安雪沫,出来混早晚要还的!你今天送我一个耳光,我现在还你一个毕生难忘的回忆!”

    说完,安雨燕蹲下身,掰开安雪沫的嘴巴,把早已准备好的药丸塞入安雪沫的口中。

    “吃了这个后,等会就算是条公狗你都会乐意被上!我派人把你送去贫民窟的胡同里,那里有浑身恶臭的乞丐,有面目狰狞的歹徒,还有长年吸毒的瘾君子,随便哪个男人,我相信你这辈子都别想干干净净做人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