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御鬼者传奇

第1784章 褐鳞妖彘

    稍微顿了顿,卿凰又继续言道:“猫熊老大说是愿意带着咱们在玄霞岭附近转转,寻找其余被邪气侵染、失控发狂的妖兽群,不过,它还有个附近条件……那就是要很多很多灵心笋。”

    关横哈哈一笑:“我就知道吃货猫熊会提这种条件,好吧,再让古桑女用木灵气催生一片灵心笋吧。”

    “公子,现在已经快半夜了。”若桃在旁边说道:“要不,先找个地方休息?你看看,小黑累得都睡着了。”

    “嗯,也好,大家奔忙一天,都乏了。”关横点头,那些猫熊倒也殷勤,自发组织起来,弄了不少柔软的稻草铺在窝巢附近,卿凰和小黑躺上去试了试,还真舒服。

    ……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间就是第二天清晨了。

    “喂,猫熊,别吃了!”

    关横看着面前放着堆积如山的灵心笋,还有依然在大啃大嚼的猫熊老大,这家伙现在旁若无人,没有丝毫要停下的意思,气得关横直跺脚:“吃吃吃,你就知道吃,别忘了,我们今天还要赶路呢。”

    但是旁边的咀嚼声音却是越来越大,原来连吞鬼喵和犟驼都加入了用餐大军,卿凰笑嘻嘻递给他一个灵心火笋:“来,你也吃一个。”

    “哼。”关横赌气似的伸手夺过笋子咬了一口,咬得咯吱吱作响,他随即叫道:“走吧,出发。”

    猫熊老大这家伙,平素在玄霞岭周围翻山穿林,走得都不是“人”路,什么沟沟坎坎都有,所以它带着关横他们前行也是如此。

    这一路上不光是关横等人走得怨声载道,连犟驼和尸马也快累散架了,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很快就到了中午。

    “嗷呜……”此时此刻,猫熊老大扭头对着关横叫了一声,伸出前爪指了指西北方角落的溪流,关横他们顺势瞧去,只见溪流上方黑影晃动,隐隐约约能看出是一群妖兽在此地逗留。

    卿凰说道:“那些应该是玄霞岭境内仅次于猫熊群的势力——褐鳞妖彘。”

    闻听此言,关横微微颌首:“是这种妖兽?我倒是听说过。”

    褐鳞妖彘,外貌酷似壮硕野猪,可是却长了四只灵动无比的眼珠,此外浑身都是寸许宽的褐色厚鳞,就算是黑白猫熊那样的力量,也很难打穿它们的鳞片防御。

    似乎是以前和妖彘发生过什么争斗之类的事情,听到关横和卿凰谈起那些家伙,猫熊老大的獠牙咬得“咯吱吱”作响,充满了愤怒之意。

    “嘿嘿,你说,会不会是那些褐鳞妖彘抢过猫熊老大的食物,才让它这么愤怒?”

    听到关横在自己耳边低语,卿凰皱眉开言道:“别瞎说,那些妖彘吸收了邪气之后,有几只黑气顶峰的家伙已经进阶到紫气了,比起猫熊老大的手下,它们可难对付多了。”

    关横眨了眨眼睛笑道:“放心,有古桑女、巨蜂软心榆花粉,以及你的笛声,要对付妖彘应该不成问题……”

    话音未落,旁边的若桃低声叫道:“公子,大伥鬼它们回来了,你瞧,后边还跟着几只妖彘。”

    “嗷嗷!”看到褐鳞妖彘出现,最先扑出去的竟然是猫熊老大,原来它早就按捺不住心中杀意,势要将这些家伙全部拍扁才肯罢休。

    “好啊,要打架怎么少得了我?”若桃见状,手摁吞雷刃握柄也要跟着过去,关横却一伸手把她拦住:“等等,让猫熊老大先解决恩怨再说,咱们也好观察一些情况。”

    “呼——砰砰砰!”关横的话音甫落,猫熊老大的狂猛双爪挟风猛落,就已经打在为首一只紫气妖彘的身上。

    “唩唩唩——”痛吼声陡起,这褐鳞妖彘倏地一晃身躯,腾腾腾连退几步,可却是只疼不伤,足见防御力惊人。

    “哎呀,这浑身鳞片的妖兽好厉害。”小黑在旁边瞧得乍舌不已:“大猫熊打它两掌,就好像没事似的。”

    “说的也是,幸亏刚才公子及时拦住我,否则贸然冲上去,我这吞雷刃也不知能不能劈开对方鳞甲。”若桃看了看手里的家伙嘀咕道:“要是崩了锋刃,还得找一块石头磨磨。”

