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 一网打尽

    第七百零五章一网打尽

    看姚东升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刘天明就又看着他说道:“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呀”

    “我我无话可说,你想怎么样吧”到了这个地步了,姚东升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想怎么样,我只想告诉你的是,这些所谓的新型钢材。根本不是什么新型钢材,就是一些普通的钢材罢了,你把这些普通的钢材拉到这个江海汽车装备制造厂是想要干吗呢难道,就是想把我们基地的原料给卖了。”刘天明又看着姚东升说道。

    一听刘天明这么说,姚东升就是又是一惊。他看着刘天明说道:“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我拿这些新型钢材的原料去给老许看了,他说了,这些钢材就是新型进口钢材呢你怎么说这就是普通钢材呢”

    刘天明听了姚东升的话,就是又笑着说道:“我要是说这些钢材就是一些普通的钢材,那你又怎么会想着拿这些新型钢材进行贪污行为呢”

    一听刘天明这么说,姚东升就是又吃惊地看着他说道:“你在胡说八道,我根本不相信。”

    “你爱信不信,你都不看看,这些所谓的新型钢材和普通的钢材有什么区别,这不都是一样的吗”刘天明又这样说道。

    听了刘天明的话,老周一下子就是也呆住了,他愣愣地看着姚东升说道:“姚主任,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拿普通的钢材想要骗取我们的比较好的钢材吗”这事可真的是出乎老周的意料,他本来还想着通过这一次钢材交易,就是可以大赚一笔呢现在看来,他不但是赚不到钱,还有可能违法了呢

    “老周,我我怎么会这样呢这些就是新型钢材,你不要听刘天明在这里胡说八道。”姚东升又这样说道。

    “好了,是不是新型钢材,我们可以让这个江海汽车装备制造厂的专家来鉴定一下不就可以了。”刘天明又这样说道。

    “好,就让这个厂子的专家来鉴定一下。”姚东升现在也不管自己的这种做法到底会有多严重的后果了,他只是想知道,自己认识的老朋友老许,到底有没有出卖自己。

    “行,你们等一下,我打一个电话。”刘天明说完,就是给这个厂子的张总打了一个电话。

    张总接到电话后,很快就是来到了他们身边。并且,身边还带着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带着一副近视镜的中年男子。

    张总来到了大家面前,他扫了一眼众人,然后走到老周身边,瞪着眼睛看着他说道:“老周,你这是什么意思,要用别人的普通钢材,换我们的好钢材吗还跟我说,这些钢材是进口钢材,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张总,这怎么可能,这些就是进口钢材。”老周一听张总的话,他还有些不服。“行了,这位是我们公司的材料专家,让他来对这些钢材做一个鉴定吧”张总说完,就看着身边的这个专家说道:“陈工,你看一看,这些钢板是不是进口的钢材。”

    这位陈工走到还在车上的一块钢板面前,他扶了一下眼镜,然后仔细看了一下说道:“张总,这些钢材就是一些普通的钢材,根本不是什么进口钢材。”

    一听这话,张总就又看着老周说道:“怎么样,你还有什么话说,这幸亏是刘部长他们提前知道了你们的不轨交易,要不然,我们公司,可是会因为你亏不少钱呢”

    “张总,这这怎么会这样呢”老周是一脸懵逼的样子。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他就是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行了,老周,你先到我的办公室来吧这些所谓的新型钢材,是谁的,还让谁拉走吧别人的事情,就让别人去处理吧你的事情,我可是要慢慢给你处理了。”张总瞪着老周,就是说了这样的话。

    一听张总这么说,老周就是一脸无奈的样子,然后走到了张总的身边。之后,张总,就又看着刘天明说道:“你们是军工单位,你们的事业,还是你们处理吧我也只能管我的人了。你们只要还把你们的钢材拉走就行了。”

    刘天明听了张总的话,就又说道:“好,我知道了,我会把我们的钢材还拉走的。”说完,张总就带着老周离开了这个地方了。

    不过,老周在走过姚东升身边时,就是骂了一句:“姓姚的,真没有想到,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最后你却跟我来这么一手,用一车普通的钢材,想要换我们好一些钢材。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好象之前也没有得罪过你吧你他妈的,怎么这么狠呢这下,老子可是被你害苦了。”

    姚东升听了老周的话,他是张了张嘴,可就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对于他来说,那可真的是百口莫辩了。“老周这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也是爱害者。”姚东升憋了半天,就是又看着老周的背影解释了一句。

    老周听了,就是又回头瞪着姚东升骂道:“你他妈的什么意思,你是受害者,就想要找一个人也跟着你受害吗你他娘的可真差劲呀”

    一听老周这话,姚东升就是又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看着老周那远去的背影,姚东升感觉心口有一团东西在堵着,让他十分的难受。

    “好了,你们现在赶紧把这些钢材再装回到车上去。”刘天明又看着还有发愣的几个工人说道。

    “快,把这些钢材在装回到车上去。”赵刚听了刘天明的话,就是赶紧又命令他身边的几个工人到仓库里面,把刚才卸下来的钢板,又搬回到了卡车上面。

    “赵刚,你负责把这一车钢材,再运回到308军工基地吧”刘天明这时就又看着还在忙碌的赵刚说道。“是刘主任,我一定会很快完成任务的。”赵刚看着刘主任说道。

    “二位,你们俩是不是可以跟我一块回到总装备部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好好给刘部长回报一下工作了。”刘天明看着姚东升和秦大川说道。

