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真是个禽兽啊!

    安雪沫说完快步上了旋转楼梯,往二楼自己的卧房走去。

    听到动静,唯恐世界不乱的安雨燕扭着细腰肥臀,迎面朝安雪沫走来,伸手拦住安雪沫的去路。

    安雨燕打量着安雪沫的狼狈。

    额头一片血迹,颈部全是姹紫嫣红的吻痕,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

    安雨燕拢了拢刚做好的波浪卷,满脸鄙夷,冷嗤道:“哟!我说姐姐,你这是怎么啦?该不会是出去给浩宇戴绿帽子了吧?”

    安雪沫今天没力气跟她吵架,推开她:“让开!”

    安雨燕哪是善茬,她被推的踉跄了两步,伸手拽住安雪沫的手腕,狠狠一扯。

    “你不说清楚,就别想走!”

    安雪沫的手腕被镣铐磨破了皮,又氤氲出一圈淤血,现在被人一扯,疼得锥心。

    她一向息事宁人,看来曾经的自己是太软弱了,才会被这些个妖魔鬼怪一个个欺上头来。

    安雪沫凛冽转身,扬手一巴掌甩到安雨燕脸上。

    “请你不要用你的排泄器官跟我说话,这很不礼貌!”

    安雨燕满脸不可置信,捂住自己被扇巴掌的脸,双眸涌出泪水。

    她伸手指向安雪沫,手指抖抖抖,抖抖抖。

    “你,你,你竟然敢打我!?”

    “一个拖油瓶,竟然敢在我面前叫嚣!我不是草船,你的贱别往我这发!你再多说一个字,我把你打成天蓬元帅,你信不信?”

    安雪沫说话时候气势十足,吓得安雨燕捂着被打肿的脸,仓皇逃窜,跑走之前狠狠撂下一句:“我去找妈咪,你等着吧!哼!”

    贱人一走,耳根子清静了。

    安雪沫推开自己卧房的门,上了内锁,托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进到浴室里。

    她脱掉全身上下的衣服,打开灯,站在镜子前查看身上的伤势。

    额头的伤口已经结痂,看到这伤口就想起易浩宇和林宛白抱在一起在床上打滚的样子,真是令人恶心的想吐。

    嘴唇被那个陌生男人吻得红肿,原本白皙的脖颈全是青青紫紫的吻痕,连手臂内侧和小腿都有吻痕,那个男人……是属狗的吗?

    纤细的双腕是镣铐勒出的淤青,下身更是一走动就疼得想哭。

    禽兽!真是个禽兽啊!

    她被那陌生男人用领带蒙住了眼睛,也没看清他的长相,只知道他体力惊人,动作生猛狂野……

    光是回想起那些姿势,安雪沫的脸就红的可以滴出血来。

    她拧开莲蓬头,快速的冲了个热水澡,然后擦干身体,从抽屉翻出药膏给伤口上药,做完一切后,她已经累的眼皮打架,倒在床上就睡死过去。

    ……

    别墅另外一间房内。

    安雨燕捂着打肿的脸冲进房内。

    “妈咪!安雪沫从婆家回来了!不知道跟哪个野男人苟且了,一身的痕迹,我说她一句,她竟然打我的脸!”

    白雅乐拉开女儿捂着脸的手,看到安雨燕红肿的半边脸颊,眉头猛皱,嗓音提高八度:“是安雪沫打的你?”

    安雨燕点头,其实安雪沫下手没那么重,但是为了让自己显得更惨一些,她自己又重重扇了自己一个耳光,下了这么大的血本,就是为了让妈咪狠狠惩罚安雪沫!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