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继母的阴谋

    安雨燕可怜兮兮地托住自己的脸,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吧嗒吧嗒的掉,嗓音哽咽:“就是那个小贱蹄子,妈咪,你一定要帮我出这口恶气!”

    白雅乐保养得宜的脸上怒意上涌,眸内蛰伏着淬了冰的毒。

    老头子死的时候,立了一份遗嘱,把巨额财产留给了和前妻的独女安雪沫,而自己为安家生的儿子安博弈竟然连个屁都没有!

    白雅乐当年嫁给比自己大了二十多岁的安成,就是为了这男人死后,儿子安博弈可以继承他的巨额遗产。

    从而母贫子贵,平步青云。

    现在可好,老头子死前的一份遗嘱,让她筹划了二十多年的阴谋落空。

    可气!可恨!可憎!

    一想到让自己阴谋落空的罪魁祸首安雪沫,白雅乐就气的牙痒痒。

    再看看自己女儿脸上那红肿,白雅乐已经坐不住了,巴不得马上就撕烂安雪沫的那张脸。

    白雅乐怒气冲冲的从沙发站起身,冲到门口,当她的手按在门把手上时,她慢慢攥紧拳头,压抑住了怒火。

    二十多年的暗度陈仓,阴谋算计。

    千万不能在儿子拿到安雪沫的遗产转移书前功亏一篑。

    忍!一定要忍!

    白雅乐压抑住满腔怒火,转头看向安雨燕:“雨燕,你去给安雪沫道个歉,跟她和好。”

    安雨燕杏眸圆睁,满脸委屈:“妈咪!安雪沫打我,你还要我给她道歉?从小到大,你在人前处处维护她!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呀!”

    白雅乐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女儿一眼。

    “你个不长脑子的丫头!安雪沫现在手里有遗嘱,我们住的豪宅是她的财产,如果真惹她不高兴,她是可以把我们赶出去的!在你弟弟拿到安雪沫遗产转移书前,我们必须跟她搞好关系!你懂不懂?”

    安雨燕收住眼泪,委屈的瞅着白雅乐:“妈咪,那我们要怎样才能拿到遗产转移书呢?”

    白雅乐诡异一笑,从抽屉里抽出一份文件:“这是我让律师起草的遗产转移书!等会晚餐的时候,把奶奶请来吃饭,奶奶一向重男轻女,让她作为目击证人,亲眼看着安雪沫签下这份遗产转移书!”

    “可是,安雪沫她不会签字的!”

    白雅乐拿出一包白色粉末递到安雨燕手中:“等会晚餐的时候,你把这东西下到安雨燕的食物里,她一定会签字的!”

    母女俩手中拿着文件和药包,阴毒的相视一笑。

    ……

    卧房内。

    安雪沫睡得正香。

    敲门声传来。

    安雪沫在床上翻了个身,眉头微蹙。

    敲门声不停,甚至越拍越响。

    安雪沫被聒噪的敲门声吵醒,迷迷糊糊从床上坐起身。

    “什么事啊?”

    “大小姐,夫人喊你去餐厅用晚餐。”女仆说道。

    安雪沫蹙眉,她一身的痕迹,额头又磕破了,不想出去让人看了笑话。

    “我身体不舒服,今天的晚餐就不下楼了,我的那份直接送到我房里就行。”

    “大小姐,可是夫人说,今天老夫人来了,你若是不下楼,怕是会惹老夫人不高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