    姚东升和秦大川听了刘天明的话,那感觉脚底下一软,就好象要倒下去一样。他们俩都很清楚,现在这事要是让刘部长知道了,那他们俩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刘主任,是我不好,这事是我不对,你看咱们能不能别让刘部长知道呀我们再把这一车钢材运回到308军工基地不就行了。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只要刘主任肯放我一马,我这辈子愿意做牛做马来报答你。”

    到了这个地步了,姚东升知道,现在唯一可以救自己的人就是刘天明了,只要他愿意放过自己,那他还有可能躲过这一劫的。要是刘天明把这事给刘部长说了之后,那他的问题可就严重了。

    再说秦大川一看这情况,他也是感觉这一次的事情,那是非常严重了。要是自己现在不服软的话,怕是会有很严重的后果呢他一看表哥已经向刘天明服软了,他也赶紧向刘天明说道:“刘主任,这一次都是我的不对,希望你能够放过我表哥吧一切责任由我来承担吧我表哥只是帮我做事的,我是主谋。”

    刘天明看着秦大川说道:“你当然是主谋了,不过,你表哥的责任也是很大的,现在谁也没有办法,你们自己酿的苦酒,你们只能是自己喝了。”

    “刘主任,你就这样狠心,把这事告诉刘部长吗我们自己的事情,还是我们自己解决吧我会给你很多钱的,希望你能放过我。”姚东升现在是彻底放下了架子,他不断地向刘天明求情呢

    “好了,你们要救情的话,还是去求赵中遥吧你们俩害他的时候,你们想过他的感受吗”刘天明又这样说道。

    “好,我们会的,刘主任,请你一定要放过我们呀”姚东升听了刘天明的话,就是马上又这样说道。“是呀刘主任,你一定要放过我们,我们俩都会给赵中遥道歉的。”秦大川听了表哥的话,也附和着说了一句。

    “行了,你们先跟我回到总装备再说吧”刘天明也不想跟这两个家伙啰嗦什么了,他对身边的一个班长说道:“好了,先把他们俩押回到总装备部吧”

    “是”那个班长答应一声,然后就是用枪指着姚东升的胸口说道:“姚主任,请上车吧”姚东升又瞪了刘天明一眼,只好是乖乖地上车了。而另一个战士,也是把枪对准了秦大川说道:“秦厂长,你也请上车吧”

    秦大川也是瞪了刘天明一眼,只好跟着姚东升的背后,就是先后上了一辆小车了。

    刘天明现在就也上了另外一辆小车,之后,他就又让司机开着车,这就离开了江海汽车装备制造厂了。很快,刘天明押着姚东升和秦大川又回到了总装备部了。

    回到总装备部后,刘天明先把姚东升和秦大川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之中。当然,姚东升和秦大川,就是一人由一个保卫处的战士看押着。不管怎么说,现在这两个家伙,那就是嫌疑犯呢不能让他们溜了。要是那样的话,可就麻烦了。

    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后,刘天明,让两个战士站在外面等着,他就给赵中遥打了一个电话。

    “中遥呀我已经圆满完成任务了。你可以过来看看我的战果了。”刘天明跟赵中遥开了一个玩笑。

    赵中遥听了刘天明的话,就也在电话里笑道:“好呀我和秦厂长也有两三个月没有见面了呀现在还真是有些思念呀”

    “行,你赶紧过来吧”刘天明又说道。

    “行,你等着,我马上过去。”赵中遥说道。

    很快,赵中遥就来到了刘天明的办公室里。

    当他出现在姚东升和秦大川面前时,两个人就是都不好意思起来。

    “哟这不是姚主任和秦厂长吗你们这是怎么了。”赵中遥看着一脸沮丧的姚东升和秦大川笑道。

    秦大川一看赵中遥过来了,他就是赶紧过去看着赵中遥说道:“赵厂长,之前都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我这一次犯了严重的错误了,希望你能帮我给刘主任说说情,不要让他去和刘部长说。”

    姚东升现在也顾不得什么了,他虽然比赵中遥的官是大了不少,可他也看着赵中遥说道:“赵厂长,真是不好意思,之前,我表弟和你之间有些误会,我代他向你道歉,你就是别跟我们一般见识,你劝一下刘主任,要他不要告诉刘部长。”

    赵中遥先看看秦大川,又看看姚东升,他装出一副莫名其妙地样子说道:“你们求我干吗呢我怎么了,我自己都是自身难保呢我那能管得了你们的事情,我现在还是有罪之人呢”

    秦大川听了赵中遥的话,就是赶紧又说道:“赵厂长,你要是帮了我,那你之前的事情,我就是完全可以承认是我陷害你的,就可以了。这样的话,你就不会有事了。”

    赵中遥看着秦大川冷笑一声说道:“呵呵这么说,我还是真的犯了错误呀你之前并没有陷害我是不是。你要是这样说的话,那就算了,我反正也在这里受了两个月的委屈了,再受一个月,也就差不多了。”

    “不不不赵厂长,我之前真的是陷害你的,那个汪小梅根本不是我表妹,她她只是一个”秦大川说到这里,还不好意思说,汪小梅其实是一个小姐呢于是,就是说了半截就又不说了。

    “她是什么”赵中遥瞪着秦大川说道。

    秦大川看了一眼赵中遥,感觉赵中遥的目光十分的严厉,到了这个地步了。秦大川感觉自己只有老实交待这一切,才有可能得到赵中遥的原谅。于是,秦大川就是看着赵中遥不好意思地说道:“汪小梅,他其实是一个小姐。”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