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两千八百六十二章 无奈跟随

    话语说着,史万就直接对着唐柔抱拳,行了一礼。

    见到史万这么客气,唐柔也是眼神凝重起来,她知道,此人明明在实力碾压她的情况下还对她这么客气,必定对她有大图谋。

    “你实力高强,杀我如同儿戏,所以,这些多余的话就不要说了,你就说你为什么追我吧。”

    “好,痛快。”

    史万直接点头,“小姐刚才在面对危险的时候,施展了一种手段,这个手段,能让时空都开始扭曲,这真的很厉害。”

    “这是我的家传功法。”

    唐柔道。

    “哦,家传功法,那不知小姐的家族是哪个家族”

    史万眼神一闪。

    “这个你就没必要知道了,你就说你想干什么吧。”

    唐柔道。

    “呵呵,小姐的功法,能扭曲时空,要知道,扭曲时空,可是只有巅峰的圣武,或者至武才能做到的事情,小姐这才神武境就做到了,那这就已经证明了小姐功法的神奇和强大,所以,我想要。”

    史万道。

    “你想要,我就会给么”

    唐柔道,“我说了,这是家传的,史公子应该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吧。”

    “这代表不外传。”

    史万点头,“不过现在小姐生命都在我手上,那这家传的规矩,还重要么”

    “呵呵,也就是说,我不给你功法,你就要杀了我是吧。”

    唐柔笑了。

    “我不想这么做,不过有必要的话”

    看着唐柔,史万故意说了这么一句。

    “那你可以动手了。”唐柔直接道,“首先我明确告诉你,我家传功法,不会外传,不管你是用东西来换,还是怎么样,都不行,因为这是我们家族未来的根基,你不信,可以杀了我,但是,我得警告你。”

    “警告我什么”

    史万淡淡道。

    “一旦我死了,或者别说是我死了,只要我被你们打成重伤,那么你们整个史家,都会为此付出代价,我弟不会放过你们的。”

    唐柔认真道。

    “你们家族,到底是什么家族你说的你弟,又是谁”

    史万认真道。

    “这个该你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唐柔道,“现在,你打算怎么做”

    听到这话,史万的眼神也是闪烁起来,最终,史万眼神一冷,“到嘴的肥肉,总不能就让它飞了,小姐,你或许背后的家族很厉害,不过,这里不是外面,这里是魔神城,而在这里,我们史家,还是有足够的实力的。”

    “那你要杀了我”

    唐柔直接道。

    “杀了倒不会,还是那句话,我只是想要功法而已,小姐不给,我只能请小姐去我史家喝茶了。”

    史万淡淡道,“我想,到最后,我们总会找到办法让小姐把功法给我们的。”

    “好,那你带路,我跟着你去。”

    唐柔也是点头,“你的实力,我反抗是笑话,与其吃苦,我选择老老实实配合你。”

    “小姐的确不是一般人。”

    听到了这话,史万也是点点头,“那行,走吧。”

    说着,史万身体就是一动,直接破空,唐柔也是没办法,直接破空跟上。

    她只是神武修为,史万,却是圣武,还是很厉害的圣武,那她当然只有乖乖听话。

    同一时间,就在唐柔跟着史万离去的时候,追寻你神魔尸鬼的一群人,也是停在了神魔城的城墙上了。

    “气息彻底消失了。”

    看着虚空,这时候徐道说道,“这神魔尸鬼,果然是有本事,这么快就走了。”

    “嗯,神魔尸鬼的实力,的确很强。”

    剑狂歌也是点头,“不过,这个不是我关心的,我关心的,是神魔之墓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我们只能等进去的时候才能知道了。”

    徐道也是点头,“行了,咱们回去吧”

    “少主。”

    突然间,徐道话语还没说完,一道声音就开始响起,紧跟着一个中年人走到了徐道的身边,在徐道耳边说了几句。

    一瞬间,徐道的脸色就冷下来了,“你说的是真的我们的酒楼,被砸了”

    “是的,差不多是史家干的。”

    这中年人道。

    “什么你们家酒楼被砸了,那我那朋友唐柔呢”

    剑狂歌立刻道。

    “对唐柔小姐呢”

    徐道也是眼神一缩,“她怎么样”

    “她似乎走了,不过,听人说,有一个高手也过去追了,应该是史家高手。”

    这中年人说道。

    “史家这是找死”

    剑狂歌的脸色当即狰狞起来了,“徐道现在就带我去见史家的人”

    “好唐柔小姐是在我们徐家的酒楼中离开的,那我们也有寻找的责任,我亲自带你去”

    徐道也是点头,冷冷道,“正好,我还要和他们算算砸我酒楼的账”

    嗖

    说完,徐道的身影就直接破空,顿时剑狂歌也是跟了上去,很快一批人就来到了这神魔城一个繁华的酒楼之外了。

    “这里,是史家的酒楼产业了。”

    徐道直接道。

    “哼”

