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四章 一种莫名的忧伤

    其实看拍电视剧里,古道似乎总是又平又宽,但是萧寒亲自走过才发现,除去长安等大城市,其他的路都非常窄,这也跟古代修路实在是太费力了有关,没有任何机械用具,所有的路都是靠人一点一点铲出来的,所以能行的开一辆马车的就算是不错了,能并排错开两辆马车的都属于富县才能有的待遇

    而且萧寒还发现,看路况,就能看出一个地方的富庶与否,但凡路又平又直,跟他相连的村落无一不是建设较好的,而路面崎岖不平的,它附近的村落也一定穷困潦倒。

    当然,所谓的富庶和穷困都是相对来说的,哪怕是这一路上经过的最富庶的村落,也比不过萧寒在后世见过的最穷困山区,到处都是矮矮的木屋泥墙,茅草打造的屋子更是随处可见。

    都说强汉盛唐,强汉盛唐,但是最低层的穷苦百姓生活从未有人关心过,皇帝盯着大臣,大臣盯着小官,而底层的小官只能把手伸向这些贫苦的百姓,殊不知,在这一层一层的重压之下,他们的要求还是那样的卑微,所求不过安安稳稳的生活罢了。

    看过这一切,也算是明白跟着萧寒的那些人为何现在如此知足。

    吃穿不愁,又有砖瓦大屋用来遮风挡雨,看着小子能上学堂学些学问,这种生活简直就存在从前的梦里,再不知足,还想当皇帝么

    骏马滴答滴答的在黄土路上轻快跑过,一个漂亮的铜铃被系在拉车的枣红马上,随着风一摇一摇,不时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这是小艾在中途休息的时间特意系上的,按照她的话说,在这架马车上,平稳的实在是让人感觉不出在赶路,系上一个铃铛,叮叮当当的也算是知道外边还在走着。

    大树村,是到五台山途径的最后一个村子,听引路的愣子叔说,过了这个村,可就再没有这么好的路了。

    平时在平原还有黄土垫道,一旦进入山区,这些道路立刻就会变得又窄又破,而且路上布满了碎石,在没有马蹄铁之前,这样的道路简直就是马匹的噩梦,更别说那些木头马车,不垮是xg,垮掉才是正常。

    不过还好,萧寒家的所有马都是订了马掌的,而且他的马车更是是集合众多工匠和萧寒的科学想法制作而来的,上了油的转轴转起来极其流畅,木质的车轮上裹着一层类似于胶质的东西,萧寒不知道那玩意叫啥,只知道它比橡胶更有弹性,也更抗磨损,当然,据说价格也很感人

    古人的智慧绝不可以小觑,萧寒只是照着记忆中拖拉机的承重钢梁大体说了一遍,这些匠人就设计出反曲的软钢,车厢和车轴全部由软钢连接,再加上轱辘自带的减震,让马车行驶的非常平稳,薛盼在里面甚至感觉不到一点颠簸。

    相对来说,骑马可就惨多了,不足两米的道路上,并排也只能行驶过两匹马,而且因为秦始皇车同轴的法令,古道两边被车轮撵出了两道深沟还算平整,而中间却都是骡马畜生踩出来的坑窝。

    萧寒小心的控制着大青马躲过一个水坑,突然有些后悔怎么就头脑一热跟着来呢好好在家睡个懒觉不好么非要来这里受这份罪

    摸摸怀里,只剩下最后一块迎春糕了,刚刚在大树村,他怀里的糕点已经全部散给了那些衣衫褴褛的小孩子。

    或许是在军营里被那些猪食一般的饭菜吓到了,萧寒现在一直有一个毛病,喜欢在兜里揣点吃的,平时这些东西都是萧寒的宝贝,从不愿意拿出来给小东他们吃,但是看到那些孩子,萧寒还是敌不过自己的同情心。

    蹲下身来,给了围过来的一个小女孩一块小小的糕点,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她,直到小女孩犹豫着将它填进嘴里,下一刻,小小的脸儿上全都是惊讶和喜悦,穷困的家庭从未给她买过这么美味的东西

    有了第一块,自然就有第二块,怀里总共能揣多少等到一群孩子都咬着手指围过来,萧寒怀里就已经空空如也了。

    不过,村里的孩子都很懂事,一开始分到的见小伙伴还没吃到,毫不犹疑的就把还粘着口水的糕点送给后来的小孩,自己则泯着小小的嘴巴,回味刚刚那一刻的甜蜜,懂事的让人感动。

