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手撕渣男贱女

    林宛白美丽的脸上露出阴毒的表情:“我们伪造一份遗产转移书让安雪沫去签字,然后在她平日开的车里动点手脚,让她车毁人亡。”

    易浩宇眯着眼缝,吞云吐雾。

    男人扔掉手里的烟蒂,再一次抱住怀中的女人往床上压去:“宝贝,你真是女中诸葛,太聪明!”

    “嗯!不要啦!……好坏……嗯……”

    床上被翻红浪,画面旖旎。

    衣柜里。

    安雪沫握着手机的手指微微颤抖。

    新婚丈夫出轨十多年好闺蜜已经是平地惊雷,没想到,他们竟然还联合起来想害死她,想夺走她手中父亲留下的巨额遗产!

    愤怒,恶心,悲怆。

    各种情绪瞬间涌上安雪沫的胸腔,她的手指一抖,手机从衣柜滑落到地上,发出啪嗒一声。

    听到衣柜传来的动静,床上正在卖力干活的两人均是一顿。

    林宛白抱住被子,大声喊道:“谁!谁躲在衣柜里?”

    易浩宇眉心狠蹙,从地上捡来裤子正要穿上。

    安雪沫咬咬牙,推开衣柜的门,抱着蛋糕从衣柜里走出来。

    易浩宇和林宛白见到安雪沫,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雪沫,怎么会是你?你怎么可以躲在衣柜里偷听?”林宛白大声呵斥,脸上没有被抓奸的愧疚,反而满脸责怪的怒瞪着安雪沫。

    “安雪沫,你怎么这么不要脸!竟然故意躲在衣柜里偷看偷听!”易浩宇的声音更大,双目猩红,抡起拳头就想去揍安雪沫。

    安雪沫敏捷的躲过了男人的拳头,但还是重心不稳的撞在了衣柜角上,额头沁出血丝来。

    她不顾额头传来的痛楚,因为此刻的画面让她痛心疾首,万箭穿心。

    安雪沫不想让渣男贱女看见自己的狼狈,她调整状态,微微扬起下颚,像只高傲的孔雀般慢慢举起手中的蛋糕。

    “我没有偷听,也不屑偷听。今天是你生日,我给你做了蛋糕,躲在衣柜是为了给你惊喜。蛋糕!给你!”

    安雪沫说着,下一秒就举起蛋糕狠狠砸在了易浩宇的脸上。

    “人渣的意义在你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诠释!你这脸长的比骨盆都标志,不拍个蛋糕上去,可惜了!”

    易浩宇没有想到,一向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的安雪沫会这么大胆。

    男人一时之间愣住了,那脸上挂着五颜六色的蛋糕,活像个小丑!

    安雪沫看了眼男人还没来得及穿好的裤子,一声冷嗤:“你那鸟跟练了葵花宝典似的!拜托用裤衩遮好,别遛鸟出来丢人现眼!”

    林宛白瞅了瞅被骂傻了的易浩宇,转头怒瞪着安雪沫:“安雪沫,你怎么说话的!”

    安雪沫微微弯腰,靠近林宛白的脸,双眸中涌出讥讽的冷笑,仿佛两柱冰锥狠狠刺向林宛白。

    “枉我瞎了眼睛当你是朋友,和你接触的时间越长,我越喜欢狗,狗永远是狗,人有时候不是人!”

    “你!”林宛白气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她一把搂住易浩宇的腰:“浩宇爱的是我不是你,你嫉妒我比你漂亮,比你胸大,比你美丽!”

    “是是是,我是嫉妒你,我嫉妒你那在韩国花一百万整的闭月羞花!我嫉妒你那每天用妇炎洁刷的雪白发亮的沉鱼落雁!”

    林宛白被安雪沫揭露了整容的事情,赶忙死死搂住易浩宇的腰:“浩宇,你别听雪沫乱说,我没有整过容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