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六章 第三种可能

    第七百四十六章第三种可能

    赵中遥这么说了一句,也就不在说话了。 23us.而刚才的那个战士听了赵中遥说的这话,也不想再说什么了。虽然他很生气,可这里是考场,他也不敢把赵中遥怎么样。

    第三组考完后,就轮到赵中遥这一组了。

    现在这最后一组,也都来到了靶台前面。这靶台总共是十个。之前都是十人一组,刚好是一人一个靶台。

    现在赵中遥这一组只有八个人,他们只好是占用了八个靶台。刚才考官也没有规定,这最后一组,谁用那个靶台。这样一来,他们就是可以挑选一下好用的靶台。

    到了靶台前面后,除了赵中遥,其他的七个战士,就开始赶紧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靶台,感觉这个靶台不怎么样的话,就会选择另一个。

    只有赵中遥仍然是无动于衷,在等他们都选完后,他才在他们都挑剩下的两个靶台之中,随便选了一个,就站在了这个靶台前面。

    大家都选好后,就又一起趴在地上开始调整姿势了。看着现场的这些选手。除了赵中遥之外,其他人那都是来回动着身体,就想找一个非常合适的身体姿势。而赵中遥则是一直趴在那里,只是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就不动了。

    考官现在来到他们这一组选手面前,看他们都准备的差不多后,就开始命令他们进行射击比赛了。

    于是,这靶场上面,很快就响起了一阵枪声。

    “砰砰!砰砰!---”

    不过,过了一会,靶场上面就没有了枪声了。看来好象是大家都已经射击完毕了。这个时候,考官也在等着工作人员,赶紧把成绩给拿过来。而这一组除了赵中遥之外的其他七个选手,现在也是一脸的得意,就想着要赶紧看着赵中遥出丑呢!他们想,赵中遥这一次一定打的很差呢!

    不光是这一组的选手,就连之前的那些选手,现在也想要看看赵中遥会打出什么样的成绩,他们也想要看着赵中遥在这个比赛中出丑呢!

    于是,所有人现在就在等着工作人员,把这个成绩单从报靶员那里统计过来,他们好看看赵中遥是不是都打了光蛋了。

    可是让考官和其他选手奇怪的是,这工作人员,就是迟迟不过来,这可让教官和其他的选手感觉很奇怪了。

    其实,不光是考官和这些选手们感觉很奇怪,就连坐在考场外面的一些领导和观看的战士们也是感觉很奇怪。

    现在刘长云和刘天明还有那个牛大校,就一起坐在考场外面的看台上面。这个牛大校和刚才参加比赛的这些选手一样,也想要看着赵中遥出丑呢!只是一看这情况,这个牛大校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这时,就看着身边的刘道:“老刘,这是怎么回事呀!这一次的比赛成绩,怎么还没有出来呀!”

    刘来也是有些紧张,虽然他感觉赵中遥设计的这一款新型狙击枪确实是很厉害,他自己也亲自体验过了。可这也不能保证,赵中遥这一次一定能够拿到第一名的成绩。这考场上,本来就是非常容易出现意外的地方。

    刘天明当然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他听了牛大校的话,只能无奈地笑道:“呵呵!你问我,我问谁去。我怎么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刘这一句话的时候,他就在想,千万别是因为赵中遥的原因,别让赵中遥在关键的时候掉链子。

    而在考场上面的这个中校考官,本来也是想要看赵中遥的笑话呢!只是他是考官,不能象那些选手一样,把自己的情绪表现出来,他只能是在心里想着,要赶紧看赵中遥出丑,谁叫他在自己这个考官面前这么狂妄呢!

    可现在迟迟不见他手下的工作人员,把统计成绩单给拿过来,他就有些着急了。于是,他就亲自去了放靶子挖了壕沟的地方,他想要亲自去看看这报靶员和统计成绩的工作人员到底是在干什么呢!

    八百米的距离,也是不近的。中校也是跑步过去的。当他喘着气跑到了放靶子的地方时,就是看到那个统计成绩的士管和几个报靶员,呆在壕沟里面,正围在一起,好象是在议论着什么。

    一看这情况,考官还想,这几个家伙,是不是在聊着玩呢!于是,他看着这些人就吼道:“你们他妈的在干吗!这是比赛呢!你们还有闲心在这聊天。赶紧把最后一组的比赛成绩统计出来。”中校考官十分生气,瞪着这几个家伙,教训了几句。

    那几个报靶员,一看是考官过来了,他们不在说话了。而那个统计成绩的士官,马上从壕沟里面走出来,他来到中校面前,用无奈的表情说道:“报告考官,还有一个选手没有开始打枪呢!我们怎么给你报成绩。”

    一听这个士官的话,中校一下子就懵了,他感觉一头雾水。不明白士官说的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刚才都已经是打完了,没有人再开枪了,怎么会有人还没有打枪呢!

