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交锋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新计划

    于心玉接到通知后,第一时间从外地回到了古星,她先到了电话局,然后才给邓湘涛打电话,用暗语告诉他,自己安全回来了。她明白,之所以会第一时间通知自己离开,是因为自己潜伏在朱慕云身边。

    对一名潜伏人员来说,保证身份不暴露,是排在首位的。特别是她还在朱慕云身边,更是要注意。

    接到于心玉的电话,邓湘涛也很欣慰。刘上书被杀,意味着于心玉也安全了。机场的余春桃,也顺利的转移。于心玉回来后,电讯处的工作,自己就不用担心了。古星区的组织机构,比原来的古星站要大得多,规模不亚于湖北站。

    于心玉这个电讯处长,掌握着古星区的总密码本,很多电报,都需要她亲自译。只有特别的电报,才需要邓湘涛动手。

    邓湘涛告诉她,有情况要向她通报。在于心玉离开古星的这两天,发生了很多事情。特别是古星区的人事,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午,他们在江岸街和丰公寓见了面。

    “区里的人事有了调整,唐新和井山,全部调离了古星。”邓湘涛说。这些人事变动,关系到于心玉以后的工作。或许朱慕云可以晚点知道,但于心玉必须第一时间就知道。

    “情报处的工作怎么办”于心玉诧异的问。唐新这个副区长,与邓湘涛的关系表面融洽,实际两人的理念不一样,导致他们的工作方式,经常是南辕北辙。

    唐新偏向行动,他希望军统在古星能大杀四方,用子弹和鲜血,震慑那些意志薄弱的汉奸。可邓湘涛觉得,古星区的任务,除了必要的行动外,要把主要精力放在策反伪军和汉奸身上。

    易尚海部被策反,就是邓湘涛一手策划,由郊外组具体实施的。虽然此次策反成功了,但是,也导致了唐新与邓湘涛之间的矛盾,进一步激化。最终,以唐新离开收场。而井山,从渊源上来说,也是以前古星站的人,他们两人的离开,说明古星区完全进入了邓湘涛时代。

    “由邓阳春接任情报处长,行动处则由沈云浩负责。”邓湘涛介绍着说。

    其实,由邓阳春负责情报处的工作,并不是最恰当的选择。可是,井山并不适合现在的古星了。对井山,邓湘涛并没有偏见。他在担任古星区长后,井山对他的工作也是很支持的。可是,井山在政保局挂了号,如果继续在古星工作,暴露的几率非常大。

    就算井山换一个身份,经常化妆,避免白天露面,但是,他的职务实在太重要。一旦出事,整个古星区会遭到毁灭性打击。邓湘涛在潜伏组的时候,一直只与下面的组员发生纵向联系,避免组员之间发生横向联系。

    可是,他担任古星站的站长,以及现在的古星区长后,只能尽量避免下面的部门发生横向联系。但是,部门的头头之间,还是有所联络。

    此次事件之后,他必须严格执行保密制度。部门头头之间,除了见面开会外,平时不能发生横向联系。比如说,新上任的沈云浩,很多事情就要对他保密。特别是于心玉的身份、住处,除了他和邓湘涛外,尽量不让更多的人知道。

    “我的任务呢”于心玉问。邓湘涛找她,不仅仅是通报人事变动,很有可能还会给她安排新的任务。

    “随着日军开赴前线,我们的任务也发生也变化。电讯处的工作,也要随之发生变化。”邓湘涛缓缓的说。

    于心玉与朱慕云不一样,她是电讯处长,对古星区的情况,除了特殊情况外,其他事情全部可以告诉她。况且,有很多事情也瞒不了她。作为电讯处长,重庆过来的电文,第一时间会到她手里。

    只是,鉴于于心玉的职业,她白天要在电话局当接线生,电讯处的工作,需要交给其他人员处理。但是,最近国军与日军将有一战,古星区身处日军大后方,必然要随时保持与局本部以及各个战区之间的联络。

    最近,邓湘涛也接到了通知,第五、六、九战区,分别派出了他们的情报员和物资采购员。他们的任务,也是打探日军的动向。同时,尽可能的采购一些军用物资。虽然国日双方在交战,但他们之间的物资通关并没有关闭。