    听到这话,剑狂歌冷哼一声,下一刻手掌就直接从背后一拔,唰的一声,长剑出鞘,只是瞬间,一道雪白无比的剑光就喷发出来,当场就砍向了整座酒楼

    轰隆隆

    爆炸声响起,肉眼可见,这诺大的酒楼被剑狂歌一剑斩落后都开始摇晃起来,无数的惊呼声开始从酒楼内传出,之后就是嗖嗖破空声出现,之间酒楼中的无数客人这时候都是纷纷破空,直接离开了。

    “大胆”

    “何人敢毁我史家酒楼”

    怒喝声这时候从酒楼中传出,下一刻,这酒楼内也飞出了十几个中年人,他们一来,就直接和剑狂歌等人对峙在了一起了

    “哼,史家,你们好大的胆子,趁着我们不在,你们竟敢出手砸我们徐家的酒楼,你们当我们徐家是摆设么”

    徐道这时候也是冷冷说话了,听到了这话,这群史家的人也都是眼神变幻起来。

    为首的史家中年人这时候突地说道,“什么砸你们徐家的酒楼我们怎么不知道,你凭什么说是我们干的证据呢”

    话语吐出,徐道也是露出了冷笑,“证据这种事情,哪里需要证据这种事情,又哪里找得到证据你们做了就是做了,整个神魔城,谁不知道”

    “知道是一回事,事实又是另外一回事,而事实,是要证据来体现的。”

    这为首的史家中年人冷笑道,“而现在,你没有证据,就说是我们砸你们徐家的酒楼,这何来道理”

    “你给我闭嘴”

    轰

    突然间,剑狂歌暴喝一声,身上猛然喷发出了一股恐怖剑气,这让史家的这群人都是脸色一变。

    “你们史家的事情和徐家的事情,我不管,你们的酒楼被砸,我也不管,我只管一件事,那就是唐柔,她被你们的人抓走了,现在,把她放出来,否则,不死不休”

    冷冷的话语吐出,史家的人也都是眼神变幻起来了,似乎没想到那个被少主抓走的少女影响力这么大,连剑狂歌都能为她说这种狠话。

    “不错,酒楼的事情不是重点,重点是唐柔小姐”

    徐道也是冷冷道,“唐柔小姐,是风笑风公子的姐,关系非同寻常,若是唐柔小姐有个什么三场两短,那剑兄还有风兄,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还是那句话,我们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史家的那为首中年人这时候直接道,“什么唐柔小姐,我们不知道,硬要说和我们有关系也可以,拿出证据来。”

    “呵呵,你们知不知道我们的耐心很有限”

    剑狂歌这时候突地笑了,只是他的眼神中却已经被杀意充斥,“不要把我们有限的耐心,当成软弱。”

    “剑公子,你说话可得注意一些,我们没有把你们的耐心当成软弱,我们只是要证据而已,如果你剑公子说话在这么带有威胁性,那之后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那为首的史家中年人这时候也是直接说话了。

    “你”

    “这样吧。”

    不给剑狂歌再次说话的机会,这时候那为首的史家中年人道,“我听说剑公子会无数剑法,那就请剑公子拿出来十套圣阶剑法,有了这个,我们史家一定会帮助寻找唐柔唐小姐的,一旦找到,定然会让唐柔小姐安然无恙。”

    “是么”

    剑狂歌眼神一冷,他知道,这史家的人这么说话,就是在和他做交易了,只要他同意拿出来十套圣阶的剑法,对方就会想办法放了唐柔。

    “好,我给”

    没有想太多时间,几乎只是几个呼吸,剑狂歌就直接点头,唐柔是跟着他出来的,方恒这么信任他,把自己的姐交给他照顾,现在却出了这件事情,他怎么能不管不问别说十套,对方就是开一百套,他也得拿。

    “呵呵,好,剑公子还是明事理的。”

    听到了剑狂歌的话,那为首的史家中年人也是露出了笑容。

    只是就在剑狂歌即将挥手,拿出剑法的时候,突然,轰咔一声猛然从场中传出

    只见一个身穿黑衣的青年,降临到了场中,正是方恒

    “风兄我”

    “不必说了,事实情况我差不多都通过唐柔给我传递的讯息知道了。”

    打断了剑狂歌的话,方恒道,“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不是你的错。”

    这话一出,顿时,剑狂歌也是身体一震,心中松了口气,不管如何,方恒没怪他,这就行了。

    “哦你就是风笑么你”

    砰

    就在那史家为首的中年人还想说话的时候,一道闷响就突然传出,下一刻,一只手掌就直接捏住了他的脖子,这手掌的主人,正是方恒

    “你干什么松开”

    “风笑你不要嚣张这里是魔神城不是外面”

    见到方恒的动作,其他的史家中年人这时候也都是开始纷纷大喝了,他们也没想到,这个风笑这么猛,竟敢直接动手

    “哼。”

    听到这些声音,方恒却是冷哼一声,下一刻手掌就猛然一发力

    喀拉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