    就在萧寒遗憾的看着这群孩子的时候有人来了,从萧寒身后递过一个小小的布包,萧寒下意识的接过布包,缓缓转头,却发现原来是薛盼不知什么时候也走了过来,正蹲在他的身旁,笑着摸了摸一个黄黄头发的小女孩。

    这位好心的大哥哥又有好东西分给大家了,小孩子们立刻围了上来,争先恐后的伸出小手

    小小车队的人都停下看着这温馨的一幕,张强也抱着胳膊靠在马车上,旁边就是探出脑袋的小敏。

    把脑袋轻轻的搁在张强肩膀上,小敏憧憬的望着分派糕点的萧寒和薛盼,只感觉这是世间最美的画面。

    对于小孩子来说,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那么快,两位神仙一般的大哥哥大姐姐似乎只停留了一瞬,就要启程远去,站在村口的大树下,一群孩子使劲的挥手,向着远去的小小车队告别。

    萧寒不是救世主,他也从没认为自己是救世主,他能做的只是给这些孩子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快乐,这不是施舍,而是对于自己心灵的安慰,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心安处是吾乡。

    大青马悠悠的前行,萧寒摸着这块薛盼在出村子时特意递给他的迎春糕,突然感觉,这个贵家xiǎojiě似乎距离自己并不遥远,在面对那群孩子时候,两个同样善良的人,突然没有了那一直存在于两人之间的莫名隔阂感,萧寒还不知道,那个隔阂,其实叫做自卑。

    几十里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即使是走走停停,在还未到正午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五台山。

    面前就是连绵的群山,带路的愣子叔骑着马小跑到山脚处,先行寻了一个平坦的地片作为暂时营地,后面的人自然跟上。

    莫名感觉到心情不错的萧寒一看终于到了目的地,赶紧在愣子的帮助下从大青马上翻下来,然后撇着腿在地上溜达两圈,有日子没骑马了,大腿又被磨得有些痒痒。

    小东解开这自己座下骏马的笼头,让它在这一片还保留着一摸绿色的吃点东西,而愣子叔他们,包括薛盼的两个侍卫都在拿着布帮马擦身上跑出来的汗水。

    从战场上下来的人都这样,爱惜马匹,要比爱惜自己还过分,这里面只有愣子最累,他不光要擦自己的马,还要把侯爷的一起擦了,萧寒就没有撇下自己先伺候畜生的习惯

    最前面,马车上的几个女人也嘻嘻哈哈的下了马车,在特制马车里面,几乎感受不到舟车劳顿,几个人正指着眼前的大山不知道说些什么,似乎很愉快的样子。

    莺声燕语醉人心,欢快的声音顺着微风飘过来,却已经听不清其中的内容,撇着腿走路的萧寒正准备凑过去偷听一下,一脸奸笑的张强冷不防过来用肩膀撞了萧寒一下,差点把萧寒直接撞倒在地上。

    没料到张强会撞自己,萧寒慌忙稳住身形,不小心间,两条大腿又重重碰在一起,疼得萧寒脸都一抽抽,冲着始作俑者就骂:“张强你个混蛋,你疯了发什么神经”

    被萧寒指着鼻子骂,张强的笑容都凝固了,没好气的对萧寒说:“你才神经你哥我都把人帮你约出来了,你不光不感谢我,竟然还恩将仇报”

    “约你个大头鬼明明是你自己想要和老婆出来游玩,竟然还说帮我,做人怎么能这么无耻”

    张强也不知道是被萧寒堪破了心思还是别的啥的,指着萧寒都有些恼羞成怒:“放屁,我想出来玩我一大把事都没做完,这为了你跑这么远,你还不领情,也罢,走,这就回去,活该你打一辈子光棍”

    “走就走,谁怕谁,老子打光棍,简直就是笑话你以为你是谁月老”

    萧寒才不怕张强的威胁,哥可是无欲则刚

    就在俩互看不顺眼,准备这就去民政局咳咳,这就回家的时候,前面的女人堆有声音在喊:“喂,你们在干嘛”

    薛盼可能是头一次这样出来玩耍,昨天还剩下的一点淑女气质现在早就荡然无存,兴奋的跑到在山口等着爬山,却见萧寒和张强迟迟没过来,这就急了,跳着脚使劲的挥舞着手臂,喊两人赶紧的,别墨迹。

    而刚刚还斗鸡一般的两人见那一群女人都在看着他们,赶紧摆正姿态,冲着那边大喊:“没干嘛,等等,这就过去”

    哎再也没有人提要回去的事情,无欲则刚,奈何俩人都不是六根清净之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