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四章 新任连长

    第七百六十四章新任连长

    这个胖子战士,一看自己的话,让大家都有些不高兴了,他只好是不敢再说什么了。 23us.

    现在整个宿舍里面,只有那个胖子一个人在休息。而其他的人,仍然是在聊天侃大山,还有的是在抽烟打牌,完全是把现在的这个军工基地,当成是一个旅游度假的地方了。

    “哎,还是在军工基地好呀!你说,我们在部队多不自由呀!我看,我们还不如直接退伍在这个军工基地工作呢!”

    “你是不是感觉现在的生活不错呀!可你要知道,要是让你到这里来工作的话,那可是要到车间去干活呢!到时候,你就不会想着到这里来工作了。”

    “是呀!要是光这样吃吃玩玩的话,我当然也想到这里来工作了。可是要到车间干活的话,我可不愿意到这里来工作。”

    “说的是,谁愿意干活呀!光吃喝玩乐那多好呀!要是领导愿意让我在这里吃喝玩乐,那我就愿意到这里来工作。要是让我到这里来上班,我看还是算了。还不如在我们部队呆着呢!”

    现在整个宿舍里面,大家依然是在说说笑笑,只有那个胖子一个人在床上睡觉。虽然,他也感觉是睡不着。不过,这个胖子感觉,赵专家对他们这么放松,那一定是由原因的。说不定,明天就会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呢!

    只是胖子的这个想法,整个宿舍里是没有人同意的。大家只是想赵中遥就是一个军工专家,他是不会管理他们的。只是会随便他们怎么闹都可以呢!

    就这样,宿舍里面的这些战士们,完全是不把赵中遥放在眼里,他们一直玩到了半夜这才上床睡觉了。就算是到了床上,他们还是很兴奋,凡是两个人睡挨着的,那也是继续在聊天呢!

    然而,之前上床睡觉的胖子,现在竟然是打起了呼噜。看来,他这一次是真的困了。

    就这样,除了那个胖子外,其他的战士们,都是玩到了后半夜才上床睡觉了。可以说,等他们全部都睡着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钟了。

    前半夜大家都是非常的兴奋,都是不想睡觉。可是这到了后半夜的时候,大家可就是非常的困了。当然,也可能是由于长时间,他们的精神一直都是有些紧张,毕竟,在部队里面,那生活是非常紧张的,就算是晚上睡觉,那也是睡不安稳的。

    现在一到了这个军工基地,这些战士们算是彻底放松了,大家聊天聊到半夜,上床后,还又嘀咕了一会。这才都沉沉地睡着了。

    可就在大家睡的正香的时候,突然在他们门口的走廊上面,就是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哨声。

    “嘀嘀---嘀嘀---嘀嘀---”

    这声音,对于一般来说,可能也没有什么,就是有人在外面吹哨子罢了。可是对于当过兵的人,特别是正在当兵的人来说,这种声音,那可就是让他们紧张异常呢!

    因为,外面这声音,是部队里面,最让战士们头疼的声音。这就是让大家半夜都不能好好睡觉的紧急集合的声音。

    对于任何一个当过兵的人都知道,在新兵连里面,所有的集训课目中,这个紧急集合,那是最让人难受。特别是在冬天的时候,大半夜的,让你从被窝里面爬出来,那是什么感觉,就可想而知了。

    就算是下了老连队,这种紧急集合的声音,那也是少不了的。所有当过兵的人,和正在当兵的人,对于这种声音,那都是非常的敏感。当然,这种声音,也会让他们都会有一个本能的反应,那就是马上从床上一跃而起,然后就马上开始打背包,打好后,再飞奔到楼下的集合地点。

    现在这些战士们一听到这个声音,那也都是全懵了,毕竟,这里并不是部队,只是一个军工基地,在这个地方,能听到这个声音,怎么着,也让人感觉到很奇怪呢!

    “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人吹紧急集合呢!”

    “是呀!这里不是军工基地吗!怎么会有人吹哨子。”

    “这军工基地,不管生产枪支,可能还生产哨子吧!这是在试验一下,他们生产的哨子响亮不响亮。”

    “你说什么废话,军工基地怎么会生产哨子。”

    “哎,我们部队用的哨子,那也是我们部队的军品之一呀!既然是军品,那军工厂又为什么不能生产哨子呢!

    “管他呢!可能是谁吹着玩呢!我们就是不用搭理他们,赶紧睡觉吧!现在才五点钟,距离天亮还有一两个小时呢!大家都睡吧!谁爱吹就让他吹吧!”

    这些战士们,虽然是听到了哨子的声音,可大家只是先坐在了床上,就是没有人打背包呢!

    然而,就在大家还在议论这事的时候,就是听到嗵的一声,有一个打的四四方方的背包,竟然是从上铺仍了下来。随后,又一个肥胖的身影,也从上铺爬了下来。

    “兄弟们,我没有猜错吧!赵专家是在装逼呢!这不,马上就给我们来下马威了,大家赶紧吧!这是赵专家吹的紧急集合呀!你们怎么还愣着干吗呢!”

    胖子已经把背包给打好了,他一边把背后往背上背,一边还要大家都赶紧打背包呢!

    “你丫的胖子,我看不是赵专家在装逼,是你他妈的在装逼呢!你怎么能肯定,外面的哨声就是赵专家吹的呢!说不定,是别的职工吹着玩的呢!”

    “你个死胖子,你要出去赶紧出去,我们还没有睡够呢!你一个人到外面跑步去吧!我们再睡一会。”

    “胖子,你赶紧滚蛋,别在这里嗦了,我们才不会象你那么傻呢!你要想紧急集合,那你自己就去吧!我们继续睡觉。”

    “胖子,你放什么屁,赵专家会在这个时候,给我们紧急集合,你当赵专家是赵连长呢!我看,赵专家现在一定还在被窝里面睡觉呢!”