    “扑哧。”闻听此言,小黑和卿凰都是忍俊不禁捂嘴偷笑。

    这个时候,关横却盯着前方猫熊和几只围扑上来联手作战的褐鳞妖彘,刚才猫熊老大一时冲动,扑上去与对方拼斗,结果却让自己陷入重围,妖彘们配合无间,眨眼的工夫就让它受了好几处轻伤,虽然不严重,却惹得猫熊连连吼叫。

    卿凰说道:“阿横,它都快支撑不住了,咱们帮帮手吧。”

    “好,大伥鬼,你去用原火劲狠狠烧它们。”关横说完这句话,又喊道:“猫熊,你撤回来,我们要动手了。”

    闻听此言,苦苦支撑的猫熊老大立刻嘶吼着挥舞双爪,“唰唰唰”几下迫退了面前妖彘,有一只躲避稍慢,还被它的爪子挠爆了眼球。

    “噌噌噌——”下个瞬间,得了便宜的猫熊立刻几个倒纵空翻落回了关横它们身边。

    “唩唩唩!”惨失一目,那愤怒嚎叫的妖彘刚要追杀猫熊,却被疾飞而来的大伥鬼堪堪拦住去路。

    “呼呼呼——砰砰砰!”说时迟,那时快,漫天挟裹原火劲的拳影接二连三落在妖彘脸上,这家伙仗着鳞甲厚实、防御力惊人,虽然连连后退,却认为这攻击如同挠痒一般不起作用。

    可就在下一刻,妖彘浑身的褐鳞陡忽转为赤红色,烫得这家伙泛起了一缕缕黑烟。

    “嗷嗷嗷——”剧痛无比的感觉直冲脑门,妖彘四肢瘫软,登时惨嚎着扑倒在地。

    “有效,卿凰、古桑女,咱们一起上,别让这几只紫气妖彘跑了!”关横的话音甫落,古桑女霎时间骑着巨蜂冲了出去,轻笑之间,大股花粉漫天飞舞,顺风冲进妖彘鼻孔。

    紧接着,卿凰的笛声响起,这些家伙登时一改刚才喷涂粗气,脸红脖子粗的凶戾模样,全都畏畏缩缩趴伏在原地,不敢动弹了。

    “这花粉和笛声只能短时间制住紫气境界的妖兽,六伥鬼赶紧用原火劲炼化它们体内的邪气。”听到这一声呼喊,伥鬼们魂影涌动,转瞬爆发耀眼的赤红光芒,将几只褐鳞妖彘彻底笼罩其中了。

    霎时间,这几只妖彘发出凄厉的惨叫,在地上不住翻滚,别看它们鳞甲厚实,可是中间总有些间隔缝隙,原火劲如同见缝插针一般,硬生生钻进鳞片内侧烧灼对方的皮肉,这如同铠甲的厚鳞顿时没了半点用处。

    旁边的猫熊老大看到强敌痛不欲生,自己脸上显出一丝快意,不过又觉得胆战心惊,因为它自己也被这原火劲折腾的够呛。

    “好了,再接着烧下去,这些妖彘就变熟了。”关横倏地一弹手指,伥鬼们登时收回剩余的火劲,饶是如此,几只妖彘周身也是滚烫的要命,卿凰看它们可怜,便用莲花奇刃的寒气替它们稍微降了降温。

    最后那几个家伙颤巍巍勉强爬起身,猫熊老大骤然跨前一步发出厉吼,吓得妖彘一个个大惊失色,抱头鼠窜而去。

    “嗷嗷!嗷嗷!”为了庆祝胜利,猫熊昂首长啸,挥动双掌把胸肌拍得山响。

    见此情景,关横摇了摇头说道:“这家伙脸皮真厚,刚才还被对方围攻几乎败得一塌糊涂,现在竟然腆着脸叫唤。”

    “哈哈哈,有什么关系嘛。”若桃大笑道:“我倒是觉得这家伙挺有意思的。”

    “啪。”关横抬脚踹了猫熊一脚:“喂,别在这‘丢熊现眼’了,赶紧带我们去找其余那些沾染邪气的妖兽。”

    就这样,猫熊老大大带着大家在玄霞岭境内转了大半天,总算是把另外几群妖兽都解决了。

    下午,玄霞岭边缘地带,关横扔给猫熊老大几个灵心笋,而后对它说道:“我们要离开这里去伊水妖族了,你自己保重吧,以后别那么贪嘴,小心吃大亏。”

    闻听此言,叼起笋子的猫熊点了点头,而后依依不舍走了。

    “公子,玄霞岭距离伊水妖族的领地‘斜风堡’还有几十里路程,咱们要是抓紧时间,傍晚左右就能赶到。”听了若桃的话,关横微微颌首:“嗯,出发吧。”

    ……

    大家走了没有多久,吞鬼喵提鼻子在空气里嗅了嗅,而后突然蹦蹦跳跳向前窜去,小黑吃了一惊,立刻叫道:“吞吞,你这是要去哪里?”

