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文学网

33 误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等待的时间无疑是漫长的,越是难熬的等待便越是漫长。这点大概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样的,感觉与感觉的差异所带来的偏差足以令人迷醉,也足以令人发狂。爱莉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叫醒了屋里的两个矮人,不过从塔纳没听到他们的惨叫来说,大概爱莉没有用像塔纳说的那么粗暴的方法。

    但阿一和阿尔从屋里急匆匆地走出来时,浑身上下都湿了个透,很难说这样的方法到底如何。于是三个矮人重新站到一排,你一句我一句地讨论着即将面临黑鸦领主入侵家园这一“严重事态”。

    “看到了吗?好大一只黑鸦。”刚醒过来的阿一指着空中的黑鸦领主大呼小叫道。

    “那是领主,别说傻话了。那已经不能算是黑鸦了,得叫它黑鸦领主才行,黑鸦们的首领!”阿七强调道

    “那还是黑鸦啊。”阿尔很不配合地拆了台,同时扭着自己的胡子试图把水给扭出来。

    “那叫黑鸦领主!”阿七憋红脸大喊,一步也不让。

    塔纳是不懂这几个家伙争论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意义,不过他一开始就没指望三个矮人能想出什么办法来。指望他们正经做事还不如指望黑鸦领主飞得没力气自己摔下来摔死,那样还比较靠谱呢。

    不过他总觉得很神奇,漫天的黑鸦从出现到现在都快过去十多分钟了,期间除了一些送死的其他一直在空中悬浮着,似乎它们这样拍翅膀完全不消耗体力一般。总之就很神奇。

    见乌鸦领主一时半会儿也没有要进来的意思,塔纳也不去打扰几个吵得兴起的活宝矮人,走回到站在门前的爱莉身边。

    “我叫醒了他们了哦。”爱莉笑嘻嘻地道,像是在邀功。

    “你做了什么?”塔纳把手里的盾牌脱下来,和剑一起放在屋前的台阶上,然后坐下来。台阶这种东西,其实应该是用来防水的才对,修高点的话下雨天屋里就不会进水了。但有时候不能否认,人们更多会把台阶当做一种坐下休憩的地方,以享受屋前吹过的晚风和落日的余晖。

    爱莉搂着裙子,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像塔纳那样坐在地上。她的裙子是白色的,脏了就不好了,所以只是站在塔纳身边,道:“我只是往他们脸上泼水了。他们呛到了就起来了。”

    这个人是恶魔吗。

    塔纳有些无语地看着一脸无辜的爱莉,决定不去深究这种问题。怪不得那两个人醒了也没像阿七那样怪叫,原来是呛得说不出话了。还好矮人们脾气都很好,要是换成塔纳的话被这么对待多半也会想办法惩罚一下爱莉。

    待会儿就要开战了,塔纳想要好好休息一下,好养足精神。原本刚睡醒时的迷糊已经消失得七七八八了,而且因为中午睡了一觉的缘故,现在也正好是最佳状态,便试着在脑海里模拟战斗的情形。在对战黑骑士前塔纳也这么模拟过很多次,最后确认万无一失了才开始动手。但这次留给他的时间不算太多就是了。

    塔纳随意地坐在台阶上,抬头看着黑鸦领主,双眼微微有些失神。说起来,他还没问过阿七这些黑鸦到底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能力,还是单纯靠着锐利的爪和喙来战斗。还有黑鸦领主……鸟类的身体多半很轻,但黑鸦领主这么大的体型,恐怕身体很难轻到哪里去。它的力量不会小,而且攻击范围也很大。以盾牌的宽度,除非完美的格挡,不然挡不住。而且那是一只鸟,不是人,攻击方式也一定会和人有不同。

    这些都得考虑起来。塔纳没有后悔的习惯,那只是借口而已,谁也不会想失败的。三个矮人一个都不能死,如果他们死了塔纳就很难离开这个森林了。战斗时让他们帮忙,但也要想办法保证他们的安全才行。

    果然……还是用最简单的方法好了。

    塔纳稍稍回过神,却发现爱莉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下了台阶,就站在自己面前,脸和自己齐高。虽然有些被吓到了,但塔纳还是面不改色地问:“怎么了?”

