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两千六百四十四章 逐出家族

    “哼!荒芜之炎!”

    突然间,观察方恒的药玄冷哼一声,身体一震,顿时一股恐怖的黄色火焰从他的身上爆发,当场就向着方恒冲过去!

    “什么!”

    四周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是惊呼一声,谁都没有想到,药玄在这个时刻竟然会直接动手!

    “哦?”

    正在炼丹的方恒也是眉毛一挑,却没有慌乱,左手袍袖一挥,黑暗之门的能量爆发,这黄色的火焰当场就被吸收了干净!

    “药玄!你干什么!”

    “你无耻!”

    就在这时,丹叶几个人也开始大吼起来了,哪怕方恒成功化解了这个攻击,他们也要表达态度,哪里有这样的,炼丹中出手偷袭!

    “这是比试炼丹,这也是比试武学。 .”

    药玄脸色冷漠,直接道,“我从来没说炼丹之中不能对对方动手吧,你们自己理解有问题,难道还怪我了?”

    这话一出,四周的人也都是说不出话来,丹叶几个人也是脸色一下涨红,确实,药玄的确没有说过不能在炼丹之中相互动手的事情。

    “呵呵,原来如此,我第一次知道,比试炼丹还能有这么个规矩。”

    方恒这时候也是笑了,“既然这样,那接下来就继续吧,大千!”

    轰咔咔!

    话语说着,方恒的单手对着丹炉操控火焰,左手却是对着旁边的药玄轰击了过去,顿时一股五颜六色的能量喷发出来,只是一瞬,就冲击到了药玄的身边了。

    “荒炎护体!”

    看到方恒这恐怖的攻击,这时候的药玄也是低喝一声,呼的一声,恐怖的黄色火焰从他的身上喷发,直接就包裹了他的全身,方恒的能量冲击到了他的身上,竟被他的黄色火焰挡住了!

    “呵呵,药玄,你修为倒也是不错,居然能在我的力量下撑住,不过,你又能撑多长的时间?”

    就在这时,方恒的笑声也是响起了,随着方恒笑声的传出,顿时,药玄也是脸色变换起来,他是能感觉到方恒压在他身上的力量的,那是如同世界一般的压力!

    也就是他的荒芜火焰燃烧度够强,这才顶住了这压力,只是他清楚,他能顶住的时间也不多了。

    “必须要在一刻钟之内炼制完圣皇丹才行!”

    脑中划过了一个念头,药玄也是把自己的精神都投入到了自己面前的丹炉之上,他要赢,就必须抓紧时间炼丹!

    “嗯,全身心的投入到炼丹之中,这的确是个好选择,但可惜的是,你错估了我的力量。”

    就在这时,方恒的声音再次响起,“我的力量,可不是这么简单就能挡住的。”

    轰!

    话语说完,爆炸声响起,肉眼可见,方恒手掌中爆发出来的力量在这一刻再次强大了不少,只是瞬间,就让药玄身上的火焰开始飞快的消散起来!

    “什么!”

    眼神一变,这时候的药玄也是完全的惊呆了,只是还不待他在做出什么反应,方恒的大千之力就已经彻底的摧毁了他身上的火焰力量,下一刻就扑到了他的身上!

    噗!

    吐血声传出,这时候的药玄身体直接倒飞了出去,人在空中就已经口鼻喷血了,与此同时轰咔的炸响也在他的药神丹炉之内传出,一股黑烟从药神丹炉中散发出来,这让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是惊呆了!

    他们知道,这是炸炉了!药玄之前的药材,全部废了!

    “呵呵,凝丹!”

    就在药玄炸炉的同时,方恒却是笑了一声,打出去的左手在这一刻猛然收回,双手一合,顿时嗡嗡震动声响起,只见一颗晶莹透亮,散发着金色光辉的丹药就到了方恒的手中!

    圣皇丹成了!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嘴巴都张大了,只看成色他们就知道,这丹药的品质是最为完美的!

    药家的人这时候也都是呆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们真的没有想到,他们苦心准备了这一场比试,到最后的结果,却是输的那么惨!

    特别是方恒的表现,这太让他们吃惊了,圣皇丹,方恒应该是第一次接触才是,第一次接触,就能炼制出如此完美的丹药,同时,还是在炼丹中打乱了药玄的炼丹节奏!

    这真的是太厉害了,就算是药家的人和方恒是对头,他们都不得不承认方恒的厉害。

    “胜负,已经分出来了吧。”

    就在这时,方恒也是笑了,身体一动就直接到了吐血的药玄身前,“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我……”

    药玄脸色难看无比,却只是吐出了一个字,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里的人这么多,他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否认自己的失败。

    “哼!”

    就在这时候,突然,一道冷哼声传出,下一刻就是嗖嗖破空声从药家背后的药家大宅中出现,只见一瞬间,场中就多出了十几个身穿白衣,面容冷漠的中年人!

    为首的一个,面貌更是和药玄无比相像,药玄见到了这个中年人也是低头道,“爹。”

    “废物!”