    “你个胖子,你可真是傻瓜,这肯定是有职工在跟我们闹着玩。故意吹的紧急集合的声音。”

    “没错,这个军工基地里面的很多工人,都是一些退伍兵呢!一定是他们知道,我们当兵的,就怕这个紧急集合的事情了,于是,他们就是故意整治我们呢!”

    “说的不错,我们下午的时候,不是和赵专家一起去了二号车间了。里面,就是有很多工人,他们当时,也都是好奇地看着我们呢!一定是他们中的人也当过兵,所以就想到了这个办法,来跟我们开玩笑呢!”

    这些战士们,虽然是听到了紧急集合的声音,可他根本不把这个哨声放在心上,就感觉,这是有人在吹着玩呢!

    “好了,你们要是不相信的话,那你们就继续睡吧!我先到外面去了。”胖子看大家不相信他,他只好是一个人背着背包,就向宿舍的门口走去。

    “滚蛋,你个大傻瓜。”

    “哈哈!---哈哈!---”

    胖子的身后,就是传来了一阵嘲笑和辱骂的声音。

    当胖子出去后,大家就是没有把这哨声当成是一回事。毕竟,这哨声也就吹了几下,之后,就是没有什么动静了。于是,大家就又钻进被窝里面,开始打呼噜了。

    “嘀嘀---嘀嘀---嘀嘀---”

    可就在大家刚刚打了两个呼噜,门外面,竟然是又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哨声。并且,这一次是没完没了,一直在吹呢!这下,可让宿舍的这些战士们有些受不了了。

    “哎,你说这外面是谁呀!这是不是有毛病呀!天还黑着呢!在这里吹个鸟呀!”

    “这他妈的是谁呀!这是不想让我们睡觉了吗!”

    “草,这人敢跟我们当兵的过不去,我看他是活腻了。”

    “是呀!我们把这家伙给拉到屋里来揍一顿,看他还在这吹不吹了,这他娘的还怎么让我们睡觉呢!”

    这些战士们一看这架势,要是不出去制止的话,这家伙会一直吹下去呢!要是这样的话,他们就是也别想睡觉了。

    一边说着,一边就有两个战士,披了一件衣服,就冲到了门外了。可他们俩出去后,就是没有什么动静了。半天也不见回来。

    “哎,这是怎么回事,这两个家伙,怎么还不回来呀!”

    “是呀!这两个家伙,难道跟那个家伙打起来了,可这外面,也没有什么动静呀!”

    “不好,说不定,是那家伙手里有武器,这就把我们的战士给‘消灭’了。刚才,那个胖子好象出去后,就没有再回来呢!”

    “赶紧了,我们都出去看看。”

    这一下,可是让这些战士们都不敢睡觉了。纷纷从被窝里面爬了出来,然后披着一件衣服,就都从宿舍里出来了。

    可当他们哆哆索索地跑到外面时,一个个就是都愣住了。并且,一个个都变成呆若木鸡的样子。

    因为,外面走廊上面的灯光也很亮,大家出去后,就是看到一个身穿上校军官服的军队领导站在大家面前,他是一脸怒气,手里还拿着一把哨子。

    这个上校,非常的年轻,但是看上去是非常的成熟,很有当兵的威严。站在那里,可以说是英姿飒爽的,十分的神气。虽然现在天气有些冷,可这个上校军官,那是巍然矗立在那里,就象是一棵青松一样,浑身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度和力量。

    这个上校军官,只是这么一站,那强大的气场,已经是让所有的战士们,全都有些噤若寒蝉了。

    这些战士们,一时看着眼前的上校军官就是有些眼熟,可又一时想不起来,这是谁了。大家现在是你看看我,我又看看你,然后又看着面前这个威风凛凛的上校军官,一个个都是一脸懵逼的样子。

    “大家还认识我吗!”

    这个上校军官在看了大家足足有一分钟后,他才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这话一说,现场的所有人都是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他---他是赵专家。”

    “他---他怎么会是赵专家!”

    大家还是听出来了,站在他们面前的这个威风凛凛的上校军官,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教官赵中遥。

    “行,还认识我。那好,从现在开始,你们不能再叫我赵专家了,你们要叫我赵教官。从现在开始,你们真正的集训生活就要开始了。昨天,我已经让你们休息够了,下面是我们开始工作的时候了。”

    赵中遥先看着大家,就是说了这样一些话。大家一听赵中遥的话,就是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我知道,你们都是当兵的人,并且在部队,那也都是各个部队的优秀士兵。所以说,你们就是会不把我这个军工专家放在眼里,感觉,我在你们面前,只是一个会设计枪支的专家,根本不懂带兵的事情,更不会教你们进行军事训练。

    你们要是这样想的话,那也是正常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我也是有过从军经历的,我也是当过兵的,我对于部队的那一套,也是非常熟悉的。

    你们看到我穿的军官服了吗!这是上级领导怕你们不服我。专门给我订制的一套军官服。虽然,你们只有三十个人,可我却要穿一套上校的军官服。

    没有办法,其实我并不想穿这一套军官服,可是上级领导一定要我穿,说这样才象回事。我想来想去,感觉也有道理,既然你们都是正规军,那我这个教官,不能是一个普通百姓呀!我也要成为正规军才行吗!

    当然,我虽然是一个上校军官,可我的职务其实就是一个连长。毕竟,你们才三十个人,要是编制成一个营或者是一个团,这显然就是不合适的。其实就算是编制成一个连,那不也一样是不太合适吗!不过,既然你们都是优秀士兵,那你们这个人数,也是合适当一个连了。

    你们现在就是一个新组建的新兵连,而我赵中遥,就是你们这个新兵连的新任连长。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