    甚至,从沦陷区的书信,依然能抵达国统区。国统区发到沦陷区的信,只要地址还在,也都能收到。当然,双方都设立了邮电检查所,所有进入对方的书信,都有可能被拆看。

    至于货币也是如此,虽然日军发行了军用票,“华北自治政府”也有联银券,但是法币依然能在沦陷区的大部分地区流通。就算现在的中储券,也只能在有限的区域流通。

    “请区座指示。”于心玉说,之前军统的行动她是清楚的。可现在的情况发生了变化,特别是沈云浩这个行动处长,想必会给日军不断带来“惊喜”。

    “最近会有其他战区的人来古星,我们要配合他们的行动。同时,趁日军开赴前线的时机,在古星搞破坏,同时,要抑制新四军的活动。”邓湘涛缓缓的说。

    这几个任务都不简单,特别是抑制新四军的活动,就更需要特别的安全。虽然他在新四军有内线,但想要对付新四军,只能借日军之手。而古星周围的日军,只能自保,根本没有多余的力量对付新四军。

    因此,抑制新四军的任务,只能交给古星周边的国军。比如说湖北省保安处、第五、六战区所辖之部队。

    “行动处是不是负责搞破坏”于心玉问,要搞破坏,最好的办法当然是爆破了。

    爆破的威力大,破坏力强,她虽然没有听到城南仓库的爆炸声。可是今天回来后,已经听不少人说了。她是接线生,如果愿意,可以随时听到别人的通话。因此,电报局的接线生,消息是最为灵通的。

    特别是法租界每天发生的大事,基本上电报局都是第一时间知道的。当然,这有违他们的职业道德。因此,这种消息,一般都不会外传,最多也就是内部沟通。

    “不错。”邓湘涛说。日军一走,军统必须行动起来。虽然他把唐新挤走了,但并不说明,他就不愿意行动。

    在古星,必须要让日军知道,军统一直在行动。更重要的是,要让那些汉奸知道,如果他们胆敢做卖国求荣的事情,下场会很惨。

    “新四军那边怎么办”于心玉问。与其他战区情报员、采购员的配合,与她基本没什么关系。最多,也就是收到其他战区的电报后,及时传递给邓湘涛。

    “我们只需要配合就可以了。”邓湘涛说,这件事他不想多说。这件事,与古星的关系不大,无需告诉于心玉。

    “区座,目前国共双方正在联合抗战,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妥”于心玉说,新四军虽然与日军交手不多,但在古星周边,也还是总能听到他们在抗战。

    反倒是打着抗日旗子的忠义救国军,一直以来,除了打着抗日的这面大旗外,并没有干符合他们身份的事情。对了,最近收留了易尚海部。十七支队的作用,可能也就是如此了。他们一直盘踞在管沙岭一带,两年多了,新四军的根据地增加了好几十块,可他们依然紧紧守着自己的那块地盘。

    “不是跟你说过么党国目前的主要对手虽然是日军,但最大的敌人,永远都是共产党。”邓湘涛说,国共双方不管如何联合抗战,因为主义不同,他们绝对不可能真正联合。

    对目前的中国来说,也只适用于一个主义、一个领袖、一个政党。如果共产党不能附庸于国民党,他们之间的矛盾,就是不可能调和的。

    “是。”于心玉说,她只是觉得,外敌还在,党国就如此防备新四军,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不管怎么样,国共双方都算是自家兄弟。现在外敌入侵,只有把外敌赶走后,兄弟之间再起争执也不迟。

    朱慕云晚上约于心玉吃晚饭,但于心玉推辞要加班。古星区的人事有了调整,最近任务又比较重,她需要更多时间来工作。目前古星风平浪静,她也没想过能从朱慕云嘴里,听到什么重要的消息。

    朱慕云确实没有什么重要的情报,他只是准备了一个中储券的推广计划。上海在这方面,虽然有了比较成功的经验,但那都是建立在恐怖活动的基础上。如果不想在历史上留下骂名,这种事还是以和平方式解决比较好。

    朱慕云的方法,真要说起来,其实也很简单,当然,也很和平。这是他在城南仓库处理爆炸现场的时候,突然之间想起来的。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人要是饿到了极点,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的。

    ps:最后几个小时了,手里还有月票的朋友,记得一定要投出来啊。拜托了nt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