    “你---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好象没有听明白。”中校走近士官一步,又瞪着他问道。

    “我的意思是说,现在还有一个选手没有比赛呢!他没有打一枪,我们怎么给他报成绩呀!”士官又看着中校解释道。

    “什么,现在有人还没有放一枪呢!他是谁,他怎么还不射击。”一听士官的话,中校感觉十分的吃惊。

    “他叫赵中遥,是这最后一组选手里面的一个。他现在还没有放一枪呢!”士官把这个还没有开枪的选手名字说了出来。毕竟,他是统计这些选手考试成绩的,那个选手叫什么名字,打了多少环,他是必须弄清楚的。

    一听士官这么说,这个中校考官一下子就笑了起来:“哈哈,果然是这个赵中遥,他真的是丢人现眼了呀!我就知道他只不过是在吹牛罢了。”

    这个士官一看考官的表情,还有他说的话,他也不明白考官的意思,毕竟,这个士官只是一个工作人员,他并不知道选手的具体情况。虽然他知道这些选手的名字,可他仅仅是知道这些而已。

    “考官,你说的这个赵中遥怎么了,他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打一枪呢!”士官不明白中校的意思,于是就也问了一句。

    “哎,我说你们有没有看清楚呀!赵中遥他不是没有打枪,而是全部打了光蛋了吧!他要是全部打了光蛋,那靶子上面,当然是一发子弹也没有。你们是不是就依据这个,认为这个赵中遥还没有打一枪吧!”中校一听士官说,这个没有打一枪的选手是赵中遥时,他突然就想到了他为什么没有发一枪的原因了。

    “考官同志,这不可能吧!就算是赵中遥打的子弹没有上靶,可他打的子弹,也一定会落在靶子前面的掩体上面,或者是后面掩体上面呀!可我们刚才在听到一阵枪声的时候,根本没有看到赵中遥应该瞄准的六号靶子的掩体上面,有任何一个弹孔呀!这怎么能说他已经打完了靶子吗!这说明,他到现在还没有放一枪呢!”

    士官只是根据自己的经验在推断赵中遥的这个八号靶子上面,为什么到现在没有打上一发子弹。他感觉自己的这个推断是很有道理的。就算是听了中校解释的理由,他也不相信中校说的话。

    “靠!士官同志,你他妈的懂个屁呀!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只知道选手要是没有打到靶子上面,就可能会打在靶子下面的掩体上面,或者是靶子后面的掩体上面。可你想没有想过,还有可能出现第三种情况。”中校听了士官反驳的话,他可有些生气了。看来,他也是感觉他比士官更有经验了,于是,他是想到了第三种可能。

    这个士官一听中校的话,马上就是脸红了,他想自己可能就是没有人家中校想的周全,人家一定是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了。于是,他就好奇地问道:“考官同志,那你说的第三种可能是什么呢?”

    “第三种可能就是赵中遥打出来的子弹,根本就没有飞到靶子的地方就已经落到了地上了。”中校自信地说道。

    “怎么会这样,这才八百米,别说这是狙击枪比赛了,就算是步枪比赛,子弹也可以轻松地飞出去八百米呀!”士官听了中校的这一句话,他还是有些不解。

    “妈的,你这脑子是让驴踢了,怎么就这么笨呀!你说那赵中遥要是在瞄准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瞄到靶子上面,而是瞄的太低了,那子弹在飞出去后,还可能一直是水平飞行吗!肯定是斜着向下飞呀!你说,他打出去的子弹不是水平飞行,而是斜着向下飞,那他的子弹,肯定是距离靶子很远的距离就射到了地面之上了吗!

    要是赵中遥打出去的子弹,都是距离靶子一百米就射到了地面之上,你还能看到这些子弹飞到靶子旁边的掩体上面吗!别说是距离一百米了,就算是距离几十米,你不也是看不到吗!”

    中校不愧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考官,他这样一分析,士官感觉是非常的有道理。要是这样的话,他当然是不可能看到子弹在靶子上面留下任何痕迹,也不可能看到子弹在掩体上面留下任何痕迹。

    “考官同志,你说的太对了,看来是我判断失误呀!我只是想到了两种情况,就是没有想到第三种情况,这样看来,这个赵中遥一定是打了光蛋了。”士官听了考官的话,感觉人家分析的十分在理,是他自己没有想到这第三种情况。

    “这就对了吗!这不是你们的问题,都是这个赵中遥的问题,他根本就不会打枪呀!”考官一看这个士官也同意了他的看法了,他就也不在生气了,还把责任完全推到了赵中遥的身上。

    “可这个赵中遥怎么不会打枪呀!能够到我们这个比赛现场来参加比赛的选手,那可都是从各个单位挑选出来的神枪手呀!赵中遥怎么可能打的这么差劲,这根本就象是一个新兵第一次打靶吗!”

    士官虽然是同意了中校的看法,可他有一点还是想不明白,他在想,赵中遥既然是这一次来参加比赛的选手,他的射击水平怎么会这么臭呢!这完全说不过去,这不正常呀!

    听了士官的话,中校就笑了一下说道:“怎么不正常呀!你可知道这个赵中遥是什么身份吗!”

    “是什么身份。”士官一脸懵逼的样子。

    “军工专家。”中校挑了一下眉毛说道。

    “什么,一个军工专家,他怎么会来参加这个全军的军事比武呢!”听了中校的话,士官还是很不理解。

    “这我可就说不清楚了,这你得问我们的上级领导去。谁知道人家赵中遥是怎么就混进了我们革命的队伍中来的。反正我知道他就是一个军工专家,这是他刚才对我们说的。当然,他不只是一个军工专家,还是一个军工基地的领导。”中校又看着士官说道。

    “我靠,一个军工专家,一个军工基地的领导,他怎么会来参加我们这样的军事比武呢!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怪不得他打出了光蛋的成绩,他要是不打光蛋,那才不正常呢!”

    士官一听中校说出了赵中遥的身份,他就是感觉,赵中遥要真是这样的身份,他能打出这光蛋并且还是靶子旁边的掩体都没有打到的光蛋的话,那也就是再正常不过了。

    “好了,你就把赵中遥这一次的成绩记为零分吧!我马上过去宣布他们这一次的比赛成绩了。”中校看自己已经在这里耽误了不少时间了,他也是赶紧就要士官把成绩单给他统计出来了。

    士官刚才已经把其他人的成绩都统计了出来。现在也就差赵中遥一个人的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