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众叛亲离

    白雅乐心中有些慌,赶忙打圆场。

    “雪沫这个样子也是我平日里宠出来的,就让我这个做妈咪的替她向您赔个不是。难得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顿饭,您宽宏大量些,别跟她计较。”

    白雅乐说着,赶忙让佣人们上菜。

    借着吃饭的光景,打发刚才的尴尬。

    吃饭的时候,白雅乐瞥了眼安雨燕。

    安雨燕心领神会地点点头,用下颚瞟着安雪沫喝着的热汤。

    白雅乐看着安雪沫喝完汤后,嘴角得逞的勾起。

    吃了那种药,迷了心智,接下来的事情就会很好办了!

    一顿饭谁都没有先开口,吃的冰冰凉凉,冷冷清清。

    饭后,安雪沫本准备直接上楼,她还来不及起身。

    只见主位之上的周兰不想再浪费时间,满是皱纹的脸上一双浑浊的瞳孔扫向她,老太太把白雅乐之前给她的遗产转移书往桌上一丢,抬起拐杖敲了敲桌面。

    “安雪沫,你把这封文件签个字。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既然已经嫁到易家,就不再是我们安家的人,这安家的财产你没有资格拿走一分一毫!”

    安雪沫冷眼看着文件上遗产转移书几个大字,瞳孔猛地一缩。

    丈夫易浩宇和闺蜜林宛白搞在一起,暗地里算计着父亲留给她的巨额遗产,撞破了奸情的她才刚回到娘家一日,本想好好休息一下,缓解一下今天发生的诸多意外。

    没想到同日,奶奶和继母联手也要夺她手中的巨额遗产。

    安雪沫心中一片寒凉,只觉得自己的心一日之内苍老了十岁。

    但又感谢上苍,让她在一日之内,看清了这些平日里虚以委蛇之人真正的嘴脸。

    安雪沫不怒反笑,笑声桀骜。

    “呵呵,你们的如意算盘倒是打得极好!可惜……这字我是绝对不会签的!”

    周兰听后,怒气腾腾地从主位上站起。

    老太太举起手中的梨花木拐杖朝着安雪沫的膝盖狠狠砸来。

    安雪沫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身体迟钝了半秒,来不及躲闪,被拐杖砸痛了膝盖,当下便双膝着地,跪了下去。

    冰凉的大理石,寒意渗人。

    那丝丝寒凉透过薄薄的纱裙面料,浸透她的双膝。

    膝盖传来的痛楚和寒凉让安雪沫的额头和鬓角沁出汗珠,黑白分明的美眸里也氤氲出水汽。

    安雪沫抬手擦掉眼角的湿润。

    她绝不能哭!

    不能在这些奸佞小人面前软弱,自己的软弱只会助长她们欺负自己的气焰。

    安雪沫忍着膝盖的痛,扶着桌角正准备站起来。

    眼前再次一黑,她身体重重地摔了下去。

    不对!刚才的饭有问题!

    她身体绵软无力,根本不受控制。

    安雪沫跪在冰凉的大理石地面,双手撑在地上,支撑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

    她慢慢地抬起头,水光潋滟的眸里倒映出在场所有人的脸。

    奶奶周兰满脸厌恶地瞅着她,继母白雅乐翘着骄傲的下颚,眉梢眼底全是轻蔑。

    安雨燕双臂环胸,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低声冷嗤:“活该!”

    偌大的餐厅,没有一个人上前扶她一把。

    管家,仆人,侍从全都冷眼旁观。

    原来,这家早就不是她的,没有人会帮助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