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一章 七号

    第七百三十一章七号

    “哈哈,好,石青山,既然你这样说的话,那你敢不敢跟我打赌呀”赵中遥又这样自信地看着石青山说道。

    石青山听了赵中遥的话,他就不服气地说道:“你要打什么赌,有什么不敢打的。”

    “那好,是这样,你说你设计的新型狙击枪性能非常好。而我说你设计的这新型狙击枪,根本不怎么样。我们俩现在就用这事来打一个赌怎么样。”赵中遥看着石青山说道。

    “行呀那我们就打一个赌,谁怕谁呀”石青山看着赵中遥,一服不服气的样子。“说,怎么个赌法。”石青山又说道。

    “就拿这一次的新型狙击枪设计大赛来说吧要是你设计的这新型狙击枪,在这一次设计大赛上面,拿到了前九名的成绩,那就算我输了。可是你设计的新型狙击枪,要是拿了倒数第一名的话,那就算是我赢了,你看怎么样。”赵中遥非常自信地看着石青山说道。

    一听赵中遥这么说,石青山瞪了他一眼说道:“你说什么,你这意思是说,我设计的这新型狙击枪,根本是一堆废铁了,只能拿到倒数第一名的成绩了。”

    “其实,我不是这个意思。”

    “哦,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其实是想说,你这所谓的新型狙击枪,要是能够在这一次狙击枪设计大赛上面,不出问题,那就算是很不错了。我所担心的是,你这新型狙击枪,不但是会拿到倒数第一名,还有可能在比赛的时候出问题呢这才是我最担心的。”

    赵中遥现在真的是不担心这一次,石青山设计的这新型狙击枪,有可能在这一次狙击枪设计大赛上拿到倒数第一名的成绩。而担心,这样的废铁狙击枪,有可能在比赛的时候出问题。比如说,这炸膛的问题。这可是很严重也很危险的事情。

    “哼,赵中遥,你到底想说什么呢我设计的这狙击枪又怎么了。就算是在比赛时拿不到前几名,可也不可能出现什么问题吧”石青山自然是不服气了,他听了赵中遥的话,就又这样说道。

    “好了,石专家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你要是愿意跟我打赌的话,那我们就打一次赌,你看怎么样。”赵中遥又看着石青山说道。

    “行呀有什么不敢的。只是不知道,这输的一方,要给赢的一方什么东西呢”石青山又这样说道。

    “你说呢随便,你想要赌什么都可以。”赵中遥也自信地看着石青山说道。“那好,我们就小赌一下,也就赌一千块钱吧”石青山看着赵中遥说道。

    赵中遥听了石青山的话,笑了一下说道:“哈哈,石专家,这是不是赌的有些小呀才一千块钱,我们可都是有身份的人呀这是不是有些小气。”

    “好,那你说吧你想要赌多少钱。”石青山看赵中遥嫌赌的太小,他就想听听,赵中遥敢出多少钱赌注。

    “要不,就一万元吧这不算是很多,可也不算是很少。也就是我们俩差不多一个月的工资,你看怎么样。”赵中遥想,要赌就赌的多一些。这样,才能好好教训一下石青山。

    “一万”石青山一听这个数,还有些紧张。毕竟,这一万元,那可能是他一个月的全部收入呢可既然人家赵中遥都说出来了,他当然也不能含糊了。

    “行,一万就一万,谁怕谁。”石青山听了赵中遥的话,他咬了咬牙,也答应了下来。

    “好,那就这样。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赵中遥说道。

    “行,一言为定。”石青山也这样坚定地说道。

    只是在说了这些事后,石青山还是有些生气。他想,明明自己设计的新型狙击枪,在307基地,就是表现的非常不错呢怎么在他们这308基地,表现的就很差劲呢这肯定是有一个有在欺骗自己吗

    想到这里,石青山又看着赵中遥说道:“你现在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设计的新型狙击枪,在你们308基地,竟然是全部打了光头。可是同样是这两把枪,在人家307基地,为什么都能打出优秀的成绩。你现在把这事给我解释清楚。”

    “这个事情吗肯定是程远方在欺骗你了。虽然,你自己也看到了报靶员在报靶了,并且是报了优秀的成绩。可我想,这两个报靶员,不也是程远方手下的人,他要是事先对他们交待了什么的话,他们当然可以弄虚作假了。”

    赵中遥刚才想了一下石青山说的话。他就想,既然石青山设计的这两把狙击枪,根本不怎么样。可这两把枪,竟然又能在307基地打出优秀的成绩。并且,石青山和小赵,还在靶场亲自看到了报靶员,报的成绩。那现在,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这很可能就是那两个报靶员在弄虚作假了。要不是他们俩在弄虚作假,这事是不正常的。

    石青山听了赵中遥的话,他非常生气地说道:“你在胡说什么呢我和老程,那也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他是不可能欺骗我的。而你,倒是很有可能欺骗我。”

    “哈哈,是吗行,既然你这样想的话,我现在也不想再给你解释什么了,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不过,在没有进行狙击枪设计大赛之前,你不能指责我什么。我和程远方现在到底是谁在欺骗你,那只有等到,这一次狙击枪设计大赛举行的时候才知道呢你们俩设计的这新型狙击枪,到底怎么样。到了比赛的时候,不就知道了。现在我想,不管是谁说什么,都是没有什么用的吗一切,还是让比赛来考验吧”