    见此情景,关横倏地把脸一沉骂道:“这死喵又给咱们添麻烦了,我去把它抓回来。”

    话音甫落之时,他拔身似电撒腿如飞,眨眼间就追到吞鬼喵身后,“啪!”一伸手就抓住了对方的背毛:“小畜生又乱跑,是不是想讨打?”

    “喵呜。”猫儿耷拉着脑袋叫了一声,而后用小爪子指了指前面的草窠,关横此时也闻到一股血腥气,心中骤感不妙。

    “公子!”

    “阿横。”二女率先追了过来,小黑跟在最后,她们问道:“出了什么事?”

    “唉,这猫儿的鼻子太灵了,在这里找到了……”关横说着伸手拨开面前蒿草丛,这才苦笑着说道:“一大堆尸体。”

    “呃?!”若桃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一看:“真的不少,应该有二三十具吧?”

    “嗯,都是刚死不久的妖族人。”卿凰也凑过去看了两眼,接着开言道:“你们说,这群人是从哪里来的?”

    “伊水妖族。”关横毫不犹豫的说出这四个字,随即从一具尸骸腰间拽下个东西,他说道:“你们看,这就是伊水妖族的兽骨令牌,我也有一块同样的。”

    “姐夫,你们跑得这么快,我都追得喘不上气了。”小黑此时从远处奔来,可就在下一刻,骤变忽生!

    “唰!”斜刺里的草丛里猛地探出一只沾满血迹的手,不偏不倚抓住了小黑的脚踝。

    “呃?!”小黑猝不及防之下登时跌向前方,扑通滚进了草窠里。

    “呀啊啊——”

    尖叫声赫然响起,充满了惊恐之意,关横他们这才反应过来,七鬼、尸马和犟驼以及吞鬼喵“噌噌噌”几下围拢上去,大家就只见小黑跌坐在原地惊叫,身下还躺着一个死活不知的家伙。

    “你们……是……”一只血手颤巍巍的抬起,卿凰一把将小黑拉到自己身边,关横和若桃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个满身是血的妖族人,最重要的一点,她,是个年轻的妖族女人。

    “喂,姑娘、姑娘你醒醒。”若桃此时将她扶起呼唤,但这妖族女子却两眼一翻,再次昏厥了过去。

    “她伤得不轻,心坎附近和肋下都是贯穿创口,必须赶紧抢救。”关横说完这句话,一挥手道:“若桃,你用两生膏给她内服外敷,卿凰帮她包扎伤口吧。”

    此时此刻,小黑看着自己手上粘的血渍,她哭丧着脸说道:“姐夫,这个人会不会死啊?我刚才受惊过度,失手一拳打在她的脸上了。”

    “别啰嗦了,就你那一拳,连苍蝇蚊子也打不死。”关横抓起小黑的腕子说道:“走,和我去死人堆那边看看,检查一下有没有其余的活口。”“呃,你让我和你一起看死人?”

    虽然心里不害怕死人尸骸,可是小黑脸上却有几分厌恶,关横却说道:“现在你还是练练胆子的好,省得以后遇到同样的事,叫得比杀猪还惨。”

    找了半晌,除了那个妖族女子,还真的没有其余活口,关横叹了一口气,随即说道:“大伥鬼,你们挖个坑,把这些尸首掩埋吧,让他们曝尸荒野也够可怜的。”

    “姐夫,你说这些人为什么会死在这里?”小黑此时一扫刚才的紧张,兴致勃勃的说道:“我敢打赌,他们肯定是互相残杀……”

    “小笨蛋,说话前你应该好好动脑子思考一下。”

    关横摇头说道:“这些人衣着服饰都是一个模样,明显是同族人,妖族一向讲究团结,本族鲜有互相杀戮的事情发生,依我看,他们应该是意外受到袭击才对。”

    “阿横,你过来一下。”卿凰在旁边叫道:“这女子好像要醒了。”

    “让我们来看看,她到底是谁。”关横迈步走去,那妖族女子正好晃着头缓缓睁开双眸,她看到面前这几个人的时候登时惊慌叫道:“你们是、是人族?!”

    话音甫落之时,她伸手抓向腰间的单锋短刃,卿凰手疾眼快,和若桃同时摁住对方臂膀。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