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两千三百八十六章 云天霄!

    嗡!

    突然间,就在唐不器屏息等待没有多久,一道震动声突然在他的背后响起,只见一个龙家的老祖,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唐不器的后面,抬手就是一掌排出!

    “什么!”

    看到这一幕,唐不器顿时眼神一变,他也没想到对方在狂圣那种程度的压制下,还能跑出来一个偷袭他,这真的是让他意外了,连忙反手劈出一刀。

    只是就在同时,这个龙家老祖却是露出了冷笑,身体一晃,猛地消失了!

    一刀斩杀在了空出,唐不器也是眼神收缩起来,“不好,小子块躲!”

    砰!噗!

    就在他话语还没说完的时候,一道闷响声和吐血声就开始响起,只见方恒的身体直接倒飞了出去,人在空中就开始喷血!

    “可恶!杀!”

    见到方恒被这龙家老祖偷袭了,唐不器也是大怒,身体一动就直接冲向了那攻击方恒的龙家老祖背后了。

    “哼!”

    感受到了唐不器的追击,那正在追着方恒的龙家老祖也是冷哼一声,身体一顿,袍袖中就飞出了一柄剑,向着唐不器的刀就格挡了过去!

    铛!

    噗!

    巨响传出,在唐不器的盛怒之下,这一刀自然是没有留情的,这龙家老祖偷袭在先,追击在后,已经消耗了很多力量,现在和唐不器的全力拼,自然吃了亏。

    只是吃了亏,这龙家老祖却没有任何的沮丧,脸上反露出了更加浓郁的冷笑。

    “嗯!不好!”

    一看到这龙家老祖的笑容,这时候的唐不器也一瞬间就知道了事情的不对,连忙看向了倒飞的方恒。

    只见倒飞的方恒背后,不知什么时候再次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虎玄服的老者。

    一感受到这个老者的气息唐不器就知道,这是圣武!这白虎岩的圣武护法!

    白虎岩的陈护法,竟然这么阴险,多叫来了一个护法,确始终让他隐藏,让他在关键时刻找准关键的人下手!

    这个关键的人,就是方恒!这个白虎岩的护法,偷袭的很对!

    同样,这时候倒飞的方恒也是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危机感。

    这种危机感,是他有生以来感觉的最大的,这真的是死亡的味道。

    “果然,到了圣武的人,都不是什么傻子,我在这里站着干扰局面,实际上对方也一直在找机会干扰局面,而我,是现在局面中最中心的那个,偷袭我,就对了,真是有决断力。”

    暗道一声,方恒的眼中蓦然闪过了一道狠色,“但可惜啊,我也不是那种普通的半圣,否则刚才那一掌就死了,而现在我还活着,那就是该你付出代价的时候!”

    念头一动,方恒的身体就猛然在虚空中一转,腰间的真武剑刹那出鞘,对着这个偷袭自己的圣武就挥了过去!

    “哼,莹虫之光!”

    看见方恒这凶猛的一剑,这圣武却是冷哼一声,身体一闪,就轻易的躲了过去,手掌探出,直接抓向了方恒的脖子。

    “莹虫之光,也是光。”

    见到这一幕,方恒却是冷笑一声,就在这时,扑哧一声响起。

    只见这圣武抓向方恒脖颈的手掌,直接飞了起来,等到鲜血喷发出来之后,一个人影才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正是动用了时空决的唐不器!

    “啊!可恶!”

    一下被斩断了手,这个圣武也是大吼一声,身体猛然倒飞起来,唐不器也是立刻跟上,手中的黑色长刀再次劈杀下去。

    砰砰轰咔!

    就在这个时候,一连串的闷响和爆炸声却突然传出,只见一道人影,突然冲到了方恒的面前了。

    这道身影,浑身染血,眼神却透着一股冷冽无比的气息,竟是白混陈护法!

    “可恶啊!小子小心!”

    “退啊!”

    郑护法和杨护法这时候都是爆吼一声,很显然,他们现在也很恼怒,只能大喝出声提醒方恒,只是方恒反应的过来,身体却跟不上了。

    他终究只是半圣。

    砰地一声传出,一瞬间,他的脖子就被陈护法的手掌给抓住,下一刻,陈护法就大吼道,“统统都给我停手!”

    嗡嗡!

    话语滚滚传递出去,真的天地都是波动不停,顿时间,那正在战斗的圣武们也都是停止了动手了。

    与此同时,天地间的无数人看懂这一幕,也都是说不出话来了,谁都没有想到,惊天的大战,会这么突兀的停止!