    “想到办法了吗?”爱莉眨了眨眼睛,问。

    “稍微,不过还得想点办法。”塔纳耸了耸肩。

    “要加油哦。说起来,就快要过十二点了啊。”爱莉站起身,看着黑漆漆的夜空,轻声道。那一瞬,她的表情变得有些缥缈,很遥远。明明就在眼前,却给塔纳一种永远也触摸不到的感觉,让塔纳有些恍惚。

    那种感觉只持续了短短的一瞬,仿佛错觉,塔纳回过神时爱莉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样子,笑嘻嘻地问:“有什么要和我说吗?对了,你可不能告诉爱丽丝我的事哦,她会受到打击的。”

    “知道自己是双重人格患者有什么好受打击的。”塔纳想皱眉,但他压住了这种冲动,只是微微笑着反问,不过笑得有些假。

    “大概会很不安吧,毕竟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正常人啊。”爱莉稍稍走近两步,重新走到塔纳面前,然后弯腰轻轻抱了他一下,在他耳边轻声呢喃道:“所以,我的骑士啊,你到底想要什么呢?”然后想要起身。

    不过塔纳没有像爱莉想的那般愣神,而是第一次抱住了她,手按着她的脑袋不让起来,叹了口气道:“放心吧,我不会死的。绝对不会死的。下次你醒过来时一定还能见到我。别露出那种我快死了的表情,我还没死呢。你不是还在我面前么,别弄得那么悲情。我又不是英雄。”

    爱莉敲了敲塔纳的肩,挣扎着起来,有些气鼓鼓地看着塔纳。

    塔纳很平静地看着她,但一点要放开她的意思都没有。他很确信,爱莉一定知道些什么但没有告诉他。不过他并不在意,甚至也懒得去知道爱莉知道的事。就像是爱莉说的那般,塔纳想要的不是事实,也不是回去,只是想要往前走而已。去更多的地方,见到更多有意思的事。所以,爱莉也好,爱丽丝也好,他希望她们能陪在他身边,去看到更多的东西。

    “可我又不是那个意思。”爱莉有些委屈地道,抿着嘴,一副哭给你看的表情。

    “……那你想说什么?”塔纳愣了愣。

    爱莉露出那样的表情,又说着那样的话,他想不误会都不行。

    “呜……我只是想问你在临别之际要不要和我说点什么啦,毕竟下次见到我就要等到好久之后了。”爱莉这次好像不是装的了,眼角真的有些湿润,“你居然凶我。”

    “没有的事。”这下就算是塔纳也有些尴尬了,轻咳一声,放开了手,有些奇怪地问:“不过那个表情又是怎么回事。”

    “只是意识换回去前的恍惚而已,每次都会有的。”爱莉理了理自己被塔纳弄乱的头发,不满地道。不过就算塔纳放开了她,她也还是坐在塔纳大腿上没有下来,分不清到底有没有生气。

    塔纳觉得自己听到了好感下降的提示声,但这的确是他自作孽。只能说那么多误会堆在一起,最后就变成了这样。不过虽然爱莉看上去很生气,但塔纳还是能感觉到她没有真正地讨厌自己,只能说是不开心而已。

    于是塔纳低头用脑子想了想该怎么办。虽然爱莉快要回去了,但他并不想把这个问题丢给时间来解决。于是想了一会儿,塔纳觉得脑子真不是个好东西。他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所以就只能用他想到的办法去解决问题了。

    “还在生气么?”不过说出来之前,塔纳还是要先试探一下。

    “你觉得呢。”爱莉白了他一眼。

    “那你倒是下来啊。”塔纳觉得这句话很没说服力,忍不住吐槽道。

    爱莉鼓着脸,道:“我不管,我就是生气了。你把我摔下来吧。”她就是仗着塔纳不会这么做才说这种话的。不过就算爱莉这么说塔纳也不会觉得讨厌,只是有些头痛,也许是因为哪怕爱莉是在生气也很可爱吧。

    “这样吧,我欠‘爱莉’一次,你可以让我帮你做一件我能做到的事。”塔纳没有让人坐地起价漫天还钱的习惯,直接说出了自己想到的办法。他并不觉得自己是个情商高的家伙,也不会怎么去说些好听的话,就只能想到这样的事了。

    “就算背着我再走一次楼梯也可以?”爱莉眨了眨眼,微微歪头。

    “可以。”塔纳毫不犹豫地把自己发过的誓丢进了回收者嘴里。自己给自己发的誓不就是用来丢的么。

    “恩……怎么办好呢。”爱莉点着下巴,但很快就笑着道:“好了,原谅你好了。我沉睡的时间快到了,要有好长一段时间见不到我啦,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有。”塔纳耸了耸肩,“不就是五天么,弄得跟生离死别一样。”

    “你听说过度日如年么。”爱莉有些不满地看着塔纳,从塔纳大腿上下来,“没情趣的家伙。”

    “是是。”塔纳揉了揉自己被坐得有些痛的大腿,站起身,往矮人们那边走去。他虽然想好了计划,不过还有很多事要先确认一下。无论是确认黑鸦们的能力还是一些道具的准备都需要矮人们的帮助。

    爱莉没有跟上来。正因此,所以背身的塔纳才没看到她那异常复杂的表情。

    像是在庆幸,却又像是在为什么而感到悲伤,仿佛得到了解脱的信徒一般双手在胸前握紧,用谁也听不见的声音喃喃自语着什么。如此卑微。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