    赵中遥也不想跟石青山再解释什么。毕竟,他现在再解释也没有用。有些事情,那只有用比赛的方式,才能最终解决呢

    “好,我现在也不跟你计较了,那就等比赛之后再说吧”石青山也知道,现在他也没有什么资格来指责人家赵中遥。毕竟,到底是程远方在欺骗他,还是赵中遥在欺骗他。现在一切都不好说。一切只有比赛了之后,才会有一个水落石出的结果。

    时间一晃又半个月过去了。

    终于到了全军的新型狙击枪设计大赛的时间了。

    这一次设计大赛是在总装备的一个大型靶场之中进行的。

    现在,所有的参赛选手和参赛用的新型狙击枪,已经是全部运到了比赛现场。

    而在比赛现场,已经搭好了一个临时的主席台。在台子上面,摆放了一排办公桌,上面盖了一层红绸布。

    刘部长和刘主任还有石副部长,以及其他一些总装备的领导,已经坐到了主席台上。

    而在主席台前面,是各个基地的选手和基地的一些主要领导。赵中遥现在就和石青山小赵,还有两个副厂长,都来到了比赛的现场。

    为了公平起见,这一次来参加比赛的人员,自己不直接参加这样的比赛。也就是说,各个基地,虽然是来了不少人。可也只能是在这里观摩比赛。只有自己设计的新型狙击枪,可以参加比赛,而所有人员,是不能参加射击比赛的。

    因为要是让各个基地自己的人员来参加这样的设计大赛的话,那谁都想把自己基地设计的枪打出好成绩。而不想把别人设计的枪打出好成绩。

    要是这样的话,那这样的比赛,就是没有意义了。因为这样,根本是检验不出一把枪真实的性能的质量怎么样了。正因为这样,这一次,担任射手的人员,全部是从总装备的保卫处,临时挑选出来的一些步枪射击水平比较高的战士。

    这些战士,虽然不算是什么神枪手,可参加这样的,仅仅是考验枪支性能的比赛,那还是绰绰有余的。毕竟,这一次比赛,不是比赛射手的射击水平,而是比赛射手手中的新型狙击枪的性能。这样的话,对于射手本身的射击水平,已经是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他们只要能够拿出自己的水平,尽量把手中的枪支,都打出好成绩就可以了。

    现在比赛已经开始了,比赛的顺序是有抽签来决定的。是由代表十个基地参加这一次狙击枪设计大赛的军工专家,抽签来决定,这一次比赛的顺序。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代表308基地抽签的人,当然是石青山了。

    石青山也很高兴,毕竟,他对自己设计的枪,还是很自信的。就因为,程远方的弄虚作假,让他感觉,自己设计的这两把新型狙击枪,一定能够在这一次比赛中拿到大奖呢

    现在石青山代表308基地开始抽签了。他抽了一个七号。这说明,他们308基地的出场顺序是第七个出场。这样一个顺序,还算是不错的。因为,既然不是特别靠后,也不是特别靠前,是在中间的位置。

    因为一般的比赛,大家就是喜欢在中间的位置出场。因为要是第一个出场的话,那自然是会有些紧张了。要是最后一个出场的话,那也会有些紧张。只有在中间出场的话,从心理层面上来说,是最让人感觉到放松的时候。

    特别是象这种并不是由自己的基地人员参加的比赛。而是由别人来参加的枪支设计比赛。那能抽到中间的顺序号,就是最为合适的了。

    因为一开始,那射手在射击时,肯定是状态不怎么好,还没有找到感觉,在这样的情况下,当然是不容易打出好成绩了。可最后的顺序号的话也是不大好。因为这个时候,射手在打了几十发子弹后,有可能就是会感觉有些累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当然也是容易打不好了。

    而石青山抽的这个七号,算是一个中间的位置。这对于他们308基地来说,还算是一个不错的出场顺序号。

    就连石青山看了这个号后,还看着赵中遥笑着说道:“嗯,赵厂长,我的手气不错,我们抽到了一个中间位置出场的号码。”

    赵中遥听了石青山的话,并没有显得特别的高兴,他看了一眼石青山手中的号码,用自言自语地声音说道:“这个七号,虽然是在中间的位置。可这个七还是不怎么好。”

    一听赵中遥这么说,石青山有些不太高兴了,他看着赵中遥说道:“赵厂长,你怎么能这么说,这七字,又怎么了,有什么不好的呀这是七字呀又不是四字。”

    “是七字不错,可你看,不管是大写的这个华文的七字。还是阿拉伯数字的这个7字。都是有些曲折吗特别是这个我们这一次抽签用的这个华文的七字。你看这个字,多不好。不但是有些曲折,并且还横着插了一杆子。这样的话,我感觉,我们这一次比赛,就是有可能不太顺利呢”

    石青山,本来感觉自己抽到了一个七号,心里还挺高兴的。他还想,赵中遥看了他抽的这个号,也一定会说他的手气不错呢

    可结果呢赵中遥竟然说出了一些不吉利的话,这可让石青山有些生气了:“赵中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308基地的领导呀你怎么能这么解释我抽到的顺序号。”

    “石专家,你不要生气,我只是就事论事吗这只是我一家之言。你权当是一个笑话吗就当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吗”赵中遥一看石青山又生气了,他心里可是很开心。可他也不能和石青山在这里吵起来,于是,他就给石青山解释说,自己刚才只是跟他开玩笑的。

    可不管怎么样,赵中遥的这话一说,就是让石青山心里开始犯嘀咕了,他在想,难道赵中遥说的不错,我抽的这个七号。真的不是一个好的顺序号,我和小赵设计的这一款新型狙击枪,在今天的狙击枪设计大赛中,会不是很顺利吗真的会有一些曲折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