    听到这叫声,这个中年人却是喝了一声,“现在给我滚回去,不要在这里继续给我丢人!”

    这话一出,这个药玄的脸色也是难看起来,却不敢有半点的犹豫,直接起身,就要走过方恒的身边。

    “慢着。”

    就在这时,方恒却是吐出了两个字,淡笑道,“怎么急着走干什么?事情还没有说清就走了,这可不行。”

    听到这话,四周的人也都是眼神一闪,看向了那个药家的为首中年人,只见那个中年人,眼神是冷下来了。

    “方恒是吧,你这个晚辈倒是不错,在外域有些名堂,不过,这里是源域!来到这里的,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不要以为在外域有了点威风就能在源于内嚣张了,这可是找死的行为。”

    一连串的话语从这个中年人的嘴巴里吐出,四周的人也都是心中一动,他们知道,这个药家家主的话,就是在提醒方恒不要太嚣张了。

    “呵呵,我是在外域有点名声,不过,我可从来没有以为我在外域有点名声就能在这里胡作非为了。”方恒笑道,“从始至终,这事情,就是你这儿子挑起来的,我们几个不过是应战而已,这不算是嚣张吧?”

    “那你想如何?”

    药家家主冷冷道。

    “我想如何?我想的,不过是让你儿子完成你儿子的承诺而已。”方恒笑道,下一刻就看向了药玄道,“药玄,你还记得之前咱们的赌注吧,之前的堵住是,如果我们输了,那我们就跪在你们药家门口十天,然后以后成为你们药家的仆人,我们赢了,你们几个,全都要给我们跪下磕十个头,同时还要把身上的宝贝交给我们,另外,你们药家的牌子也不能再挂了,至少一百年不能挂。”

    听到这话,药家的这群中年人都是脸色变了,那药家家主也是看向了药玄,冷冷道,“你是不是说了这话?”

    药玄身体剧烈一震,下一刻就点头,“是,孩儿是说了这句话。”

    “看来你不光是废物,还是一个蠢货。”

    药家家主得到了这个回答也是淡淡道,“现在我宣布从今天开始,你药玄,不再是我们药家的人了,你做的承诺,你自己承担,不要牵扯到家族。”

    扑通!

    这话一出,药玄的身体直接就瘫倒在了地面上了,药家的人却都是满脸的冷漠,事已至此,药玄必须得被逐出家门了,不然的话,这种输的代价,实在是太大。

    “呵呵。”

    方恒这时候也是笑了,目光直接看向了药家家主,道,“什么意思?你儿子的赌约,败了,你把他逐出家族就算了?”

    “他的赌约,那是他的赌约,和我们药家没什么关系。”

    药家家主冷冷道,“我不管他拿了药家的什么作为赌注,但是他已经被逐出了家族,那药家的一切都和他没关系了,包括他身上的宝贝,至于其他的,他自己负责。”

    嗖!

    话语说完,这药家家主的手掌就是直接挥出,顿时这药玄身上的储物袋就飞到了药家家主的手里,同时那药神丹炉也是滴溜溜一个旋转,直接化为了一道流光消失在药家家主的手掌中了。

    见到这一幕,众人也是彻底说不出话了。

    这一招釜底抽薪,实在是太厉害了,药玄之前的赌注,那是药玄自己做下的,药家主直接把他逐出家族,那自然是什么赌注都没了。

    如此手段,是明摆着的耍赖,偏偏,众人还找不到什么毛病。

    “呵呵,药家主,你这么做事,可是让人很失望了。”

    方恒笑道,“虽然你这样做也能站得住道理,不过我想着对于药家的整体形象,都是不太好吧。”

    “真要是让我这愚蠢的儿子履行了赌注,那我药家更是没有形象了。”

    药家主却是淡淡道,“那我能怎么做?”

    直白的话语吐出,场中的人也都是无言的点点头,确实,真要是按照之前的赌约来,药家一百年内不能挂牌子做丹药生意,这损失有多少?更不要说这些药家的年轻一代都要对着方恒磕头了,这简直就是吧炼丹师公会内域之派的脸给踩在了地面上,那怎么能行?

    “呵呵,好吧。”

    方恒这时候也是笑着点点头,下一刻就看向了瘫倒在地面上的药玄,道,“看来你是被舍弃了,而且,你也拿不出什么值钱的东西,那没办法,我只能杀了你了。”

    砰!

    话语说完,方恒的手掌就是一动,当场就捏住了药玄的脖子,将其提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眼神都是变幻起来,他们都看着方恒手里的药玄,他们知道,堂堂药家的大少主,药家的代表,就要这么被方恒给直接捏死了。

    药家的人也都是脸色愤怒起来,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大少主被捏死,这是莫大的羞辱,偏偏他们还不能做什么,怎么能让他们不怒?

    “方恒,得饶人处且饶人……”

    “别说废话。”打断了药家主的话,方恒笑道,“如果是我们输了,那可就没有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个概念了吧,所以别说这些,这让人很烦的。”

    嗡!

    说完,方恒手里的药玄也是身体震动起来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