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做我的解药

    安雪沫水光潋滟的眸里浮出暗讽,嘴角勾出嘲弄的笑。

    “哦!对了,林宛白你是不是忘记了,上周我陪你去妇科,医生说你刚做好的新膜最好不要马上弄破,容易感染的,毕竟你上个月的妇科病才刚好!”

    “安!雪!沫!”

    林宛白气的不顾身上没穿衣服,直接从床上跳下去,要去扯安雪沫的头发,安雪沫拉开房门,一个闪身快速出了房间。

    安雪沫沿着走廊一路狂奔,拐了个弯后,见林宛白没有追来,她伸手扶着墙壁气喘吁吁。

    女人额头上的伤口被汗水浸湿,传来剧烈的疼痛,安雪沫伸手按住额头沁出的血水,疼的龇牙。

    刚才跑的太急,记录渣男贱女出轨证据的手机掉在房内,现在回去怕是不妥,正当安雪沫扶着墙壁纠结时。

    啪嗒!

    墙壁旁边公寓的门被打开,里面伸出一只精壮的手臂,一把拉住安雪沫的后领,把她像拎一只小鸡崽似的拎进了公寓房内。

    安雪沫吓得大惊失色,她还来不及喊叫,已经被男人强势霸道的拽进了房内,宽厚的手掌从后面捂住她的唇,低沉透着沙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别叫!我不会伤害你!”

    男人的嗓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让人听着无端生出信赖感。

    沈寒宸从后面摘掉了安雪沫脸上的黑框眼镜,拉过一条黑色领带系在了女人的眼睛上。

    安雪沫被摘了眼镜,又被领带遮住视线。

    她的世界一黑,然后天旋地转,好像被男人抱了起来,然后又落入柔软的床褥之上。

    下一秒!

    浓郁的雄性荷尔蒙气息包裹住她,灼热的舌撬开她的唇,蛮狠的喂入她的唇中。

    突如其来的侵犯,让她一时之间如被施了定身咒般,愣住了。

    不是说不会伤害她吗?

    扔到床上就乱摸乱吻,算是什么鬼?

    安雪沫伸出左手去摘脸上的领带,左手被扣住,她又伸出右手去打男人,右手也被扣住。

    沈寒宸单手扣住安雪沫两只手腕,摸出镣铐,铐住女人皓白的双腕。

    手铐!

    他是军队的人!

    “你是军人?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放开我!”

    “乖一点,你才能不受伤,我被人下了药,你做我的解药!”

    男人语气间已经饱含忍耐,体内濒临爆炸。

    虽然安雪沫眼睛看不见,但是她能听出,这个男人怕是已经忍到极点了!

    新婚丈夫和闺蜜滚床单,甚至在床第间联合起来想害死她。

    哀莫大于心死。

    这个婚她是一定要离的!

    她现在何必为那个渣男守身如玉,在离婚前给他戴一顶绿帽子,也是好的!

    安雪沫放弃了挣扎。

    沈寒宸感觉身下的女人软绵绵的,仿佛最可口的棉花糖,等待人一采芳泽。

    女人身上散发出甜甜的蛋糕香气,那香味瞬间蛊惑了已经被药物迷了心智的男人。沈寒宸脱下身上的军装,解开女人身上的束缚。

    男人性感的喉结上下起伏,汗水在他小麦色的肌肤上滚动。

    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勇猛刚健的八块腹肌,黄金比例的人鱼线,壮硕的身体盖在女人软白的娇躯上。

    男人狠狠闯入女人的世界,把她一劈为二,据为己有。

    缱绻缠绵,不知餍足。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