    方恒这时候却是笑道,“呵呵,陈前辈,你堂堂白虎岩护法,居然这么阴险,多叫了一个圣武,却让他在暗地里藏着偷袭我,偷袭我不成,你陈前辈自己出手了,看来我方恒面子真是够大。”

    话语吐出,白虎岩的陈护法却是喷出了一口血,之后擦了擦嘴巴上的鲜血冷笑道,“你小子的面子当然够大,若是你小子的面子不够大,那你哪里能叫来这么多的高手?我是真的想不到,你小子居然厉害到了这个地步,所以多叫了一个人,留作后手,可没想到,这个后手对你都不管用,那没办法,我只能出手了。”

    “你还真有脸说。”

    天龙宗的王护法冷冷道,“两个圣武偷袭一个半圣小子,你还认为这很光荣了?现在我警告你,把这小子放开,不然,我立刻就会再叫人,那时候,局面可就是控制不住了。”

    “王子玉,你搞清楚,现在是谁占据主动。”

    陈护法却是冷冷道,“你这么威胁我,是真不在乎这小子的命了?”

    “你”

    “呵呵,王护法不必多说。”方恒这时候却是笑了一声,制止了王护法的愤怒,对陈护法道,“我说陈前辈,我是真没想到局面一瞬间就会变化到这个程度,这也证明了我的不足,还是小瞧圣武境的人了,所以我会吸取教训,所以,接下来说正事,你陈前辈,要什么?直接一点。”

    “你小子倒真是不怕死,命都在在我手里,还敢这么对我说话。”

    陈护法冷冷道。

    “你要杀我,早杀了,留着我,那就证明你还是有顾忌的,既然如此,那你还摆什么威严?”方恒笑道,“你开价,我们还价,就这么简单。”

    “是么?”

    陈护法眉毛一挑,下一刻,他的脸上就露出了一抹冷笑。

    “小子,你很好,你成长下去,日后绝对是四神兽域一霸,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情,所以不说这些,你问我要什么,我要的很简单,我要唐不器把时空决给我,然后去死!”

    直白的条件说出,顿时间,天地间的人都是安静了。

    这种裸吧自己的目的说出来,这让白虎岩陈护法的形象,也一瞬间就黯淡了许多。

    说到底,还是为了功法和扫除威胁。

    说到底,还是为了利益。

    “我给!”

    突然间,就在天地间的人一片安静的时候,唐不器的声音突的响起,“你不是要我的时空决么?我可以给你,你哟我的命,我也可以给你,但前提是你把那小子”

    “唐叔,不必多说。”

    方恒却是淡淡道,“你不能给他时空决,你更不能给他你的命,至于理由,很简单,如果因为我就让你做出这个决定,那我一开始就不会这么帮你了,所以唐叔,不要让我之前对你的帮助,都付之东流。”

    “可是”

    “没什么可是。”方恒打断了唐不器的话,淡淡道,“我的命,我自己做主,你唐叔就别在多说话了。”

    这话一出,唐不器也是身体一震,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就在这时,方恒也是看向了抓着他脖子的陈护法。

    “小子,你是真的认为,我不敢杀你么?”

    陈护法这时候也是冷冷道,“你别以为你是天才,有天龙宗保护你我就不敢对你如何,唐不器,是我白虎岩的死敌,你包庇他,那你就是我白虎岩的死敌!你真以为你能重要到让我们白虎和天龙宗开战的地步?”

    “我没这么想。”

    方恒淡淡笑道,“如果我这么想的话,那我何必喊这么多前辈来?正是因为我知道我的价值在哪,所以我才喊他们来的。”

    “那你还废什么话!你现在的小命”

    “时间到了吧。”

    就在这时,方恒却是打断了陈护法的话,对着后面喊了一声。

    同样,一个青年也突然从天龙宗弟子的人群中飞了出来,道,“差不多到了。”

    看到这个青年,所有人都是眼神一闪,有人认出来了,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双神堂内堂的一个恐怖高手,名字叫云若海。

    “什么差不多到了。”

    陈护法这时候却是眉头一皱,只是还不待他得到什么解答,轰咔一声就猛然传出。

    只见一个身穿灰衣,面容苍老的老者来到了场中,再来到场中的瞬间,就一掌击中了陈护法的身体。当场让陈护法喷了一口血,手掌直接松开了方恒!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惊呆了,方恒这时候也是揉了揉自己的脖子,对着这个老者恭敬行礼。

    “晚辈方恒,谢云前辈的救命之恩。”

    “呵呵,小子客气了,不要谢我,记着就好了,以后还给我。”

    这个老者立刻笑着说了句,下一刻目光又看向了神隐,到,“神隐兄,虽然我帮的是他,但是我觉得你也得欠我一个人情。”

    “云天霄!云兄!你居然回来了!”

    看见这个老者,神隐也是惊呼一声,“而且,还打到了高阶圣武的地步!我的天!云兄,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哈哈,这个说来就话长了,有机会再说吧,先说你欠我人情的事。”

    云天霄道。

    “当然,我欠你一个人情!”神隐立刻点头,“不过接下来,事情可有些麻烦。”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